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五章 齊休離的計策

第六十五章 齊休離的計策

    馬車一行走在郊外的路上,西郊距離東郊還有些距離,此時已經過了戌時,剛到亥時,說起來也不算太晚,但是對于大順來說,也不算太早。

    費靖月記得齊休離的囑咐,要將蘇盈盈帶去蘇夫人所待的地方去,許是齊休離已經將一切安排好,如今如何安置蘇盈盈都不妥,她雖然不放心讓蘇盈盈再回蘇府,但是其他地方也沒有去處,特別是要出嫁了,哪有不待在家中的道理,所以要在蘇家安全待到出嫁,才是難中之難。

    蘇盈盈還在昏迷,她的神經繃得太緊,以至于看到費靖月來救她,一下子放松下來,陷入了沉睡。

    碧璽已經為她更換了衣衫,但是頭發卻未重新盤篦,要做的像被劫持的模樣,不能引人懷疑。

    馬車趕得飛快,蘇章柔心里焦急,母親如今還捏在別人手里,自己必須要盡快將她救出,不然若是事情暴露了,會牽連太多的人,就算毀了一個蘇盈盈,卻賠進去太多的人,根本不劃算。

    蘇霜竹已經醒了,哭哭泣泣的在旁,她聽得心煩道:“你不聽我的話,如今落得這樣也是自找的。”

    蘇霜竹哪敢反駁,別說她從小就怕自己這個大姐,今日之事本就是她一意孤行,千方百計套的蘇盈盈的關押處,就馬不停蹄的趕了來,本想著就算姐姐知道,也不過是訓斥一頓,哪知道會搞成這樣,她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還有,你都這么大了,已經嫁給別人做了夫人,為何還如此不識大體,不動腦子,有像你如此蠢笨之人嗎?竟然告訴那人你的真實身份,虧得讓我給滅口了,不然,將你的事情抖落出來,不僅你吃不完兜著走,你的夫家,蘇家、孟家統統都會被你連累。”蘇章柔說起這個蠢笨的妹妹就氣不打一處來,哪有人那么愚蠢至極。

    蘇霜竹只敢在一旁哭泣,卻不敢辯駁,身上疼痛無比,臉也腫的像豬頭那般,可是還只能說是自己摔傷了,窩火極了,但是那個郡主,她是再也不想去惹了,之前王悅就說遇見這個郡主就沒好事,她還不以為然,如今看來,真真不假。

    蘇章柔心系蘇夫人,倒不是說蘇夫人與她二人母女情深,她畢竟跟在淳繹身邊伴讀多年,對于宮里的種種爭斗是全部看在眼里,他們今日的所做所為如果暴露出來,那可是驚濤駭浪,甚至會連累到宮里的人,說起來,她算是東籬皇貴妃的人,而費靖月屬于皇后的人,到時候說不準會變成兩個宮里最貴的人的斗爭,那時候蘇府可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她如何能夠不心驚,她也暗暗對費靖月多了一份防備,這個郡主跟之前打聽的差距太遠,果斷、聰慧、鎮定、淡然,確實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

    “嚶......”蘇盈盈發出微弱的*聲,想是馬車太過顛簸,她醒了。

    “蘇姐姐,你醒了?”費靖月連忙上去將她扶坐起來。

    “月兒.....”蘇盈盈見到費靖月,全部的委屈都涌上心頭,抱著費靖月嚶嚶哭泣起來。

    “寧兒呢。”蘇盈盈被打暈帶走的時候寧兒在旁尖叫,之后她就全然不知了。

    說起來此事,費靖月又氣上心頭,這蘇夫人太狠了,竟然借此機會,將寧兒殺害了,所有人,就只有寧兒一個人遇難。

    “寧兒她被劫匪一刀捅在心臟上,姐姐節哀。”費靖月知道寧兒是蘇盈盈身邊的丫頭,可是這蘇夫人卻將她殺死,看來得好好給她點苦頭吃才是。

    “寧兒......”蘇盈盈低聲哭了起來,寧兒是母親還在的時候留給她的人,如今也去了,她要給母親報仇,要讓殺死寧兒的人不得好死。

    “月兒,我不怕,我要給母親和寧兒報仇。”蘇盈盈停止了哭泣,一臉決斷的看著費靖月,她太苦了。

    “姐姐,如今你還是得回到蘇府,我會讓七皇子想辦法,讓陶公子盡快迎娶,早日離開蘇家,但是還是要委屈姐姐幾日。”費靖月剛才已經想好了,只有盡快離開蘇家,光明正大的離開,蘇盈盈才會有活路,陶家她也是知道的,淘大人前日才升了翰林院士,陶家本也是書香門第,家風頗好,陶家也沒有那些鶯鶯燕燕的姨娘通房,除了陶夫人,只有一個姨娘,還是個知書達理之人,陶然受到家風熏陶,也是個明事理之人,所以盈盈嫁過去不會吃虧。

    “月兒安排便是,蘇家,我早晚會讓他們是受到報應。”蘇盈盈咬牙切齒的說。

    “我讓我綁了蘇夫人。”費靖月見她穩定下來,對她道。

    “月兒?”蘇盈盈疑惑的看著費靖月。

    費靖月將事情說了一遍給蘇盈盈聽,蘇盈盈聽了拍手稱好,怪不得月兒能及時救出自己,原來都是她運籌帷幄,不然今日恐怕自己已然死于非命了。

    蘇盈盈的鎮定也讓費靖月佩服,這樣的女子她不再擔憂,她們既然欠了盈盈,那么就討要回來便是。

    馬車滴滴答答跑的飛快,很快就到了東郊藏匿蘇夫人之地。

    費靖月的人在前帶路,蘇家兩姐妹等人跟在她身后,蘇霜竹憤恨的望著她和蘇盈盈,但是眼神里卻又帶著畏懼,蘇章柔倒是一臉淡然,猜不到內心,費靖月突然回過頭去瞪了蘇霜竹一眼,嚇得她一個哆嗦,要不是她姐姐拉了她一把,她絕對就跌坐在地了,蘇章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嘴里嘀咕道:“丟人。”

    很快到了關押蘇夫人的院子,院里出來一個人,費靖月一看是銀光,銀光上前請了個安,然后便退到了一邊。

    蘇章柔想進到院子里去,但是卻被費靖月阻止了,蘇章柔不敢造次,蘇霜竹卻一臉焦急,忙叫家丁動手開門。

    剛才姐姐已經給她分析了母親被綁之后的種種惡果,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救出母親,讓一切都消弭殆盡,不然連累了王家,那王悅還不得要了她的命啊。

    “王夫人,剛才的規矩還沒學會嗎?現在又想妄動了嗎?”費靖月一邊說著,一邊就有人上前要收拾蘇霜竹,她嚇得連忙躲在蘇章柔身后。

    蘇章柔見狀連忙上去福了福身,忙道:“郡主莫怪,霜兒不懂事,一切還憑郡主做主。”她使了個眼色,就有人將蘇霜竹帶到一邊。

    “孟夫人懂理,看在孟夫人的面兒上,本郡主也不再追究了,既然要本郡主替你尋找蘇夫人,就請先稍安勿躁。”費靖月淡淡的說。

    “是.....”這時身邊的蘇盈盈上前在費靖月耳邊耳語幾句,只見費靖月點了點頭。

    “孟夫人,今日之事你們蘇府的所作所為可謂是人神共憤,天怒人怨,若是本郡主到太后面前去參你們一本,你們蘇府.....”費靖月看著她,言語中卻并不和善。

    “郡主,要什么條件,你開吧。”蘇章柔是明白人,直接開門見山。

    “待會兒你進去跟蘇夫人好好說道說道,叫她管好自己的嘴,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我想你知道的,至于蘇姐姐,我希望能看到她平平安安的嫁到陶家,此事也就算過了,若是蘇夫人管不住自己的嘴或者心,我想你應該知道后果。”這就是威脅,可是蘇章柔卻不敢說什么,此事她根本就不敢聲張,只能答應費靖月的任何要求。

    “那進去吧。”費靖月對她指了指那個破爛的小院子。

    不一會兒,蘇章柔出來了,對費靖月道:“已經叮囑過我母親了,郡主放心吧。”

    “蘇姐姐進去吧。”費靖月轉身又對蘇盈盈道。

    蘇盈盈點點頭,走進了小院兒,蘇章柔疑惑,小心翼翼的問:“我不能帶走母親嗎?我已經叮囑過母親了,一定會善待二妹妹的。”

    “你說善待就善待,我能信嗎?她和蘇夫人被人擄走是很多人見到的,這樣不明不白的回去,別人會如何議論?蘇姐姐的名節可如何周全?”費靖月一連串的提問,問得蘇章柔一個都回答不上來。

    “那郡主的意思?”

    “自然得有個旁人做見證。”費靖月淡淡的說了一句。

    遠處突然傳來呼呼喝喝的聲音,費靖月來著蘇章柔躲到了附近的田地里,一行人接著夜色和草堆,也將身形掩住了。

    “里面,到里面去看看。”帶頭的是個軍官模樣的大漢,指揮著人沖進了小院,一群士兵就沖了進去。

    “他們?”蘇章柔越來越看不懂了,費靖月怎么還大張旗鼓的讓士兵們來,此事不是鬧大了嗎?她心下有點焦急。

    “孟夫人,別擔心,待會兒便會有人來解救蘇夫人,只要蘇夫人不亂說話,自然有人會將蘇夫人母女安全送回蘇府,一切都會皆大歡喜。”費靖月悄悄的附在她耳邊輕輕道。

    幸虧剛才她已經囑咐了母親多次,這個費靖月的心思簡直太細密了,不敢來人是誰,只要發現蘇盈盈和母親在一起,都不會再懷疑蘇盈盈的清白,來人若是查問他們的身份,自然會送她們回府,若是來人是有點權勢之人,母親哪里還敢做什么。

    這個笑凝郡主真的太可怕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每一步都運籌帷幄,將自己死死的捏在手中,她竟然無力反抗。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