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六章 太子來了

第六十六章 太子來了

    很快,院里傳來蘇夫人的尖叫聲和官兵的問話聲。

    蘇夫人被劫持,本就嚇得魂飛魄散,而且劫持她的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不說一句話,進來就是一頓暴打,而且專挑看不到的地方打,什么掐啊、捏啊全都用上了,她本就是養尊處優的人,哪里受得住這樣的煎熬,早就嚇得臉色蒼白,連連求饒。

    好容易消停了,她那肥胖的身軀早就沒一塊好地兒,沒歇一會兒,又換了一撥人過來,比剛才那些人還狠,而且傷的全是說不出的地方,痛的她老臉擰作一團,后來她迷迷糊糊的暈了過來,只感覺有人拍打自己的臉,嚇得她魂兒都沒了,以為又是那群兇神惡煞,嘴里連連告稽求饒,那人卻一直叫她母親,母親。

    她睜眼一看,是章柔,她這么大的人,居然在女兒面前嚎啕大哭起來,就像是被傷害的孩子尋求大人的保護那般。

    雖然看到章柔她提著的心放了下來,但是她卻感覺有道惡狠狠地目光盯著自己,轉頭過去一看,又嚇得哆哆嗦嗦,蘇盈盈眼里全是恨意。

    她疑惑至極,為何一切都和安排的不一樣,蘇盈盈不是才該是那個被擄劫的人嗎?為何她卻在側。

    但是畢竟章柔來了,這個大女兒一直都是她的智囊團,一切也都是大女兒在安排,有章柔在,她就不怕了。

    她忙道:“章柔,你可算來了,我....還是先走吧,扶我起來。”

    但是大女兒并沒有扶她,反而站起來對她說了些話,她此時哪里還有什么主意,只得聽大女兒的,跟這個惡神一般的蘇盈盈待在一起。

    過了一會兒官兵們就沖了進來。

    她想起剛才章柔的叮囑,哪里還敢亂說,只說她是蘇府的夫人,帶著待嫁的女兒去祭祖,誰知被人劫持到此等等。

    小院兒很破,根本不隔音,蘇夫人的回答,外面的人全聽得一清二楚。

    蘇章柔小聲的對費靖月道:“家母不會亂說話的,郡主請放心。”

    費靖月點點頭道:“只要蘇夫人不亂講話,孟夫人按照我所說的去做,今日之事就當沒有發生過。”

    蘇章柔就是要她這句話,喜得眉心一跳,但是很快穩住身形,給費靖月福了一個禮。

    今日之事說起來是她們理虧,即便此事說破,費靖月也沒有多大的事兒,但是她們卻不一定,說不定就是一場災禍,說起來還算是費靖月放了她們一馬,她行個大禮也是應該的。

    那帶頭的官兵聽完蘇夫人的話,想了一會兒,對身邊的衛兵嘀咕了幾句,那個士兵便跑了出來,很快出了院子,往外跑去。

    躲在一旁的人們看的清楚,不一會兒一位氣宇軒昂,滿面正氣的男子跟著士兵來到小院。

    蘇章柔認出來人,此人正是太子殿下。

    “太子!”她驚呼出聲。

    剛才銀光留在此處就是要將齊休離的計劃告知費靖月,這幾日京中出了幾個江洋大盜,太子本就負責京都刑部這一塊,這幾人犯事兒又太大,所以沒日沒夜的追捕,齊休離就是利用此事,引太子的人過來發現蘇夫人母女,憑借太子的為人,一定會將蘇家母女安全送回,也是借由太子的勢,唬住蘇家不敢再動歪主意。

    剛剛蘇盈盈趁費靖月和蘇章柔說話的當口在銀光處得知了齊休離的計劃,悄悄附耳說與她,費靖月本以為可能是太子殿下身邊的人來,但是卻沒想到太子親自來了,那便太好了,如果這樣,任憑蘇家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再動蘇盈盈。

    大順的這位太子雖然一出生就喪母,但是承順帝卻對他呵護有加,從小帶在身邊教養,只為了對綺雪太子妃的一個承諾,雖然后來的幾個兒子都很優秀,但是皇帝卻從未動過要替換太子的想法,而且這位太子也非常爭氣,不僅繼承了母親俊麗的樣貌,也繼承了承順帝身上的沉穩和智慧,朝中很多重臣都對他寄予厚望。

    他本是得到消息,說要追擊的江洋大盜藏匿于此,但是卻發現了被匪徒劫掠的蘇夫人母女,太子之所以能穩坐太子之位,當然也不是草包,他對朝中的大臣及其家眷都是辨識于心,不管對方官職再小,所以見到蘇夫人母女,他自然識的她們的身份。

    蘇夫人可是識的太子的,見到太子,她的腿腳都嚇軟了,根本不敢亂說話,只得說是與盈盈去寺中祭祖,歸來途中遇見匪徒,雖然沒有追繳到江洋大盜,但是卻陰差陽錯救得了蘇家母女,自然也是好事一樁。

    不一會兒,在旁窺視的一群人就見到太子先行出來,后來跟著早就嚇得渾身顫抖的蘇夫人母女。

    直待得太子等人行的遠了,她們才從黑暗處出來,蘇霜竹雖然任性,但是畢竟挨了教訓,現在哪里還有剛才的囂張氣焰,灰溜溜的跟在她姐姐后面,頭都不敢露。現在蘇盈盈安全回到蘇府,而且也得了蘇章柔的保證,也算是平安穩定,所以費靖月也不再耽擱,準備回費府去。

    見到母親安全隨太子的人馬離去,蘇章柔也放下懸著的心來,誠心的向費靖月行了個禮,二人也未多話,該說的都早已說完,就此分道揚鑣,此次的事情誰也沒有占到便宜,看起來是蘇夫人那邊吃虧些,但是說起來蘇盈盈也差點被人輕薄,算起來也就扯平了。

    見得蘇章柔帶著蘇霜竹走遠,費靖月才在碧璽和銀光的陪伴下登上馬車,她知道齊休離一定等在暗處,銀光會帶著自己過去,她靠著車塌休息。今日算是斗智斗勇,若不是她及時將蘇夫人擄走,今日恐怕蘇盈盈就毀了。

    碧璽在旁伺候,但是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外面,外面是銀光在駕車,她眼神里閃爍著少女嬌羞的光芒,費靖月靠的角度看的一清二楚,她笑著問:“銀光不錯?”

    碧璽心不在焉,根本沒有仔細聽她講話,只是本能的答道:“確實不錯。”待她反應過來,費靖月早就在旁笑的花枝亂顫。

    她不好意思,羞得低著頭小聲的說:“小姐.....奴婢....”

    “沒事,我會找機會問問,若是銀光尚未娶親,我就將你許配給他。”費靖月本就是和果敢之人,明白了碧璽的心思后,就一心撮合,羞得碧璽話都不敢多說,只得紅著臉在一旁不知所措。

    馬車就在主仆二人的打趣中緩緩前行,外面的銀光什么也不知曉,這廂未來都已經被人決定了。不一會兒就到了他與齊休離約定的地方,那個白衣男子早就站在那里等著,費靖月從車簾的縫隙中隱約看見,猶如一尊完美的雕像那般,站在這雪地里絲毫不顯突兀,還是那般清雋,這是不是就是書里經常見到的天人合一。

    “事情辦妥了?”齊休離問駕車的銀光。

    銀光還是那么惜字如金,只回答了一個是字就站到一旁,齊休離看著眼前的女子,就是這樣淡然鎮定的她才讓人欲罷不能,今日之事若是換成別的女子,恐怕早就慌了神,她居然還能再翻轉,如同他第一次見她,表面上那么無害,但是實際卻讓害她的人加倍奉還,這就是他愛的那個月兒,嬌小的身體里藏著強大無比的靈魂。

    他抱起他心愛的女子,渾身似乎充滿了勁兒,銀光也準備再一次打暈碧璽,卻被費靖月阻止:“你再打暈她,她可就要笨死了,銀光你就背著她好了,她不會出聲。”

    碧璽感激的看著費靖月,這個小姐比她想得更周到,她羞澀的低頭,齊休離可是人精,立時就明白了其中的蹊蹺,一本正經的對銀光下令道:“那你就背著碧璽吧。”銀光雖然無奈,但是只得聽命,最樂的就是碧璽了。

    她小心翼翼的爬上銀光的背,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馱著兩個女人向費府而去。

    到了費府已然是深夜了,費靖月早就在齊休離懷里睡著,見到他們回來,守在房中的兩女連忙上前迎接,齊休離阻止了她們,輕輕的將懷中熟睡的女子放在床上,囑咐了幾句才悄悄離去,他骨子里本就離經叛道,才會妖異無度,在自己心愛的女子房中來去自如,也不算什么驚世駭俗了。

    銀光就正常多了,只是在窗臺邊放下碧璽轉身就不見了,虧得碧璽還自己爬窗而進,但是即便如此,她心里的甜蜜都要溢出來了,碧渝和碧溪與她生活頗久,早就看出了端倪,連連調笑逼問,三女笑作一團。

    “噓。”碧渝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聽著費靖月均勻的呼吸,三女退了出去。

    這一夜睡得真好。

    費靖月醒來,碧渝已經準備好水,替她梳洗后,又陪她去給夫人和張氏請安,好容易歇了下來,坐在窗邊。

    外面的風雪還是飄散,隱隱有些冷意,雖然昨日蘇盈盈已經安全回到蘇府,早上老梁那邊也傳來消息,昨夜太子殿下在東郊的破院兒救出被匪徒劫掠的蘇家母女,親自護送回府,所幸母女二人均無大礙,費靖月明白,蘇夫人已經學的教訓,會消停會兒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