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七章 意外之客

第六十七章 意外之客

    只是唯一不好的就是蘇家二小姐的貼身丫鬟寧兒被殺害了。

    費靖月此時已經不放心蘇盈盈一個人在蘇家了,雖然有蘇章柔的承諾,但是蘇章柔是在孟家,蘇家之事也只能隔靴搔癢,鞭長莫及,看來得給蘇盈盈找個幫手才行,眼看這陶家迎親的日子還有半月余,她實在不能再大意了。

    別說現在盈盈一個人在蘇家勢單力薄,就蘇夫人那顆躁動的心,豈是能容得下盈盈找個安妥人的?看來只得自己這里找好了送過去,也算是一點心意。

    大順的貴族之間相互贈送個丫鬟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即便是自己送個人去,那蘇家也不好多說什么,全大順的人都知道,費靖月和蘇盈盈交好。

    她想了想,提筆休書一封,命李小丁送去蘇府,下午便收到了蘇盈盈的回信。

    雖然在太子的威勢下,蘇夫人不敢再有大動作,但是卻對給她重新找個丫鬟之事絕口不提,蘇老太太這段時間也是偶感風寒,難以庇護,蘇瀚池更是不聞不問。虧得費靖月想到要給她尋個丫頭送去,不然她一個人恐怕也熬不到出嫁之日,在蘇家,蘇夫人還是一手遮天的,若是尋個明白人,在她身邊給她提點提點也是應當。

    只是費靖月身邊辦事得力、頭腦機敏的也就碧字三人,但是三人都不適宜過去,碧璽要守著付輕柔,碧溪要和老梁保持聯絡,碧渝就更不好走了,她煞是苦惱,碧溪倒也培養了不少人,但是要去蘇家護著蘇盈盈,恐怕也不是易事,況且這蘇夫人吃了這么大的虧,怎會容得下費靖月身邊的人,如此一來倒成了活生生的靶子了。

    看來得著人牙子,看看能不能選到幾個機敏點的,把這段時日熬過去也就妥了。

    放出消息才短短半日,人牙子就來了好幾撥,但是選拔過來的人她都不滿意,要么是不夠機敏,要么就是太過圓滑,但此事迫在眉睫,扎實有些棘手了。

    她這廂正為難發愁,竟然來了個意外之人,此人正是蘇盈盈未來的婆婆,陶夫人。

    費靖月在小花廳見了她。

    陶夫人看起來就是個平常的貴婦,和一般的官家太太一樣,穿著并無標新立異,也無太過突出,就是她那個階層常穿的料子,常戴的配飾,但是費靖月卻覺得她并不一般,眼神里充滿了決斷和主意,和那個滿身圓潤的蘇夫人大不相同。

    其實她和陶夫人并無接觸,唯一的交集恐怕也只有蘇盈盈,但是陶夫人卻對她行了個大禮。

    “陶府越氏謝過笑凝郡主。”

    “陶夫人,你這是何意,快快請起。”費靖月被她的行動嚇了一跳。

    陶夫人的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她像是專程過來感謝費靖月一般,二話不說,先謝,先行禮。

    費靖月趕忙拉她起來,安坐在小花廳下首客位。

    “今日我來,是有兩件事情,一是感謝郡主對盈盈的關愛,二便是送個人過來。”陶夫人也不再客套,開門見山。

    “此話怎講?”費靖月越來越不懂陶夫人之意了。

    “郡主不必奇怪,且聽妾身慢慢道來。”

    原來昨日去靈應寺的不光是蘇家,還有陶府的丫鬟,因為陶府要辦喜事了,陶夫人特命丫鬟去寺里拜個香燭,也算是告慰神明。恰巧這丫鬟從楊柳街經過,看到蘇盈盈被劫掠的那一幕,這丫鬟立刻回府給陶夫人稟告,這可急壞了陶夫人,一心想著如何營救。

    虧得陶夫人是個極有主意之人,并未聲張,只是悄悄命人打探情況,因為此事并不適宜大鬧開來,她一個婦人也無法有多大作為,只能先觀察情況,再做決定。

    過后打探的人回來報,說是蘇夫人也被人劫掠了,她便有些隱約的猜想,但是卻不敢過早下了定斷,直到太子護送蘇家母女安全回到蘇家的消息傳來,她才放下一顆心來,今早又聽說蘇盈盈的丫鬟被殺,費靖月在聯系人牙子買人,幾樁事情一聯想起來,心中早就有了斷定,便匆匆趕來費府,一是感謝費靖月出手相救,二就是送來一個省事兒人托費靖月給蘇盈盈送去。

    費靖月很是驚詫,這陶夫人竟然對盈盈如此關心,不僅沒有嫌棄盈盈被擄掠,反而想要出手相救,此時更是雪中送炭。

    “郡主有所不知,妾身未嫁之前,有位好友,閨名英睿。便是這位英睿,曾經救過妾身的性命,當日只因妾身貪玩,不慎被蛇兒所咬,英睿不惜自身中毒,替妾身吸出毒液才得以活命,但是因為是庶出,英睿在家中并不受待見。即便是我們雙雙出嫁,待遇也盡不相同,我嫁給陶添做了正室,而英睿卻只是做了個妾侍,但是英睿卻不負所望,有幸被抬了平妻,本是天大的喜事,卻不想為人所害,名節不保,自縊身亡。”

    陶夫人說完一臉悲戚,費靖月卻已然知曉,這位陶夫人的閨蜜,正是盈盈的身生母親,這也就能解釋為何陶夫人會有如此舉動。

    陶夫人又繼續說:“英睿死后,盈盈在蘇家的處境我也略知一二,所以便想將盈盈求娶過來,我也好便于替英睿照顧于她,哪知這尚未過門,卻出了這檔子事情,虧得郡主搭救,不然我如何對得起英睿泉下有知。”

    說完陶夫人又想行禮,被費靖月阻止了,她道:“知曉了個中隱情,我就放心了,也勞煩陶夫人未來對盈盈多加關照。”

    陶夫人自然連連稱是。

    “只是,夫人是如何斷定本郡主將盈盈營救的呢?”這一點費靖月還是想不明白,她做得如此隱秘,外界并無一人猜到,都以為是太子的誤打誤撞,為何這陶夫人如此肯定。

    “當時盈盈被擄走,丫鬟看見那匪徒越過蘇夫人直接抓了盈盈,盈盈被擄走之后,蘇夫人便在地上大聲哭泣,嘴里嚷著盈盈的身份,這明顯是要毀了她的名節。后來的消息卻是蘇夫人被粗暴的擄走,想來就不是一路人。所以妾身便有了猜想,太子的出現傳言是誤會,但是若是有了前面的猜測,這誤會恐怕就是人為的了,在大順能驚動太子殿下的,恐怕也只有七皇子了,所以......”

    這陶夫人的分析力果然是清晰有理,以后盈盈嫁入陶家,有這么一個精明的婆婆照料,也算是有靠山了,她這才放下心來。

    最后陶夫人留下一個姑娘離去了,這個女孩兒看起來確實沉穩機智,而且還會兩手拳腳,給現在的盈盈也就最合適不過了,傍晚費靖月便命人將她送去了蘇府,以小凝郡主的名義。

    蘇夫人策劃的這一起事件,蘇瀚池并不是懵然不知,他只是懶得過問,況且他對蘇盈盈的母親仍然抱有怨恨,甚至對蘇盈盈的身份都有所懷疑,他也就任由蘇夫人折騰,但是此事已經驚動了太子,他才覺得不妙,勒令蘇夫人消停下來,所以以笑凝郡主的名義送過去的人,他哪里還敢苛責,立刻就送去蘇盈盈身邊。

    此事總算是圓滿了,既然蘇家被鎮住了,又有陶夫人的丫頭護著盈盈,想來再熬幾天也無大礙,所以費靖月便傳信給老梁,讓他傳信給齊休離,不必再在宮里使力提前嫁娶,這樣一來是麻煩,二來定好的日子改變總是有些不夠吉利。

    費靖月正在馨佛堂陪張氏說話的當口,王家送來了三萬兩紋銀,這還是兩個多月前,五皇子主持的賠償。

    張氏盯著那幾個大箱子,眼里閃爍著貪婪的光,就差流下口水了,費靖月看得到,一副嘴臉真讓人惡心。不管心里如何腹誹,她要在費家待的日子還長,如今還不是得罪張氏的時候,所以她并未表現出來。

    倒是張氏先開口了:“月兒,這是王家送來的賠償,待會兒你就領回你院里去,只是這么多紋銀,比起公中的存銀還要多,你一個女子,恐怕也要看好,免得招來禍事。”

    真是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明明就想貪墨,還說得冠冕堂皇,別人不懂的還以為是她費靖月不懂事,不知道拿來公中使用,自己一個獨吞了去,這張氏嘴里說比公中的多,就光光她貪墨的付輕柔的嫁妝,就不止三萬的價值了。

    雖然心里怨恨,但是費靖月嘴上卻說:“家中開銷頗大,月兒也是家中一份子,怎么好全部拿回去,留一些補充公中存銀,也是該的。”

    張氏的惡毒性子她是懂的,她若是說全部充公,張氏也能說出朵花兒來,她只說留下一部分,張氏就不好多貪墨了去。

    “月兒所言也有道理,家中開銷頗大,光靠家中那些個產業,也掙不了幾個錢,倒是這筆銀錢能解決不少燃眉之急呢。”張氏接話道。

    “那全憑祖母決斷,只需給月兒留下些許便可,本來我一個小女子也用不著什么錢,就是戴些首飾,用些脂粉也花不了多少,只是前次進宮,長公主殿下便說我穿著太過普通,跟在她身后像個丫頭,所以月兒才想著留下些許,置辦點貴價物件兒,也好不給府上丟臉。”

    費靖月說得楚楚可憐,張氏聽來卻不是個味兒,長公主都質疑月兒的穿著過于樸素,那意思是費府虧待嫡女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