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六十九章 秦姨娘的計策

第六十九章 秦姨娘的計策

    “碧溪,你讓小丁留意這個梅總管。”費靖月道。

    “順便傳個信出去,讓老梁給我們尋個好點鋪子買下來,最好是酒樓。”

    費靖月得了一萬兩紋銀,放在家里總歸是不安全的,說不得多少人都在惦記,干脆直接將它買成鋪子,變成產業,即便最后有什么,這些經濟也會成為自己的靠山,況且光靠一個珠寶鋪子想要打探過多的消息也是不可能的,家長里短可能在行,若是論政治大事,國家趨勢,恐怕酒樓才是最好的探聽之所。

    碧溪去傳信了,她和老梁有專人負責聯系,也是放得心的自己人。

    如今之際,恐怕要提防著秦姨娘,即便推測出孩子有可能不是費墨陽的,但是也僅僅只是推測,有的人孕吐也許會早一點,如果不是有確切的證據,這樣的話可不能亂說,再者說,若是孩子真不是費墨陽的,生下來比還在肚里有用,生下來可就是活脫脫的證據,如何抵賴都無濟于事的。

    如今就看秦姨娘想怎么樣了,如果她安安分分,老老實實,那么此事她也不想過問,那些父親的寵愛,家中的地位什么的,對付輕柔來說已經毫無意義,她根本不必幫母親去動什么腦筋,只要清除余毒,養好身體,比什么都重要。

    自然,這個背后下毒的人她也不會放過,凡是主動挑釁之人,在她這兒也不會有好下場。

    這個家外表一片光華耀眼,內里其實一團骯臟,從上到下,張氏貪婪涼薄,費墨陽毫無主見,一心向著舒氏母女,舒姨娘狠心惡毒,招式用盡,秦姨娘雖然愚笨一些,但是心思也不單純,光說這些年母親和小靖月所受的苦,就不得不提防這群餓狼。

    費靖松一直就想成為嫡子取代二哥,手段可謂毒辣,之前是下毒害死小靖月,之后又在軍中屢屢打壓二哥,舒氏千方百計想要上位,若是真的如愿,那二哥就不是唯一的嫡子,未來的下場不知道會變成如何。

    小寒兒如今也是出得落落大方,虛歲已然十二,眼看著也要嫁人了,若是由舒氏上位,她豈會給寒兒一個好出路?崔姨娘從不爭寵,也不巴結主母,若是母親真的著了道兒了,崔姨娘想要替寒兒博個好的未來,說來也是困難重重。

    這個家逼著她,不得不算盡心思,為了她要護著的人,為了小靖月留下的一腔期盼。

    她心里算計著,面上還是一片云淡風輕,小廚房做的須臾炒肉,味道不錯,她吃得正香,周媽媽來了。

    周媽媽算是她安插在張氏身邊的一顆棋子,她去報國寺之前暗示過周媽媽,若是家中有什么動靜早些通報給她,但是秦姨娘有孕這事,她也沒有及時過來說,此人是否可靠,還待觀察。

    “三小姐,老夫人請你過去一趟。”周媽媽賠著笑臉道。

    “哦?我剛去請安不會兒,現在祖母有什么急事傳喚于我?”費靖月沒有動,依舊吃著那美味的須臾肉片。

    周媽媽跟了張氏多年,看人臉色那是一流的眼水兒,她有些怯懦道:“三小姐莫怪,有些事情是該給小姐匯報的,但是老奴實在抽不出機會過來,老太太身邊離不得人,這不,趁著這當口,老奴才借口跑了過來,就是要先給三小姐通報一聲,好讓您有個準備。“

    這老奴也算上道,立時就看出費靖月的不快,馬上辯解開來。

    “那你且說說,什么事情你沒來得及匯報啊?”費靖月挑起一塊肥肉,又放了下去。

    “秦姨娘有了。”周媽媽擠眉弄眼的道。

    “哦?那可要好好恭喜她呢。”費靖月口氣有些讓人捉摸不透,像是譏諷,又像是認真的。

    “呸。”周媽媽唾棄了一口繼續道:“三小姐有所不知,如今秦姨娘可帶勁兒了,在這家里八面威風的,城東的婦科圣手劉郎中,給她把了脈,說是男胎,這下可好,整個費家就她最大了。”

    周媽媽臉上真的一臉鄙夷,費靖月看在眼里,看來這老奴也吃了不少虧。

    “孕婦是有些嬌貴,周媽媽不必在意。”碧渝接收到小姐的信號,立刻很上道的邊說邊遞過去一個包金琉璃珠。

    周媽媽接過珠子,眼睛都要笑開花了,跟三小姐做事就是好,三小姐大方可是出了名的,她有些懊惱自己沒有早些過來匯報消息,若是得罪了三小姐,可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費靖月放下筷子問道:“那祖母是有何要事喚我?”

    周媽媽就是為這事兒來的,其實她不必自己跑一趟,她為何親力親為,也是一來探探費靖月的口氣,二來也算是通風報信的,三小姐賞了那么大個珠子,以后自己可不要再打小算盤了,老老實實為三小姐做事,以后也好為常笑博個好點的出路。

    “此事也是因那作妖的秦姨娘,這天快擦黑了,突然說是有些腹痛,老太太想起三小姐之前給她開的藥方子甚是有效,想讓三小姐您先過去看看。”周媽媽剛說完,就感覺到一股冷意,費靖月臉上一臉肅然。

    “讓我給她看?”費靖月冷冷的道。

    “她一個小小的姨娘,還想讓我們郡主圍著她轉?”碧璽也適時發出不滿。

    “三小姐息怒,實在是......主要是......”周媽媽被嚇住了,她忘了,這三小姐不光是費府的嫡女,還是皇上親封的郡主,七皇子的心上人。

    “周媽媽,莫要急,待我換好衣服就來,你先回去給祖母回個話。”費靖月又恢復剛才那般云淡風輕,若不是瞅見碧璽臉上的憤然,她甚至覺得剛才的冷意只是自己的幻覺。

    她該說的說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得了費靖月的話兒,立刻告辭退了出去,看來這個三小姐也不盡然是個挨欺的主兒,以后她的心思可要完全向著三小姐才是。

    待周媽媽走后,碧渝問道:“小姐,這活脫脫就是個陷阱,真的要去嗎?”

    費靖月理了理胸前的衣襟道:“去,她這么快就有動靜了,我倒是要去看看她想如何?”

    主仆幾人收拾停當便往馨佛堂行去。

    張氏見到費靖月來了,立刻擺出一臉的笑意道:“月兒和你母親去祈福,還不知道家里又添喜事兒了吧。”說完張氏拿眼瞟秦姨娘,只見秦姨娘一臉得意的坐在堂下,身邊婆子丫頭多了不少。

    “家里又添喜事兒了?是我二姐姐有喜了嗎?”費靖月裝作一臉懵然,故意說道。

    “瞧你這丫頭。”張氏有些好笑,但是細想又覺得臉上掛不住,費靖喜都嫁人了,她這娘親還懷上了,以后恐怕自己的孫兒和兒子一般大小,說出去也是個笑話,別人會覺得費墨陽不知輕重,縱欲任性。

    張氏再看秦姨娘的眼色就有些不自然了,但是嘴上還是道:“不是你二姐有喜,是秦姨娘。”但是語氣里就少了一絲快意。

    費靖月一句話就讓秦芳下不來臺,一張臉漲得通紅,丫鬟婆子們使勁的壓住笑意,紛紛低下頭去。

    “哦,那就是我要有弟弟了?”費靖月笑嘻嘻的問。

    “嗯,劉郎中說是男胎。”張氏立時接口道,其實也是辯駁,秦姨娘懷孕之事為何能登堂入室,也是看在男丁的份上。

    “那可好了,恭喜秦姨娘了。”費靖月對下首的秦姨娘道。

    秦姨娘即便做個樣子還是要站起來回話的,所以她站起來假意的福了身,才這么一小小的動作,又做作的抱著肚子,臉擰作一團。

    見狀,張氏立時道:“快坐下。”

    轉頭又對費靖月道:“月兒略通醫理,你姨娘腹痛,你且幫她看看,是否有事?”

    張氏說到底還是擔心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祖母.....”費靖月羞紅了臉,看起來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我一個還沒及笄的姑娘,哪里會懂得.....若是讓外人知道了.....”她越說越小聲。

    “那倒是,你姨娘說她腹痛,記得上次你給我寫的方子,想讓你看看,倒是祖母大意了。”張氏這才想到,她只顧秦姨娘肚子里的男丁了,卻忘了費靖月的名節,若是傳出去,別人還指不定如何編排是非呢。

    “此時也不算太晚,派人去請那個給姨娘看診的郎中啊。”費靖月出言道,眼睛撇見旁邊的秦姨娘,一臉的不甘心。

    “已經派人去請了,可人已經沒在醫館了,這不是你姨娘實在痛的難受嗎,我這才.......”張氏解釋道。

    “那要不我請人去請周太醫?”費靖月提議道。

    “周太醫?能請到嗎?”張氏有些欣然,若是真能請到周太醫,那可是大好事。

    “母親,不必那么麻煩了,我好像又不痛了。”秦姨娘略顯慌張。

    張氏看著站起來的秦姨娘,真的像是無礙的樣子,還是有些放心不下:“真的不必了嗎?無礙了?”

    秦姨娘咬著牙,點點頭。

    費靖月可以肯定,今天秦姨娘就是想讓自己給她開個方子,即便沒有問題,也要吃出問題來,那么自己自然脫不了干系,但是她沒想張氏雖然生怕男丁有事,但也很顧忌自己的名節,所以沒能得逞,而且自己提議讓周太醫來看診,她如此的驚慌,肯定是有問題的。

    “姨娘,月兒雖然不懂婦女之事,但是你這手上的鐲子卻是戴不得的。”話音剛落,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順手覆上了秦姨娘的手腕。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