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七十五章 青龍鎮

第七十五章 青龍鎮

    臨走前她問:“郡主就不怕我將事情說出來嗎?”

    費靖月已然恢復了她那副淡然的笑容,道:“你說出去會有人信嗎?搞不好還落個污蔑皇親貴戚之罪,何況青龍鎮之事,我可是知曉的。”

    那青龍鎮三個字卻如同夢魘,驚得她不敢再亂說話。

    “你放心,只要你好好辦事,那三個字永遠不可能出現,而青龍鎮的綠娘也早已死去,如今的綠娘是名門大戶里出來的嫡小姐。”

    綠娘點點頭,拜別離去,她知道,自己只能跟著這郡主辦事,她能讓自己起,也能讓自己跌得永不翻身。

    待到綠娘離去,碧渝進到屋中,她有些擔憂的問費靖月:“小姐,她真的可靠嗎?”

    費靖月撥弄著窗邊的一棵蝴蝶蘭道:”她是個聰明人,也是有野心之人,一個有著野心的聰明人,懂得如何辦事,更可況我并不想讓她把費靖喜拉下來。”

    “那你還跟她說要讓二小姐犯錯?”碧渝問道,小姐如今的行為她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你想想,王悅想要休妻豈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王興言會容得下他胡來?所以綠娘想要拉下費靖喜沒有那么容易。”費靖月給她分析道。

    “但是她的行動是肯定會讓費靖喜在王家更難過,這樣就夠了。”這才是費靖月的目的。

    “難道小姐你不是要二小姐被休嗎?”碧渝又一次被他們家小姐的想法顛覆了,之前是放過秦姨娘,現在是費靖喜,小姐到底要做什么?

    “只有費靖喜過得不好,她才會來跟秦姨娘訴苦,只要她開了口了,秦姨娘能不心疼嗎?那時候我再給她指條明路,她們自然會收歸己用,這才是我的目的。”費靖月也不瞞她,告訴她自己真正的目的。

    沒錯,費靖月的目的就是利用費靖喜來收服秦姨娘,她不能時時刻刻看著付輕柔,她總歸是不放心的,所以在費家她必須有個心腹之人幫她看護母親,但是這個人不能只是個丫鬟,關鍵時刻根本起不了作用,她思來想去看中了秦姨娘。

    秦姨娘母女雖說沒安好心,但是還罪不至死,費靖月也從未打算要與她魚死網破,她不過是個被人當了槍使而已,既然如此,何不把敵人變成朋友?所以之前她才會對秦姨娘留手,加之她已經握住了秦姨娘至死的證據,不怕她翻盤,最重要的是,她的軟肋是費靖喜,所以才會有和綠娘的交易。

    綠娘想要的不過是一個名分,給自己的兒子博一個好點的出路,而費靖喜想要的不過是王家的一席之地,這兩者并不沖突,只要她二人聯起手來,真正倒霉的會是蘇家二小姐,蘇霜竹,這也報了蘇姐姐的仇了,更是斬斷了蘇家的一條助臂。

    如今王家搖移不定,只要收服了王悅,就等于收服了大半個王家,加上王家的嫡子王真是二哥的好友,只要逼走蘇霜竹,王家就算是被收入囊中,以后真的爭斗起來,也是大大的助力。

    聽得費靖月如此說來,碧渝自嘆不如,本來這些時日她跟著小姐已經長進不少,可是這樣細膩長遠的計策她是根本想不到的,這根本就是一石三鳥之計,既有人守護了夫人,又給自己尋了盟友,還給蘇小姐報了仇,真真是絕妙的法子。

    蘇盈盈上個月已經順利的出嫁了,蘇夫人再是猖獗,也還是要顧及蘇翰池在朝堂上的影響,太子都已經出面了,若是蘇盈盈再出事,就真的不是巧合了,會引人注意,那時候事情就會變得復雜,而且蘇章柔也囑咐過她,不要再鬧出什么是非來了,蘇夫人回去便知道是笑凝郡主算計了她,但是她也是敢怒不敢言啊,看著霜兒被打得那么慘,自己也是渾身是傷,她就氣的牙癢,但是她卻不敢再輕舉妄動了,因此蘇霜竹在王府才會加倍的欺壓費靖喜。

    主仆幾人在宛月又逗留了一會兒,吃了些小點才乘著馬車回到費府,費靖月先去看了付輕柔,付輕柔身子好多了,但是畢竟是中了這么深的毒,身體還是很虛弱,如今已經找到替代碧璽照顧付輕柔的丫鬟了,叫琴兒,算是個可信之人,小丫頭做事挺謹慎靠譜的,費靖月也很放心。

    公中還是照例送來香粉胭脂,但是費靖月都嚴格的檢查,不敢再大意,付輕柔的身子經不起折騰了,但是自從她們回來以后,這送來的香粉就不再含毒了,狄寧當日送了一根銀針給她,專門用來測毒,但是卻再未遇見過,可是即便如此,她依然不敢給付輕柔用,付輕柔反正在病中,也不必見人,所以也就擱置在一旁。

    費墨陽經過了那日的事情,對費靖月有些抱歉,特命人給費靖月送來好些東西,但是費靖月都只是丟在一旁,父女二人的隔閡也就此結下了,說到底,費墨陽還是一個懦弱無能,不辨是非的人,對于子女,他更多的是考慮的自己,和張氏一樣,自私無比。

    沒幾日,王府那邊就傳來消息,費靖喜意圖謀害小公子,給小公子吃了帶毒的麥芽糖,導致小公子上吐下瀉。這還了得,王悅堅決要休掉費靖喜,出了這檔子事情,王府早就被鬧的雞犬不寧了,但是礙于費府的面子,王興言硬是將此事壓了下來,但是費靖喜在王府的地位就更是低到塵埃了。

    消息是老梁傳回來的,費靖月讓碧溪故意透露給秦姨娘知道,這讓在被禁足的秦姨娘急的上躥下跳,可是她卻是愛莫能助,如今的她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費家更不會有人伸出援手,替她的喜兒做些什么。

    齊休離已經辦完差回來了,當日他利用太子,也算是還太子個人情,太子何等精明之人,事后一想就已經明白此事的蹊蹺,但是他卻沉默不語,只是召了他的七皇弟去談了心,之后便有了這等差事。

    費靖月已經猜到太子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可是他卻未曾多言,甚至在蘇盈盈尚未出嫁的那些時日里,常常派人去蘇府詢問蘇盈盈的情況,嚇得蘇夫人根本不敢有所動作,算起來費靖月也算是欠了太子的人情,若是日后有機會,她定當償還,她本就是個眥睚必報之人,也是個知恩圖報之人,對她好的,她會加倍償還,對她惡的,那便下地獄好了。

    綠娘的身份自然是齊休離去安排的,齊休離玩起這些手段來,也是個一等一的好手,他給綠娘安排了一個縣丞失散多年女兒的身份,小到胎記確認細節都安排的無懈可擊,綠娘搖身一變從一個歌姬變為了官家的嫡出小姐,即便身份上還是不如蘇、費二女,但是總好過她之前的不清不白,如今她想要爭一爭這平妻之位,也不是無不可能。

    她讓秋雪給費靖月送了封信來,信中說事情進展順利,王悅已經動了休妻之心,只是王老大人不愿得罪費府,還在猶豫不決,她詢問費靖月接下來要如何做?并且小小的表示了感激,費靖月給她的這條出路,完全成了她人生轉折點,她從心底已經將費靖月當成了自己的恩人。

    收到費靖月的回信,綠娘不解,信上指示她,暫且不必再動。但是即便不解,費靖月的意思她都會遵從,既然她能給自己安排這樣的身份,能給了自己一生的轉折,她也能讓自己一無所有,青龍鎮,那個她無法掩飾的過往。

    青龍鎮,綠娘的故鄉。

    十三歲,家里貧窮得飯都吃不起了,米缸里一顆米也不剩,她心疼無能無力的父母和餓的嗷嗷叫的弟弟妹妹,她覺得她該為家里做些什么。然后她就義無反顧的跟了鎮上的陸鐵匠,但這也不過是換的區區五十兩銀錢,但是這五十兩卻是父母和弟妹的性命,她并不后悔。

    陸鐵匠是個好人,對她也格外寵愛,兩年后她生下一個兒子,她本以為自己的一生就會如此度過,但是一次外出拜神,卻遇見人販子,將她迷暈,帶到京城來做了歌姬。

    京城煙花繁華之地,她由于樣貌出眾,很快就成了頭牌,歌舞姬和青樓女子不同,雖然都是以色事主,但是歌姬并不舍身,但是大順很多大門戶對歌姬還是嗤之以鼻,畢竟是拋頭露面,但是王悅和其他一般人不同,他就是愛流連這些煙花之所,所以他自然經常去給綠娘捧場。

    后來聽說父母死于一場小的戰亂之中,弟妹也相繼失蹤,她托人四處找尋,但是仍然沒有找到弟妹,她十五歲生下的那個兒子就跟陸鐵匠留在了青龍鎮,后來因為樣貌美艷,舞姿妖嬈,王悅看上了她,將她納為外室,生下兒子后才登堂入室進入王府。

    但是王悅并不知道她之前還嫁過一次人,還生了一個孩子,這是王府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們可以容忍她是歌姬出身,可以容忍她曾是個外室,但是他們絕對容不下她的過去,所以生活的越好,她越怕有關青龍鎮的一切,她常常想起那個叫陸青的孩子,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那對她已如隔世。

    那日費靖月提起青龍鎮三個字,讓她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虧得郡主并未多說,也未再提起,她也想偷偷給孩子和鐵匠送些銀錢去,但是又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如今已經三年了,那孩子也已經三歲了,比她的麒麟兒也只大一點點,但是王府是個什么樣的所在,別說兩房嫡妻都盯著她手中的實權,光是嫡母王夫人就對他們這房多方打壓,她如何敢。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