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七十六章 遇見梁凌雪

第七十六章 遇見梁凌雪

    眼見到了年末了,大雪一直都落不停,宛月生意一直火爆,冬日里生意更甚。費靖月讓老梁購置了一批火爐子回來,擺上幾個銅鍋,在大廳里隔出一個角落,擺成了火鍋,按人頭收費,如同現代的自助餐。

    大順從未有過這樣的經營模式,所以這樣的新穎方式吸引了不少民眾過來品嘗,這是平民的吃法,達官貴人便是在二樓小包間吃的小鍋,老梁定做的小巧爐具,一人懷抱一個,每人一個小幾,放上最新鮮的蔬菜,用透明琉璃盞裝起來,真是讓人胃口大開。當然湯料也是費靖月獨家秘方,即便是周遭有飯館想要學,也學不去。

    大廳里單獨騰出來塊地兒,擺上烤全羊、全乳豬、乳鴿等等,涂上蜜汁、撒上特制香料,細密的香味傳遍整個宛月,金黃的油滴落在火上,發出滋滋的響聲,誘得人們味蕾大開,每盤定價實惠,但是限量銷售,很多人專門沖著這限量版而去,早早便在宛月門口去排著隊。

    戲臺子每天都唱著不同的戲,費靖月加進去一些劇場的元素,加上背景,旁白,故事劇本,分成幾日演完,就像電影院一樣,但更像看電視劇一般,總是在最精彩的地方完結,讓人必須要繼續看完下一集才能罷休,大順人已經欲罷不能了,至于故事劇本全都是費靖月無事時候所寫。

    老梁感嘆,若是費靖月不是個女子,鐵定是大順第一商人,才短短一月時日,當日投資進去的銀錢竟然回來了三分之二,可是驚得老梁眼珠兒都快落出來了,宛月一個月的收入趕得上大順中產家庭一年的收入。

    他心下佩服不已,這個郡主真的是風華絕代,要樣貌有樣貌,要智慧要智慧,要魄力有魄力,真真稱得上大順第一奇女子了,但是他家郡主卻是個低調的主兒,就沒幾人知道這全是郡主的主意,都當老梁是經商奇才,羞愧得他老臉通紅。

    宛月的名聲已然傳到宮里,明月當然從齊休離那里知道宛月的來歷,多次吵嚷著要去見識,好容易哄得母后的出宮令牌,但是不出意外的,跟著五皇子,但是這并不妨礙明月愉快的出游。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了宮門,往宛月行去。

    那日,費靖月得知費靖月要來,自然早早在宛月候著,齊休離本欲也去,但是臨時又被太子抓了差,無奈,只得一邊囑咐銀光在暗處保護好費靖月,一面擔心著那個外面溫潤,內里凌厲的五皇子覬覦他的月兒,喋喋不休的去了,費靖月失笑,真是個愛吃醋的人。

    今日戲臺上演的費靖月之前看過的一篇仙俠愛情故事,講述的是花神的女兒和天帝太子的曲折離奇愛情,看的一幫人們淚眼迷茫,費靖月贊嘆,這個戲班子真不錯,這樣的劇都能演的出神入化。

    明月跟齊休炎跟著引路小廝到了三樓“獨上蘭舟”,這是費靖月私人的包間,按照她的要求,隔出一個露臺,擺上一個古典的小幾,放上幾個軟塌,一排書架,放上許多不不同的書籍,有幾副繡品,費靖月讓老梁用木框裱起來,掛在墻邊,開起來別樣的雅致,擺上新鮮瓜果,品著香濃的茶水,真是人間仙境。

    明月和齊休炎踏進這小間,一股清香撲面而來,再看半屈腿臥在窗邊的女子,手握書卷,秀發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竟然讓齊休炎看得有些呆了,如此的美好的女子,可惜不屬于他。

    見到他二人到來,費靖月連忙站起來行禮,明月歡快的跑過去輕輕擁住她,齊休炎站在后面微笑。

    “見到姐姐真是開心,算起來有好幾個月沒見了。”兩個女子一見面就有嘰嘰咋咋的話說個不停,齊休炎插不上話,就在書架旁邊翻看著費靖月的藏書,不看不覺得,一看更覺得這個女子比想象中的更美好,她的書包羅萬象,有雜談、治國之道、游記、小說各種類型,而且書頁都是松散的,一看就是讀過的。

    他轉頭去看說話的兩女,那個粉紅色衣衫的女子明艷如花,美好得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讓人不敢褻瀆。可惜啊,這是齊休離看中的女子,不然他一定會收入囊中。

    齊休離,想起他這個七皇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了,隱忍、果斷、睿智,卻用一副難以捉摸的外表示人,他也知道,這個皇朝,任何都有可能和他爭皇位,唯獨這個七皇弟不會,他有多么厭惡朝堂,也只有他看的出來。但是他若是搶了他心愛的女人,他無法想象齊休離會做出什么事情來,他不敢冒險,跟皇位比起來,這個女子再美好,也不及皇位來的重要。

    他甩甩頭,繼續翻看手里的書,這本書是也算不得一本書,只是一些紙張裝訂在一起,上面寫著娟秀的小字,但是字跡卻蒼勁有力,像是一個溫婉的女子所寫,但是這個溫婉女子的內心卻是無比強大。

    故事內容也將他深深吸引,說的是一個女子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最后雙雙變成蝴蝶的故事,他從未想過還會有這樣故事,卻被起伏跌宕的情節勾了去。

    這邊的兩女卻在說著大漠六皇子朗元歌的事,明月蹙緊了眉頭。

    “月兒,你不知道,大漠那邊傳來的消息甚是糟糕。”說起這個明月的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大漠大汗已經病入膏肓,朗元歌與他八弟的戰爭也已經陷入了白熱化,之前懷化大將軍還前去助陣,但是說到底是人家的家事,雖然是奪嫡,但是大順也只能意思一下,朗元歌已經好久沒有消息了,明月很是擔憂。

    費靖月也只得一通勸慰。

    正在此時,隔壁傳來大聲的吵嚷聲,打斷了看書的齊休炎,也打斷了正在說話的二女。

    “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齊休炎出言問道。

    外面等候的侍衛連忙答道:“好像是有人喝酒鬧事,卑職馬上去查看。”

    “我去看看。”費靖月連忙跟明月說一聲,在她的地方鬧事,那還得了,她必須制止。

    “郡主。”齊休炎叫住她,“我跟你一起去。”

    費靖月想了想,點了點頭,齊休炎跟著費靖月一同出去,正好撞見拐角那包間里出來正在糾纏爭吵的幾人。

    是兩位女子正在和一男一女爭吵,而其中竟然有兩位熟人。

    一男一女這邊的女子赫然就是孟高陽,而另外一邊的兩位女子其中一位正是針對費靖若的梁凌雪。

    費靖月遠遠的聽見她們在說什么,無恥、流氓之類的,她叫道:“梁姐姐,發生什么事情了?”

    她朝她們行了過去。

    梁凌雪見她,如同見了救星一般,叫道:“郡主妹妹。”

    而孟高陽卻恨恨的盯著她,她對費靖月仇怨至極,全大順都知道她愛慕齊休離,但是卻被這個名不經傳的費靖月給搶了去,而且上次在醉紅顏的事情被傳得沸沸揚揚,她成了全大順的笑柄,她能不恨嗎?

    “原來是郡主,還真是陰魂不散,到哪兒都能遇見。”她恐怕是忘記了上次的羞辱,或者被仇恨沖昏了頭,出口就是不好聽的。

    “孟姐姐,好興致啊。”費靖月卻不欲與她做口舌之爭,只是淡淡的笑道。

    孟高陽瞥見她身后還有一個男子,因為在拐角處,只看得到一個影子,卻看不清人面,她愛慕了齊休離兩年,從行動上看不是齊休離,她立時出言道:“郡主有一個七皇子還不夠?現又跟別的男子在此幽會?”

    這可是赤果果的出言不遜,齊休炎在身后聽見,已經有些慍怒,這個孟高陽,仗著東籬皇貴妃的勢,說話簡直猖狂至極。

    “原來大順最紅的笑凝郡主竟然是如此開放之人,竟然在此私會野男人。”孟高陽身后的男子嬉笑著出言道,高陽怕她,他可不怕,好容易逮到一個機會不好好羞辱下她,如何報高陽上次被羞辱之仇。

    費靖月已經走到他們面前,拉了梁凌雪到她身后。

    “孟高賢,你說本王是野男人?”一聲低沉的聲音響起,聽得出來齊休炎發怒了。

    隨著齊休炎走出來,孟高陽和那男子嚇壞了,梁凌雪和身邊的女子見到五皇子和跟著出來的明月公主,福了福身。

    “孟高陽,你膽子真大,你竟敢污蔑郡主,難道當本公主是不存在嗎?”明月出聲道。

    孟高陽和她身后的男子嚇得跪倒在地,連聲道:“沒有...小女不敢,長公主恕罪。”

    “孟高賢,我記得你在軍中,怎的回來了?還在這里鬧事?”齊休炎問那個男子。

    原來那個那字是孟高陽的嫡兄,孟高賢。

    那男子顫栗著說不出話,他本來是在軍中服役,但是耐不住寂寞,聽說九曲街新開了一家酒樓,很是不錯,就偷摸著跑了出來,結果卻在這里遇見了妹妹的死對頭梁凌雪帶著丫鬟也在此,他見那丫鬟樣貌出眾,出言調戲,性子潑辣的梁凌雪豈會吃虧,立時和他吵了起來。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齊休炎道:“你私出軍中,是大罪,我只得將你送去給太子皇兄發落。”也不顧孟高陽如何求情,命侍衛將他拖了出去。

    至于孟高陽,明月自然親自收拾,她一向看不慣孟高陽那樣,何況孟高陽還覬覦齊休離,侮辱月兒,她逮到機會,還不好好診治一番?后來是孟家的侍女將嚇傻了的孟高陽半拖半抬帶了回去。

    一番風波之后,費靖月邀梁凌雪與他們一同去二樓吃小火鍋,她喜歡這個性子直率的女子。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