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七十七章 費靖樵的親事

第七十七章 費靖樵的親事

    整治了孟家兄妹,明月心情稍好一些,但費靖月見她仍然有些黯然,拉住她道:“碧渝她們已經在二樓小間準備好食材,現在時候差不多好了,我們下去吧。”

    明月點點頭,和齊休炎走在前頭,梁凌雪雖說也不是第一次和公主皇子相處,但是這樣近距離的卻還是頭一回,有些生怯,費靖月冰雪聰明,見狀上前挽住她的手在她耳邊悄悄道:”梁姐姐不必拘束,明月很好相處,至于五皇子,你就當他是個擺設好了。”

    梁凌雪聽她如此一說,撲哧一聲笑出聲道:“也就只有你敢如此大膽,大順哪個公子小姐見了皇家之人不拘謹的。”說完爽朗的笑起來,兩個姑娘也快速跟上明月和五皇子的腳步。

    二樓小間,費靖月加了現代元素的裝修,看得明月嘖嘖稱奇,齊休炎也在心中暗嘆,齊休離真的好福氣,能得此女。他已經從明月處得知,這宛月是費靖月的產業,大到裝飾,小到餐食做法等全是費靖月的意思,別的女子若是得了那么多銀錢,只會用來梳妝打扮,好學些的用來購置些書籍已算是難得了,卻不想這笑凝郡主竟然讓她變成了產業,還做出了自己的品牌。

    但是細想卻驚得他一身冷汗,這樣的女子誰掌握在手中,以她的智慧簡直是一大助力,若是齊休離生了奪嫡之心,他不敢細想下去,如有必要,他得權衡一下,是否要和齊休離撕破臉皮,也要將這樣奇極的女子搶到手。

    他這廂思緒萬千,幾個女子卻已經玩開了,費靖月讓人在小間放上了一架落地秋千,三個女子正玩的歡快,齊休炎看得入迷了,也真動了想要將她搶走的心思。

    碧渝幾人端上時鮮蔬菜,透明的琉璃小盞擺的相當精致,放在各人面前的小幾上,小火爐上頓著香湯,咕咚咕咚冒著香氣,隱約還能見得有小魚打底,眾人胃口大開,紛紛坐好,準備大快朵頤。

    “月兒,這菜不錯。”

    明月正夾著一塊魚丸在燙,砰的一聲,門被人推開了,從外面進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英俊挺拔,因為長期在戰場廝殺沾滿風霜,看起來有種別樣的英姿,古銅的膚色,臉上掛著一絲寵溺的笑容,看著正前方坐著的女子。

    “二哥!”費靖月見到來人,欣喜的站起來沖了上去,抱住眼前的男子。

    來人正是她的嫡兄,費靖樵。

    坐在費靖月左近的梁凌雪卻看得呆了,高達挺拔的身姿,帶著軍人特有的氣質,因為長期征戰用劍,手上都長滿了繭,但是那高大的身影就這樣生生的映入了心里。

    “月兒,這位是?”梁凌雪先發問了。

    前次在費府那件風波,明月是見過費靖樵的,所以她識得,齊休炎之前也領過軍,這些官家子弟,基本都是認識的,所以在場的人只有她不認識費靖樵。

    費靖月已然瞥見她羞澀的模樣和嬌紅的臉蛋,心下會意,這梁姑娘看來是對二哥一見鐘情了。

    梁凌雪本是大順四大美人之一,但是因為性子高冷,生性又直率,雖然有眾多追求者,但是她想來看不上眼,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會對這樣一個男子產生難以抗拒的感覺。

    費靖月有意幫她,拉過她來站在費靖樵身邊道:“這位是梁姐姐。”

    又指著費靖樵道:“梁姐姐,這是家兄,費靖樵。”

    費靖樵長期在軍中,哪里留意過誰家的姑娘,可是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子卻讓他的心漏跳了一拍,他在戰場上從不畏懼,再艱險的任務,他都甘愿充當先鋒,卻在這個女子面前說不出話來,顯得怯懦。

    費靖月瞥見他的模樣,巧了,這兩人竟然真的一見鐘情了。

    她看見二人已經羞得抬不起頭,連忙解圍,拉著二人入了席。

    席間,齊休炎自然是要拉攏費靖樵的,推杯換盞,得知了原來費靖樵立了一個大軍功,被承順帝特封為致遠副都尉,從山南調回京都,負責京都城防安全,今日正式交接,他完成了就直奔回府,聽說月兒在此,就又連忙趕了過來。

    “費小將軍真是少年英豪,年少有為,本王敬你一杯。”齊休炎還上一副溫文爾雅模樣,與費靖樵寒暄著。

    費靖樵自從見到月兒身邊那個美麗女子,就如同魂兒被勾走了一般,一直想要去偷瞄她,那女子端莊的體態,讓他看得入迷了,就連和五皇子喝酒也有些心不在焉。

    一頓飽餐過后,五皇子自然帶著明月回宮去,明月依依不舍,在宮里有多煩悶她自己才知道,她本就不是拘束之人,之前還有費靖月陪她,但是如今卻一個人,皇兄一直在催她,無奈,她只得訕訕的乖乖跟著皇兄回宮去。

    看見她的模樣,費靖月不禁失笑道:“明月不要難過,馬上就過年了,到時候宮中要舉行夜宴,我到時候早些去瞧你。”

    如此一說,明月才一步一回頭的跟著齊休炎回去了。

    “二哥,剛才孟家公子想要輕薄梁姐姐的丫頭,如今她一個人回府,我不放心,你能幫我送送她嗎?”費靖月眨著眼睛說道。

    這可真是說中了費靖樵的心思,哪里會不愿意,這二人都低下頭,卻是默認了。

    費靖月親自送梁凌雪登上馬車,費靖樵帶著副將侍衛跟在后面,雖然禮數有別,但是即便這樣遠遠跟著,二人心里都甜蜜無比。

    其實費靖月也有她的打算,且不說二人對彼此都產生了好感,就說這二人也算是門第相當,梁家在朝堂上也是不能小覷的,若是二哥娶了梁凌雪,以后在家中想要奪得家業,也是一大助力,也有了依仗。

    回府就跟母親說,早早給二哥定下這門親事才是。

    傍晚時分,費靖樵也回府了,費靖月竟然比他回來還早,不出所料,費靖月竟然在家門口堵他,無奈他只得承認了自己的心思,得到了長兄的肯定,她又馬不停蹄的去了紅瓦院。

    付輕柔已經好了許多了,這幾日都能去給張氏請安了,費靖月已經基本查清付輕柔是如何中毒的,只待一個時機,讓她滿盤皆輸,一無所有。

    “母親,二哥如今回京了,也是時候說門親事了。”

    自從中毒后,付輕柔才真正審視了自己這個女兒,這個女兒不若她想象的那樣,不同于一般的官家小姐,她這個女兒相當有主意,果斷殺伐,但是外表卻看不出來,比她真真是要強多了。

    所以如今她是對女兒言聽計從,今日女兒竟然說起兒子的親事,想來也是應該,樵兒已經快十八了,之前一直在軍中,如今歸來,卻是真該說門親事了,還是女兒想得周到,自己真的是病糊涂了。

    “你瞧我,還不如月兒,說起來,也確實該給你哥說親事了,你們兩個家伙,是不是樵兒有心上人了?”付輕柔一下便猜到要害。

    “哥哥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嗎?若是我不給他開口,他恐怕死也說不出口。”費靖月笑了,輕輕的給付輕柔捶著腿, 現在余毒也就影響腿了,其他地方已經沒有不舒服了。

    “是哪家姑娘?”付輕柔問道。

    “就是梁家姐姐梁凌雪。”

    聽聞是她,付輕柔也很滿意,說起來這個姑娘的爺爺還是孩子們外公的摯交,這門親事結得。

    次日,付輕柔便去了佛堂,和張氏密談許久,張氏也覺得費靖樵若是娶得梁家姑娘,對費家是有利而無害,之前舒姨娘也提過,想給松兒說一門好親事,但是松兒尚未回京,還在燕郊軍中,況且還是庶子,若是真要尋個嫡女,恐怕很難,也罷,按照規矩,嫡子先結親也是應該的,那就將梁家這門親事定下來也好。

    不日,費府便托人去提親,去之前付輕柔還親自回了趟娘家,雖然付景陽這些年怪罪付輕柔,與她甚少來往,但是其實也是怪她下嫁之事,不是真的生氣,如今女兒求上門了,他豈能坐視不理,當年他之所以生氣,也是因為女兒不肯聽他勸告,硬是要嫁給費墨陽,這些年又并不得寵,好在她的一雙兒女都很爭氣,女兒賜封了郡主,兒子也是致遠副都尉,算起來已是很有出息了。

    那他就算惦著一張老臉,也要去將這門親事給結了。

    過了幾日,梁家回來帖子,應了這門親事,也虧得是付景陽親自去說,左侍郎梁鶴軒是個極其高傲的人,一般人家他也看不上,特別是他這個孫女,可是唯一的嫡女,一向受寵慣了,而且還是大順四大美人之一,少不得要嫁個侯府才不吃虧,他本是不愿意的,即便費家再受寵,畢竟只是家臣,比不得皇親,但是傅景陽親自來說,他又拉不下這個臉,便喚來梁凌雪,問她的意思。

    梁凌雪一聽是費家的二公子,二話不說就應下了,留下梁鶴軒想不明白,為何往日高傲的孫女竟然如此輕易便同意了,喜得傅景陽笑開了花,只不過雪兒喜歡,他也就隨了她去了。

    最高興的莫過于嫡出這房的母子三人了,舒姨娘聽聞這個消息,恨得不行,什么好事都被大房占了去,張氏也真是偏心,讓她給松兒說門親事,她遲遲不應,如今卻雷厲風行的給老二說了,也罷,等費靖若做了娘娘,少不得要他們好看。

    她轉頭去看窗外正在練習舞技的女兒,再過些時日,就要選秀了,若兒那妖嬈的身段,必然能出類拔萃,一枝獨秀。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