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七十八章 事情敗露了

第七十八章 事情敗露了

    選秀的消息已經下來了,大順凡是周歲滿了十三,未過十八的女子均可參選,之后再層層篩選,根據秀女的身份、才學、樣貌再進行甄別,最后入選的再送進宮去,由皇后定奪。

    費靖若當然報了名去,已經通過最初的選拔,殿選定在年后,所以她才這般刻苦,苦練舞技,想在到時候一舉奪魁。

    算起來秦姨娘被禁足已經月余了,綠娘果然好手段,如今已經逼得費靖喜無路可走了,甚至被王悅勒令不許出府。費靖月傳了個消息給她,讓她找個機會放費靖喜出府來,如果她還是被限制在府中,如何給秦姨娘訴苦,傷她的心?

    綠娘會意,照辦了,尋了機會讓費靖喜偷偷溜出了王府,馬不停蹄的趕回了費府。

    百花院。

    秦姨娘身邊的丫頭水兒正端著一碗蓮子百合糯米粥小口小口的喂著她,怎么說也是小產過后,需得好好將養,但是費府里都是就高踩低的,見秦姨娘不得寵了,連下人婆子都端著臉色,更別說好生服侍了。

    除了夫人送來兩套被褥和一些炭火,再無其他人來看望過她,更別說日常分例,真是能扣的就扣,秦姨娘的心也沉入谷底,雖說自己做錯了事,但是好歹夫妻一場,費墨陽卻從未過問,日日流連冰荷院,與那舒姨娘琴瑟和諧,自己小產虛弱,他卻不聞不問,以前還仗著張氏的關系,府上的人還不敢如何,如今連張氏也要棄了她。

    她冷哼一聲,聽水兒說張氏竟然在張羅著要給費墨陽納妾,原因便是自己已經無用,家中舒姨娘獨大,再加之費靖若選秀有望,張氏怕無人能制衡舒姨娘,便想出了這樣法子。

    說起來費府真的是人太少了,別的府里哪家不是三妻四妾,費墨陽卻只有兩三個小妾,如今廢了一個,另一個毫無存在感,剩下唯一的這個可是要上天了,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樣。

    既然他們棄了自己,她也樂得看他們鬧,反正于自己也是無干了。

    想得她心中苦澀,連蓮子百合糯米粥都咽不下去了。

    “娘親......你要救我......”費靖喜推門而入,神情憔悴,看的秦姨娘心都碎了。

    見到秦姨娘躺在床上,費靖喜不解,問:“你病了?”倒不是她關心她娘親,她只是怕秦姨娘起不了作用,幫不了她而已。

    但是秦姨娘卻因為她這句話一掃內心的陰郁,道:“我無事,你怎么跑回來了,去見你祖母了嗎?見到你父親了嗎?”

    費靖喜也沒有多問,道:“我不要去見,我是偷偷跑回來的,耽擱不了多久,娘親,你一定要救我,不然我在王家可真要被她們給逼死了。”

    說完她也不管秦姨娘,竹筒倒豆子的將所有事情都一一說了出來,一邊說一邊憤恨的咒罵。

    聽完費靖喜的訴苦,秦姨娘的心如同刀子在絞,她如今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如何去求張氏,如何去求費墨陽,她連他們的面都見不到。

    但若是她不幫喜兒,喜兒恐怕真有被休的可能,這是萬萬不能的,被休的棄婦如何有臉面活下去,只得去寺廟里青燈古佛,苦一輩子。

    只是如今她卻如何是好,她被禁足,除了水兒,恐怕沒有人會再接近她了。

    “喜兒,我.......”她本想將現狀說出來,但是看著女兒期待的眼神,又說不出話來。

    費靖喜本就是個自私之人,從未將秦姨娘放在眼里過,若不是此次遭難了,她甚至是嫌棄她這個生母的,她自然不會關心她如何,所以她也未曾留意百花院的冷清,未曾留意秦姨娘的欲言又止,說完自己要說的以后,帶著丫鬟就走了,她是趁綠娘不注意偷偷跑出來的,傳個信兒也就是了。

    出了費府,丫鬟桃兒問她,“姨娘看起來好些有些不好,我們就這樣走了,不問問情況嗎?”

    桃兒是費府帶去的,之前一直不受待見,直到王府給的丫頭倒戈轉向之后,費靖喜才又想起她,將她提了起來,帶在身邊,所以費府的情況,桃兒是知道的。

    就連桃兒都看出來秦姨娘處境不妙,費靖喜卻望若罔聞,不予理會,她只想自己,所以她揮揮手道:“不用管她,我既是她生的,她自然需要對我負責,我們趕緊回府吧,不然待會兒被發現了就不妙了。”

    桃兒也不敢再多問,跟著費靖喜坐上馬車,揚長而去。

    自從費靖喜踏入費府大門那一刻,費靖月已經知道了,但是她還是淡然的坐在窗邊,寫著宛月下次要上演的劇本,碧溪急了,問:“二小姐已經回來了過了,我們是不是要?”

    費靖月頭也未抬,回答她道:“再等等,等到她山窮水盡才是時候。”

    碧溪比碧渝、碧璽二人要少些腦子,既然小姐如此說,她也懶得思考,只是吩咐下去,讓人好好盯著百花院的動靜。

    費靖喜訴完苦走了,卻留下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的秦姨娘,上次就聽聞費靖喜在王府不太好,卻不想處境是如此的糟糕,可是現在她如何幫她,她將費府所有的人都想了一遍,卻想不出個合適的人可以靠。

    “姨娘不如去求求夫人吧,夫人耳根子軟,說不定會憐憫小姐一片苦楚,伸出援助之手。”水兒在旁道。

    “夫人?她肯嗎?當日我要陷害的可是她的女兒啊。”秦姨娘有些猶豫。

    “夫人向來寬厚,待人也不薄,二小姐不管怎么說,也是費府出去的,若是真被王家給休了,丟的也是費府的臉面啊。”水兒給她分析。

    秦姨娘思凝片刻,對水兒吩咐道:“那你去紅瓦院去找夫人,就說我想求見于她。”

    水兒應了,匆匆去了。

    費靖月已經知道水兒去求了付輕柔之事,她趕到紅瓦院的時候,付輕柔剛收拾停當,琴兒正在給付輕柔披上披肩準備出門。

    “母親可是要去見秦姨娘?”費靖月開門見山。

    “月兒如何知曉?”付輕柔知道費靖月的性子,是萬萬不可能讓她去的,所以她都悄悄的行事,卻不想這還沒有出門,女兒就已經趕來阻止了。

    “母親,你就是心軟,此事......”費靖月附在她耳邊,悄悄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我去了,豈不是要壞了你的大事,但是喜兒之事又?”付輕柔怕壞了月兒的計策,但還是忍心不下。

    “我去,母親放心,費靖喜沒事。”費靖月將付輕柔按坐在榻上,吩咐琴兒照顧好母親,帶著碧渝碧璽往百花院行去。

    秦姨娘萬分焦急,這水兒去傳信也去了很久了,這夫人怎么還未過來,是不是臨時變卦了?她明明答應了水兒會來的啊。

    吱嘎,院兒的大門被推開了來,她連忙打開門去迎接,看到來人卻不是夫人,而是她又恨又怕的費靖月。

    “秦姨娘,身體可恢復好了?站在這風口吹風,對你這小產之人可是不好的呢。”費靖月笑著道,但是面上去看不到半點關切之色,倒像是譏諷嘲笑。

    “怎么是你?夫人呢?”費靖月已經踏入房間,秦姨娘也只得跟著進去。

    “你以為,我會讓我母親來看你表演?母親心寬厚德,但并不代表我會讓她以身涉險。”費靖月狠狠的盯著她,嚇得她跌坐在床邊。

    秦姨娘心里咯噔一下,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被截斷了,看來是天不佑我啊。

    “你肚里的孩子恐怕來路不明吧?”費靖月不給她反應的時間,繼續道。

    “啊!”這句話如同丟入油鍋里的石頭,直接嚇得秦姨娘尖叫起來。

    “你......你可不要胡說,這孩子,這孩子是你父親的。”秦姨娘顯得有些口不對心,心虛得冷汗直冒。

    “小丁,帶上來。”費靖月使個眼色,碧璽立刻出去叫道,很快一個五花大綁,嘴里塞著抹布的男子被擰了上來。

    那人嘴里塞了抹布,支支吾吾說不出話,手腳也被綁著,看起來狼狽不堪,秦姨娘定睛一看,這人赫然就是自己的情郎,沒總管。

    “表哥,表哥!”秦姨娘撲上前去,想要解開他的束縛,卻半天下不去手,小丁這個綁法,還是費靖月教的,一般人根本解不開。

    費靖月給小丁使了個眼色,李小丁上前扯掉梅總管口中的抹布,梅總管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卻不敢叫囂,被抓之時他可是被小丁暴揍了一頓。

    “姨娘,我,我對不起你。”半響梅總管才說出這幾個字,卻連個芳兒都不敢叫了。

    “你自己說吧,我母親中毒之事可是你做的?”費靖月坐在椅上,梅總管跪在一邊,秦姨娘攤坐在他身旁。

    這句話驚得梅總管不知所措,此事如此隱秘,連秦芳都不知曉,這三小姐卻一清二楚。

    梅總管惜命,他知道費靖月完全可以弄死他,說了說不定還有一條活路,若是不說,恐怕如何死都不知道,所以他便說了,連秦姨娘都不知道的事情都說了。

    付輕柔香粉里的毒就是他下的,但是他也是受人脅迫。

    愿來一年多前,有一日他與秦姨娘偷情出來,竟在百花院門口撞見了舒姨娘母女,他嚇得滿頭大汗,舒姨娘何等精明之人,猜到了什么,費府的男子本就不許進內院,何況是姨娘的院兒,舒姨娘雖然不知道他是跟秦姨娘偷情,但是拿住他這一點也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

    梅總管腦子也轉的快,立刻認錯服軟,說是跟百花院里的一個丫頭有了茍且之事,所以才偷偷跑了進來,為的就是保住秦姨娘,舒姨娘逮住了他這點錯處,逼迫他在付輕柔的香粉里面下毒。

    秦姨娘聽完,嚇得魂飛魄散,如今,她和表哥是在劫難逃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