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七十九章 秦姨娘倒戈

第七十九章 秦姨娘倒戈

    跪倒在地的二人如同篩糠一般顫抖,秦姨娘知道,今日是來者不善,早就嚇得六神無主,怪不得那日費靖月那種怪異的眼神,原來一切她都了如指掌,自己倒像個小丑一般。

    他二人攤坐在地上,不知費靖月會將他們如何,私通茍且、毒害主母、意圖混淆血統,樁樁件件都是必死之事,他二人對視一眼,竟都從對方眼里看到了絕望。

    “梅總管,毒害主母可是大罪,你知曉嗎?”費靖月開口道,語氣中自帶一股殺氣。

    “小的,小的該死。”梅總管已經嚇得如同任人拿捏的雞崽兒。

    “三小姐,我求你,放過表哥吧,他也是為了保護我,并不是真心要想毒殺夫人,況且夫人也未曾出事,你要殺就殺我吧。”卻不想秦姨娘匍匐到費靖月腳邊,哭喊道。

    “一人做事一人當,男人頂天立地,怎么能讓女人去代過受罪,芳兒你別求了。”自知無法逃脫,梅總管擋在秦姨娘前面,一副赴死模樣。

    費靖月冷眼旁觀。

    “看你們一副情深義重的模樣,我可曾說過要你們的命?若我真要告發你們,今日我何必只身前來,只需要帶來祖母和父親,你們還能茍且活命嗎?”費靖月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對二人來說簡直如同救星一般,都轉頭望向費靖月,難道今日她不是來發難的?

    “我知道這段時間你未曾再下藥,告訴我,是為什么?”的確,自從報國寺回來以后,送來的香粉全是正常的了。

    梅總管抬眼望去,這個三小姐凌厲,但是卻比那舒姨娘光明,即便是知道了自己的腌臜事情,卻沒有立時了結了自己,反而給了自己一個解釋的機會,他如何能不抓住。

    “只因夫人待芳兒確實無害,甚至處處關懷維護,小的實在不忍心再毒害夫人,前些時候舒姨娘讓小的加重分量,小的聽到她和大小姐說那毒物很快就會發作,夫人便會一命嗚呼,我本就是受她脅迫,如何能再替她做這傷天害理之事,小的就將舒姨娘給的分量減了不少,希望能救得夫人性命。”

    這的確是實話,付輕柔對待下人確實祥和善良,從不苛待下人,就連屋中幾個姨娘,她都公平厚待,從此次秦姨娘受難,除了她之外無人問津就能看出,她是個極其和善之人。

    “你也算是良心發現,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費靖月突然變得冷若冰霜,若不是梅總管強自鎮定,恐怕膽兒都被嚇破了。

    費靖月丟下一個布袋在他腳下,他撿了起來打開來,是一些粉末狀的東西。

    “這是?”他不解,三小姐的樣子并不像真的要他的命,他其他的不會,但是看人卻還是準的,這個三小姐不簡單。

    “這是致幻粉。”費靖月淡淡的吐出這三個字,卻重重的敲打在他心上。

    致幻粉,他怎么會不知道,這種粉末無色無味,不管放在任何東西里都會溶于這種東西,就像根本不存在一般,但是這種東西如果進入人體,便會使人產生幻覺,最后慢慢被幻覺殺死,他也只是無意中知曉,卻從未見過,竟不想三小姐手里有這么多。

    “你可明白如何去做?”費靖月問他。

    其實他已經猜到了三小姐的意圖,但是為了保險,他還是再問了一句:“不知道三小姐的意思是要放多少?”

    “一月一次,每次三錢,直到她死。”費靖月淡然的說出這句話,仿佛這句話只是一句簡單的叮囑一般。

    “小的知曉了。”梅總管收起布袋子,鄭重的點點頭。

    “你去吧。”費靖月竟然這樣就放過他,李小丁上前解開他身上的束縛。

    “她慢慢會出現癥狀,那時候即便她再說什么,也不會有人信了。”梅總管轉身離去時聽見費靖月又說了一句,他轉過頭來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個頭道:“謝過三小姐不殺之恩,小的定當涌泉相報。”

    此時這兄妹二人若是還不懂費靖月的意思,也就妄自在這費府待了多年,費靖月是放過他們了,甚至還一箭雙雕的幫梅總管解決了大禍,梅總管心底有個念頭,這個三小姐比舒姨娘可靠,舒姨娘總歸有一日會出賣他們,而三小姐卻不會。

    待得梅總管離去之后,費靖月望著秦姨娘,并不言語,她等著秦姨娘主動開口。

    好半響,秦姨娘站了起來,扶住窗框,等待費靖月的發落。

    “三小姐,如今要殺要剮隨你意思,謝謝你放過表哥,他真的不是壞人。”秦姨娘此時還在想著梅總管。

    “他罪不至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費靖月感嘆了一句。

    秦姨娘幼時家境也不算差,自然讀過書,明白費靖月的意思,說起來他們都是可憐人,造物弄人罷了。

    “二姐如今的處境很不好,是嗎?”費靖月問她,這才是今日秦姨娘想找付輕柔的主題,但是沒想到來的是費靖月。

    秦姨娘有些渴望的望著她,若是她能施壓,喜兒再不好,也不至于被休。

    “綠娘是我的人。”費靖月說出這句話,秦姨娘臉色又好一陣變化,難道說一切都是三小姐策劃的?

    “你要知道,我能放過你,也能讓你和你在乎的所有人都萬劫不復!”費靖月沒有再笑。

    此時秦芳才覺得她向來低估了這個三小姐,一切的一切她都掌控在手中,自己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既然綠娘是三小姐的人,那么喜兒的去留根本就是掌握在她手里的。

    她復而又跪了下來,求道:“三小姐,你一定要幫幫喜兒,她雖然百般不好,也是我的心頭肉,我如何忍心看她過的不好,你有什么氣就跟我使,別跟她置氣,你就是要我當牛做馬我都愿意的,只要你幫幫喜兒。”她眼淚兒直掉。

    “王府現在的局勢是什么?你可知道?”秦姨娘見費靖月沒有拒絕,當然一五一十的將從費靖喜那里知道的說了出來。

    費靖月聽完笑了起來,笑的秦姨娘發毛,這三小姐又是鬧的哪出,殊不知她都要急死了。

    “平妻可以有兩位,除了二姐不是還有蘇家的三小姐嗎?綠娘只是想要其中一個平妻之位,她又是我的人,你還不明白嗎?”費靖月只是稍微指點了一下,秦姨娘就完全懂了,若是想要幫費靖喜,除了費靖月找不出第二人,如若費靖月肯出手,喜兒不僅不會被休,還能在王家奪得一席之地。

    “我愿為三小姐肝腦涂地,只求三小姐稍微出手,我秦芳今日發誓,定當效忠三小姐。”不管出于什么,秦姨娘都只得如此,況且跟了費靖月并不是壞事,舒姨娘敢威脅表哥,想來也不會對她有多少真心。

    “你起來吧。”費靖月算是點頭同意了。

    水兒扶起秦姨娘,水兒本來就是碧溪收買了的人,很多消息碧溪都是從水兒處得來的,所以她們也未避諱她。

    “我會給綠娘傳信,讓她扶持二姐,在王家站穩腳步,二姐只要和她聯手,自然能讓蘇家三小姐掉下妻之位。”費靖月給她的第一條忠告,秦姨娘連連點頭。

    “第二,王興言一直寵愛的是王悅的生母,但是礙于王夫人娘家的勢力,所以一直未能抬上平妻之位,二姐只需要給她這位寵妾婆婆示示好,討好巴結一番,適當時候可以提及我的名號,那位寵妾婆婆自然會看中她,幫著她。”這是第二條主意,讓秦姨娘眼前一看。

    “讓人給二姐訓練,學著賢惠中帶著嫵媚,改變她蠢笨任性的個性,好好討好她的夫君,凡事多動腦子,必要時候給王悅出點有用的主意,不能以身事主,起碼要能給自己的夫君幫得上忙。”

    這三條主意讓秦姨娘著實佩服,這個三小姐真的隱藏的太好,根本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三小姐,睿智、果決、細膩,跟了她絕不會吃虧。

    “三小姐,你想要我做什么?”費靖月絕不是單純的幫她,必然對她有所要求。

    “我會去求祖母將你放出來,你以后只要照顧好我母親,保護好她,我必然會將你看做自己人,你所做的一切,都無所謂了。”費靖月道。

    這才是她的目的,收服秦姨娘。

    出了百花院,費靖月舒了一口氣,這個家已經肅清得差不多了,現在只需要一心對付舒姨娘便是,秦芳就算再鬧,卻從未想過要殺了誰,但是舒姨娘不一樣,她竟然將手伸向了母親,這是決不可容忍的,現在也該給她使點絆子的時候了。

    第二日,費靖月便去了佛堂,求了張氏放秦姨娘出來。張氏本來也是顧忌費靖月的面子,才將秦姨娘禁足,但是卻不想費靖月過來說,眼看就要年關了,秦姨娘關起來始終不好,府里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總歸是不好聽,之前還能借口小產,現今也要兩月,怎么都說不出過去了,張氏當然順水推舟,將秦姨娘放了出來。

    秦姨娘心底感激,其實三小姐并沒有想得那么壞,相反她卻一直都在幫自己,所以更是誠心誠意的看顧付輕柔,整日寸步不離。

    綠娘已將收到消息,按照費靖月指使的和費靖喜聯手,秦姨娘也親自約見了費靖喜,母女二人密談一個下午,費靖喜歡天喜地的回府了,如今倒霉的是蘇霜竹了,辦錯了好幾樁事,惹得王悅很是不快。

    這一日,費靖月去請安,張氏與她閑聊,說起要給費墨陽納妾一事。

    “父親算來也才四十,還年輕力壯,即便再納兩房妾室也是該的,只是不知是哪家的女孩兒?”費靖月當然贊成,多一個人對付舒姨娘豈不更好?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