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八十一章 賜婚

第八十一章 賜婚

    碧溪慌慌張張,臉色都變得蒼白,這是從未有過的。

    “京城里都在盛傳......盛傳......”她欲言又止。

    “你倒是說啊。”費靖月不慌,她身邊的碧渝慌了。

    “京城里都在盛傳除夕夜宴皇上要給七皇子和平南候郡主賜婚!”她牙一咬,說出這個消息來。

    “什么?”碧渝碧璽大吃一驚,碧璽甚至上前緊緊抓住碧溪的肩膀道:“你可有聽錯,怎么會這樣?”

    倒是費靖月沒有任何表現,依舊淡淡的折弄著手里的梅花,這梅花是前些時候才移植到樓頂露臺的,碧渝見好看,就折了一些過來。

    “那七皇子的意思呢?”費靖月淡淡的問,仿佛這并不是自己的事情一般。

    “七皇子......七皇子他正陪著那位含薇郡主游湖。”

    這個消息是老梁出來的,老梁說這消息的時候一臉頓挫,生怕費靖月傷心,可是消息卻真真兒的,他又不敢隱瞞,怕到時候郡主自己知道了,更是傷心。

    “你們看,那是什么?”碧溪眼尖,沖到窗邊大聲喊道。

    只見漁樵河上好一派風光,一艘大船雕梁畫柱,異常奢靡,船上三層小樓,密密麻麻站滿了侍衛,船頭一位紅衣女子肩靠在一個紫衣男子身上,遠遠看去簡直就是一對神仙眷侶。大船前后更是跟隨著幾艘稍小一些的船只,一看就是皇家出游的場面。

    費靖月早已瞥見,那個人的神態她著實熟悉,她就是閉著眼睛,都能勾畫得活靈活現,那堪堪就是他日思夜想的齊休離。

    “怪不得這么久他都不來看望小姐,原是變心了!”碧璽已經氣的不行,站在窗邊張牙舞爪。

    漁樵河距離宛月并不算遠,幾人的呼聲劃破冬日的平靜,已經引起船上人的注意,齊休離也看見了立在窗邊的月兒,他心下著急,月兒一定是誤會了,但是相隔甚遠,他如何解釋?

    “我們走吧。”既然看到了,聽到了,也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費靖月放下手里的紅梅,嘆了口氣,轉頭就走,碧字三人連忙跟了上去。

    齊休離本就百口莫辯,卻眼見她扭頭就走,心下大急,大聲叫道:“齊休炎,你快點出來!”

    正在船艙內找尋暈船藥的齊休炎聽見立刻跑了出來,什么事情讓他連五皇兄都不會叫了,聲音里還帶著少有的憤怒。

    齊休離將懷靠在他身上的女子往齊休炎身上一丟,竟然手抓兩個侍衛扔到水中,再借力踩踏在侍衛身上,直接躍上岸去,往一座小樓飛奔而去,兩個侍衛遭了無妄之災,好容易爬上船去,面面相覷,都不知發生了什么事,被齊休離丟在齊休炎懷里的女子望著離去的齊休離,溫聲細語的問道:“七皇子這是怎么了?”

    整船人恐怕只有齊休炎猜到發生了什么事,那座小樓堪堪就是宛月,他面上沒有表現,但是心里卻是歡喜的,這樣也好,讓這笑凝郡主自己誤會,比他去耍什么手段更要好。

    他仿佛無意識的回答道:“休離去追他的心上人了。”

    那女子本來如無骨軟蛇一般的靠在齊休炎身上的,聽聞這句話,船也不暈了,立刻站了起來,眼神狠毒的望著那棟小樓,嘴上依舊輕聲細語的問道:“什么心上人?”

    齊休炎這個老狐貍看出了女子的憤怒,似乎是故意激怒她道:“就是那位笑凝郡主。”

    船身晃動,那女子又開始心翻難忍,胃里一片翻滾,只得靠上了齊休炎,但是她的心里卻種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哼,好一個笑凝郡主,敢跟我搶男人,我一定會讓你一無所有,跪地求饒!

    這位女子正是平南候府的含薇郡主,當日皇家欠了平南侯夫人一個人情,皇帝也許下承諾,要兌現當年對千禧閣大學士葛高逸的虧欠,所以他夫妻二人商議,不若就借此機會,成就含薇的心愿。

    含薇郡主還在十二三歲的時候,齊休離曾經代天子出巡,經過邊南,在平南侯府停留了兩日,那時候的齊休離意氣風發,正可謂是:“宗之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那含薇郡主只望了一眼,就再也挪不開去,芳心暗許,情牽夢繞,只盼得有一日能夢成眷屬,嫁入皇室。

    平南候也只得由她,尋思著若是尋到機會,便給圣上提及,也算是對女兒一片關愛之心,恰巧此次叛亂,正好借機圓了女兒的念想,所以他一進京便上書了承順帝,請求賜婚。

    齊休離和費靖月的心思,承順帝是一直看在眼里,也曾動過給他們賜婚的念頭,但是此時還有三十里的南蠻虎視眈眈,平南候還要堪當眾任,此時是萬萬不能得罪的,所以他思前想后,只得順了平南候的意,打算在除夕夜宴便給齊休離和含薇郡主賜婚,畢竟江山社稷,作為臣子,作為兒女,就是犧牲也是在所不惜的,更何況他對費靖月有了更好的安排,起碼他認為是兩全其美的法子,所以他召見了他最得寵的兒子,勒令他陪含薇郡主游湖,穩住平南候的心。

    齊休離聽聞賜婚之事已是大急,只一心想要出宮找月兒解釋,他即便是不做皇子,也不會辜負月兒對他的情誼,可是承順帝卻緊急召見,只為讓他陪那什么含薇郡主游湖玩耍,他是百般的不愿意,承順帝看出他的心思,召來五皇子監督他,一切都是為了穩住平南候,也是為了兌現當日對平南候夫人的虧欠。

    無奈之下,齊休離只得同那含情脈脈的含薇郡主一同登上皇家的游船,心想敷衍一陣,之后就借機溜走,去找月兒,哪曾想那含薇郡主從未坐過船兒,竟然暈船,身子如同無骨那般就靠了上去,齊休離嫌棄,但也不好直接推開她去,只得叫齊休炎快去尋藥,哪知卻讓費靖月看了個正著,他這般就是跳進魚樵河也洗不清了。

    費靖月暗自神傷,不能自已,但是面上卻淡然從容,波瀾不驚。

    回到府中,她依然按規矩給張氏請安,張氏其實也聽聞這個傳聞,心下失落,原本的七皇子妃,如今怕是無望了,想必月兒也是傷心難忍,卻見她這般無謂,轉念一想,月兒尚未及笄,也不怕尋不到更好的去處,皇家的幾個皇子,除了太子娶了太子妃,其余皇子均未娶妻,即便七皇子落空了,還可以找尋別人,倒也不是山窮水盡之勢。

    張氏勸慰了她幾句,見她依舊笑顏如花,也未多說,只是叮囑她好生休息。

    費靖月笑著點頭,回到碧落院。

    剛一踏入房門,痛上心頭,竟然噴出一口血來,暈倒過去。

    這可嚇壞了幾個丫頭,連忙上前攙扶,見她早已淚流滿面,幾人唏噓不已,小姐其實早就心神受損,卻不讓人看出來,憋在心頭,竟然情傷至此。

    幾人連忙將她扶上床去,又打水,又擦洗,可是費靖月只是眼皮動彈了幾下,依舊未曾醒來。

    三人看著她如此神傷,連昏迷中也是眉頭緊皺,心疼不已。

    齊休離跳下船飛奔到宛月之時,費靖月已經離去,留下老梁為她難過,見到齊休離來了,連忙上前請安。

    得知月兒已經回府,他又馬不停蹄的趕去費府,在費府門前轉了幾轉,轉而又離去了,如果此時他大張旗鼓的上去求見,月兒不見他不說,甚至會弄得滿城風雨,到時候為了皇家的臉面,恐怕更難收場。

    反正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娶那含薇郡主,但是此時要先看看月兒,給她解釋清楚,他是如此疼惜于她,怎忍心她受半點傷害。

    他跳上窗沿,原本日日都能推來的窗框,竟然緊閉,連銷子都栓上了,他根本進不去,他心下大急,月兒不肯見他,他如何是好。

    思來想去,恐怕只得先回宮去,此時他也是亂了方寸,只尋思著回去找人商量商量,明月,對,讓明月去勸慰她,只有明月能幫他了。

    有了主意,他連忙趕回宮中,去公主殿尋找明月。

    “我們公主在皇后寢宮,要用了晚膳才會回來。”宮女如是回他。

    找不到明月,他像失了主意的孩子,不知該如何是好,所有的不安、懦弱、心痛全部涌上心來,他憶起白天月兒的眼神,那一個轉身,像是盤恒在他二人之間的鴻溝,將他二人拉的老遠,再也不見。

    他越想越怕,就坐在公主殿門前的臺階上失神,眼前時而是月兒的歡顏笑語,時而又是她決絕的轉身,竟讓他陷入了自己的幻覺之中。

    “七皇兄,你怎么在這坐著?”一聲驚呼將他從自己的幻覺中叫醒,他抬眼看去,一個清秀女子站在面前。

    “月兒......”他急切的拉上了明月的手。

    “我是明月!七皇兄你怎么了?”

    他竟然直勾勾的倒了下去,明月嚇了一跳,急忙喚來侍衛,將他抬進公主殿。

    好一會兒,齊休離才醒轉過來,明月看他神情簡直是嚇了一跳,這還是那個意氣風發的齊休離嗎,從未見他如此落魄,整個人都失了魂兒。

    明月也聽聞賜婚之事,猜想便是此事讓他至此,再聽他細細道來,只得一陣嘆息。

    “不急,我有辦法!”明月突然眼前一亮。

    “什么辦法?”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