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八十二章 心損神傷

第八十二章 心損神傷

    費府,碧落院。

    費靖月幽幽的醒轉過來,心口異常沉悶,白天的一幕如同鬼魅一般始終纏繞,讓她無法解脫。

    見到費靖月醒來,碧渝連忙上前攙扶她坐起來,看著小姐蒼白的面容,她氣急了齊休離,心里咒罵著,但是又不忍說出口再傷小姐的心。

    費靖月卻復而又一口血吐了出來。

    “小姐!”幾個慌了,費靖月的樣子甚是不好,接連吐了兩口血,這可如何是好。

    “還不趕緊去稟告老太太,無論如何要請周太醫過府瞧瞧!”還是碧渝遇事沉穩,畢竟年長些。

    碧璽轉身就要去,卻被費靖月抓住了衣角。

    “別去,不要驚動任何人。”她發出虛弱的聲音。

    “我這是憂思氣結,吃藥無用,讓旁人知曉了,少不得要落下話柄。”

    她頓了頓又說:“還累他名聲。”

    碧字三人聽得又急又氣,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顧及齊休離的臉面,像他這般負心之人,就該受盡萬人指責,何苦還替他掩蓋,卻苦了小姐如此傷神。

    但是費靖月歷來都是說一不二的,幾人也不敢忤逆了她的意思。

    “拿紙筆來。”費靖月聲音氣若游絲,簡直虛弱無比,也是,接連的打擊,已經讓她傷到了心神了。

    碧溪趕緊遞上紙筆,她歪歪扭扭的在紙筆上寫了一張方子,碧溪接過去,連忙去抓藥了,跟了她這么久,幾人也都知道她懂得藥理之事。

    皇宮,公主殿。

    齊休離魂不守舍,明月說的主意也不過是將她喚入宮中,找機會讓二人見面而已,但是這卻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如果待到除夕夜宴,父皇當真指婚,那時候想要翻盤就恐怕無望了,他是萬萬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就是拼死被天下人唾棄,他也要帶著月兒走的,骨子里的瘋狂,堪堪被此事刺激出來了。

    “主子。”銀光附在齊休離耳邊說了幾句話。

    “什么?”齊休離大驚,立時從塌上跳了起來。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明月上前詢問,剛才齊休離的樣子太可怕了,一張臉扭曲猙獰,是發生什么大事了嗎?

    “剛才老梁傳來消息,月兒出事了。”好半響,齊休離才吐出這幾個字。

    “什么?這可如何是好。”聽聞費靖月出事,明月心急如焚,月兒可萬萬不能出任何事情啊。

    “出了什么事情?”明月著急追問。

    “只說她的丫鬟去抓藥,方子是治療憂思郁結,傷神吐血之癥的。”銀光恭敬的回答。

    “我要去看她,無論如何也要見,至于賜婚之事,還有時日,當前是要保住月兒的命才是。”齊休離站定,理了理了衣衫大步走出公主殿,明月不如他,能夠隨意出宮,只得將希望寄于他,焦急的望著他的背影,大聲囑咐道:“有消息讓銀光傳回來給我。”

    齊休離點點頭,轉眼便不見了蹤影,即便是在皇宮里,也忍不住用了飛云留影,大步的跳躍在宮墻上。

    老梁的消息不會錯的,他一早便派人盯住了費府,碧溪去抓藥,抓的什么藥,他都打探得一清二楚。

    盤龍殿。

    “你可查清楚了?”承順帝坐在王座上,眼神凌厲的看著下首跪著的人。

    “卑職已然查清,笑凝郡主確實憂思吐血,七皇子已經去了。”那人回答道。

    此人便是所屬承順帝的暗探組織紅袖,大順治下,沒有紅袖不知曉的消息,皇宮里的大小事宜,市井里的風吹草動,天下之事,盡在掌握之中。

    “好,你去吧。”承順帝點點頭,那人退下。

    “真是苦了離兒了。”太后從側簾后走出來。

    承順帝恭敬的扶她坐下,道:“兒子也是沒有辦法,且不說當年對平南候夫人的承諾,就說這如今的形式,如果沒有平南候,恐怕真的會鬧出危及江山社稷之事,讓兒子如何對得起先帝的在天之靈。”

    太后面目慈祥,年輕時候雖然凌厲,卻從來不失為一個好人,她睿智,有魄力,但是卻和善慈祥,幾個孫兒中,只有齊休離是她最看中的,如今齊休離不好過,她的心比誰都難受。

    “費家的那丫頭真的比蕊兒強,如果蕊兒有她的心思,當年也不至于被害死。”此時大殿里只有他們母子二人,即便說些秘辛,也是無礙。

    “確實如此。”承順帝點點頭,“就拿她經營的那間酒店來說,已然是很多男子都望塵莫及的了。”

    “有時候兒子甚至將她當成了真的笑凝,許是上天垂憐,她的樣子與蕊兒有八分相似,神態語氣統統都像,但是她的睿智聰穎卻比蕊兒強了不止百倍,這樣玲瓏心思的女子才擔得起去西昌國和親的重任,況且,據紅袖調查,那洛文寧才思敏捷、面如冠玉、才高八斗,確實是上等人選,若是月兒嫁過去,以后必定能鳳儀天下,也能絕了西昌國傾吞大順之心。”

    原來承順帝心里去西昌國和親的人選正是費靖月,而不管出于社稷,出于祖宗家業,承順帝都不得不這樣做。

    而且還有一點他沒有說,紅袖還傳來消息,據說那四皇子很是傾心費靖月,而此事是機密,好容易從西昌國的皇宮里傳出來,雖然他不知這四皇子什么時候見過費靖月,從而對費靖月傾心,但是他相信紅袖的能力,此事斷斷不會有假。

    這個上天對他的體恤,讓蕊兒和他的孩子笑凝以另外的方式重現,他如何能夠不為她打算,甚至他覺得這個不是女兒的姑娘,比他親生的女兒還要重要。

    “可是,如今笑凝的反應,卻是太過激勵了,我怕她再赴上蕊兒的后塵啊。”太后好半響才幽幽的來了一句。

    這句話驚得承順帝心神不寧,當年費墨蕊便是因為失去了孩子,傷及心神才會憂思過度,氣絕身亡,如今的笑凝與她簡直同出一轍,也是憂思郁結,若是真的因為此事而勞心傷神,不要說嫁去西昌國母儀天下,就是能不能留下性命還是問題。

    “楓兒,你還能再失去一個笑凝嗎?”太后的話一字一句的敲打在他心頭,如同沉重得像石頭。

    太后的心明鏡一般,她自己生的兒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兒子便是太重情義,當年費墨蕊的死已經讓齊毓楓強撐至今,如果這個被他寄情成自己女兒的姑娘在一次離去,以齊毓楓的心性,恐怕很難走出來,江山社稷是重要,但是比起自己兒子,也是可以舍棄的,她今日出言提醒,便是不讓齊毓楓做出后悔之事,若是再失去一個笑凝,恐怕承順帝也會再一次受到打擊。

    太后緩步的離開盤龍殿,但是這句話卻一直縈繞在耳邊。他還能再失去一次嗎?這個寄托了他的憂思的笑凝,如果真的再一次如蕊兒一般離去,他也許一輩子難安了。

    齊休離已然有些瘋狂,他不管不顧,只要月兒平安。

    銷子還是拴住的,但是此時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手掌運功,銷子應聲而斷,他推窗而進,堪堪嚇壞了屋中的幾名女子。

    見到是她,碧字三人很不情愿的行了禮,便個個都不再理他,他也不惱,大步的走到床前。

    費靖月緊閉著雙眼,眉頭緊蹙,拳頭握得緊緊的,眼角還掛著未曾拭干的淚水,看得他好生心疼。

    這個女子第一次走進他的心,便是那次他辦完事,為了練習飛云留影,踏上了費府的屋頂,望見這個女子的絕地反擊,讓他覺得頗有意思。后來鬼使神差進入她的閨房,本也只是想嚇嚇她而已,卻被她的茶,她的人迷得魂不附體。

    后來在皇宮里,這女子莫名其妙的拒絕他的幫助,讓他心生怒火,經過明月提醒才知道那是吃醋,誰能想象他當時的歡喜,慢慢的,這個女子如同魔咒,冰雪聰慧、睿智淡然、鎮定自若,統統將他抓住,他甘心愛她,愛得瘋狂,愛得霸道,她受傷那次,他甚至憤怒到殺了父皇寵愛的妃子,只因,這個女子是他一生所愛,摯愛到死。

    “七皇子何苦在這自怨自艾,不若去陪伴那妖嬈的郡主,我們家小姐吐血傷神,也與您再無干系。”碧溪心直口快,她肚里的火如果再不發泄,可要將她生生燒死。

    若不是這個七皇子,小姐何以至此!

    齊休離少有的沒有發怒,若是換在以前,誰膽敢如此對他講話,早就身首異處,但是此時他卻默默忍下了,不僅因為碧溪是月兒的心腹,單單月兒這樣,他早就自責不已,哪里還會計較這一兩句的冒犯。

    “月兒吐血了?可有見大夫?”他轉頭去問。

    碧渝不說話,碧溪瞪著一雙大眼睛,碧璽嘆口氣道:“小姐吐了不少的血,剛吃了藥下去,但是卻依然沒有好轉,還是在昏迷之中。”

    “藥是哪個郎中開的?”

    “小姐怕人知曉她吐血之事,累及您的名聲,她根本不讓我們去請大夫,這藥是她自己開的。”

    月兒這樣還怕他被人詬病,寧愿自己受難,也不讓人請大夫,齊休離的心被碧璽的話逼的揪住一團,這樣不行,這丫頭畢竟不是大夫,如何自醫?

    齊休離瞥見丟在地上帶血的被褥,紅色觸目驚心,他心下生疼,附下身去,將身上的披肩取下,溫柔的將費靖月裹住,輕柔的抱在懷中。

    “你要干嘛?”

    碧溪話還沒有講完,齊休離早就不見了蹤影,留下三女面面相覷。

    “七皇子到底把小姐帶去了哪里?”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