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八十五章 笑凝公主

第八十五章 笑凝公主

    天放晴了,雪花停止飄落,碧渝三人攙扶著費靖月登上城樓,身后磅礴的城墻顯得宏偉蒼涼,城下是即將遠赴邊南的軍士,齊休離騎著大馬,走在浩浩蕩蕩的隊伍前方。

    “小姐,為何不去送送七皇子?”

    齊休離對費靖月的心思,碧渝幾人看在眼里,如今對齊休離早就沒有怨懟。

    “不必了,等他得勝歸來便是。”

    費靖月又恢復了波瀾不驚的模樣,昨日的傾訴衷情,已讓二人不再隔閡,你在前方戰斗,我在后方戰斗,生便在一起,若死便一起死。

    另一處一位紅衣女子也站在高高的城樓上,眼睛盯著費靖月幾人所在的方向,眼神里帶著怨毒。

    齊休離為何出征她已然知曉,平南侯發了好一通脾氣,可是軍令如山,他不敢不從,也是他心中自負,想著齊休離根本不懂邊南戰事,既然他用這個作為不娶含薇的籌碼,那么自己便要他心服口服。

    含薇郡主這幾日在京中,也刻意接觸了不少公子王孫,但是與齊休離一相較,卻個個顯得無用來,樣貌、才華、魄力樣樣不如,七皇子,她是勢在必得。

    若是到了關鍵時刻,少不得要母親拿出當年承順帝的承諾來,無論如何,她是不會放手的。

    城下的軍士們走得很快,此時已經不見領頭的影子了,碧渝幾人攙扶著費靖月緩步走下城樓,行到樓底,遇見了從另一個方向下來的紅衣女子。

    她狠狠的盯著費靖月,如果眼神能殺死人,恐怕費靖月已然死了千百回了。

    “不要臉的狐貍精,以為吐點血就能抓住七皇子的心了嗎?真不知羞恥。”含薇郡主身后的侍女出言道。

    “狐貍精說誰呢?”碧溪伶牙俐齒,立時還擊回去。

    “當然是說你!”那丫頭不知是計,立刻便上了當。

    碧渝幾人噗嗤一笑,笑的對方不明所以。

    那含薇郡主聽出個味兒來,呵止了婢女繼續和她們對罵,她走上前來,想扼住費靖月的下顎。

    啪,還未待她動手,那剛要抓住費靖月的手竟然被個小石塊擊中,手一酸麻,失了準頭。

    “含薇郡主,還請自重,若是再有下次,卑職也說不清還是不是用小石頭了。”

    一個高大的男子從一旁的大樹上躍了下來,臉上還是常年不化的冰冷。

    費靖月身后的碧璽卻從臉紅到了脖子根兒。

    “屬下見過笑凝郡主,屬下奉七皇子之命,時刻保護著您的安全。”這男子赫然就是銀光。

    齊休離害怕月兒再受了傷害,不留個人保護著,始終是不放心的,銀光跟他多年,辦事妥帖,留下保護費靖月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她竟然把影衛留下給你!”含薇自然知道銀光的身份,那年齊休離去邊南巡視,銀光就一直伴隨左右的。

    費靖月并沒有得意,只是冷冷的看著她,看得她發毛,這個笑凝郡主不是個較弱女子嗎?之前不是說吐血了嗎?為何眼神如此凌厲,看得她害怕。

    她心里有些發毛,冷哼一聲,帶著婢女轉身就走。

    費靖月也不惱怒,只是輕言道:“走吧。”

    幾人連忙攙扶她登上馬車,銀光跟在車后,小丁駕著馬車緩步而行。

    剛回到費府,宮里的旨意便到了。

    “郡主笑凝,溫婉恭順,賢德聰穎,靜容婉柔,麗質輕靈,特奉太后懿旨,封為笑凝公主。”

    費府一行人烏泱泱的跪著,等著接這份天大的榮寵,張氏喜笑顏開,月兒竟然又進封了,雖說有可能會失了七皇子妃的身份,但是卻得來了太后的封賜,這可是大順從未有過的殊榮啊,一個官家小姐,竟然進封到了公主。

    “恭喜笑凝公主,擇日入宮謝恩便可。”來宣旨的還是太后身邊的宋公公。

    他是真心為費靖月歡喜,七皇子和費靖月的事他也是有所耳聞,那個含薇郡主這幾日,在京中沒有少張狂,已經引得不少富家子弟的不滿了,這些事當然也傳到了太后的耳朵里。

    若不是為了邊南戰事,承順帝即便是要兌現當日的承諾,也不必如此受制于人,所以太后其實是不滿的,就連這下面的首領太監,也是諸多抱怨,好在七皇子英勇神武,率領將士出戰邊南,若是得勝歸來,也不必如此受人脅迫了。

    張氏站在費靖月身后,滿臉都對著笑,親自恭送宋公公出府。

    待得宋公公走后,張氏的臉都要笑開花了,他們費家是積了什么德,竟然接連出貴人,先是女兒追封了皇后,就算死了也照耀府第,再是出了位公主,這可是求都求不來的榮寵啊。

    費靖月身子剛好,還很疲乏,應對了張氏幾句便回碧落院休息,張氏也歡天喜地的回去念經,定是祖宗保佑,一定要好好燒香拜佛,方能顯得虔誠。

    第二日,費靖月乘著馬車進宮謝恩。

    第一站自然是永壽宮,太后依舊和藹而高貴,面上帶笑的看著堂下跪著的女子,的確與純善皇后有八分相似,不管出于什么,這公主她也算當的起的。

    “月兒不必多禮。”太后讓人扶她起來,坐在下首說話。

    齊休離算是太后看中的皇子,太后素來和善,處事頗有分寸,瓊妃不受寵愛,便轉而侍奉太后,這宮里可不止皇帝一個主子,齊休離自小就陪同他母妃出入太后宮中,所以自來與太后親近。

    “你祖母可還好。”算起來太后與張氏也算頗有交情。

    “祖母身體尚可,謝太后掛記。”費靖月回得謙恭。

    太后又與她閑話不少,說起宮中趣聞,也是頗有樂趣,二人正閑話,承順帝身邊的大太監過來傳話,說讓費靖月到盤龍殿去。

    太后也不便再留她,讓嬤嬤將她送了出去。

    到了盤龍殿,承順帝已然在等她了。

    她恭敬的行了禮,站在下首,等著承順帝發話。

    這是承順帝第二次召見她,第一次是云美人之事,給她賜封了郡主,現在是賜封公主,總是這承順帝卻是從未虧待過她的。

    “身子可好些?”承順帝這一次并沒有再辦公,只望著她,眼神頗為關切。

    “謝陛下抬愛,身子已然好了。”她恭順的回答。

    “若不是因為邊南戰事,朕斷斷不會指婚的。”承順帝今日叫她來便是想要解釋,不然他如刺在喉,他已然在費靖月身上寄托了太多關于費墨蕊的憂思。

    “月兒明白。”費靖月原也是有些怪他,可是承順帝的語氣帶著淡淡的歉疚,她竟也被感染。

    “你和你姑母有相同的面容,但是性子卻不相同,但是說到底,你們都是太過重情。”他自己又何嘗不是。

    “離兒若是歸來,朕便給你們賜婚。”承順帝似乎下定了決心,即便平南侯夫人拿承諾說事,他也要想法子抹了過去,相愛不能相守,他是吃夠了這樣的苦了。

    “那平南侯?”費靖月此時開始為他擔心,她突然覺得自己是否太過自私,也太過幸運,這個帝王卻不是一個絕情君王。

    “你性子果毅,有著一般女子沒有的睿智,朕本就打算賜你公主之位,你可知道為何?”承順帝突然問道。

    這個費靖月卻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的,她本以為承順帝是因為自己吐血之事才賜封,想來卻不是那般簡單。

    “朕打算讓你去西昌國和親。”承順帝說出他原本的初衷。

    和親?愿來是和親。

    “西昌國富庶,和親的又是未來的繼承人,將來你就可能母儀天下,做那西昌國的國母,其實朕也曾為你打算好的。”承順帝這個安排的確比做七皇子妃來得更好。

    “那若是七皇子戰勝,西昌國那邊又如何交代?”費靖月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

    若是自己就是那和親的人選,承順帝如今卻是兩面為難,西昌國的和親怎么辦?平南侯那邊又如何交代?

    “朕只是不想再對蕊兒愧疚罷了。”

    “若是離兒真的勝了,那平南侯也無法再拿邊南戰事威脅于朕,到時候朕許他女兒一個太子妃便是。至于西昌國,大順也不是找不出另外的貴女了。”

    承順帝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費靖月聽得甚為不安,為國犧牲本就是臣子的義務,但是承順帝卻對她關愛至此。

    “臣女謝過陛下隆恩。”此時費靖月誠心誠意的跪拜下去,重重的行了五體投拜之禮。

    承順帝淡淡的點點頭,罷了,為了一雙“兒女”,就做一次昏君吧。

    費靖月無疑是幸運的,出了盤龍殿,她也無心再逗留,匆匆探望了明月便乘了馬車回府。

    馬上就是除夕夜宴了,她也要回去準備一番。

    樂漾宮。

    一位美艷無方的貴婦正在貴妃榻上躺臥,身邊的宮女正在給她捶腿。

    但是她卻是暴怒的,下首有一個同樣美艷的女子正在哭泣。

    “本宮培養你多年有何用?如今連爭的本事你都沒了。”她指著下首的女子連聲喝罵。

    “姑母,別說七皇子傾心的是笑凝郡主,就是剛殺出的含薇郡主,侄女兒也是無法與之抗衡啊。”哭泣的正是孟高陽。

    “罷了,若是沒有平南侯,這笑凝郡主也不是爭不過,可如今你的確不宜再淌這趟渾水了。”說話的正是東籬皇貴妃。

    看來去爭七皇子已經毫無意義,現下還不如另選一個皇子來的好,孟高陽一直都只是東籬皇貴妃的一個籌碼而已。

    “我會求陛下將你賜予太子做個側妃,你可愿意?”東籬皇貴妃打上了太子的主意。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