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九十章 不是陰謀

第九十章 不是陰謀

    原來洛長青早就有和大順聯姻的打算,一切都是因為四皇子不是嫡出,需要尋求一個有背景的女子做妻,這樣才能支持他在朝中的勢力,但是洛長青也知道,適婚的公主只有兩位,一位許配給了大漠的六皇子,另一位卻性格跋扈張揚,不太適合做未來的國母。

    他并不介意這位公主是否是真正的公主,他需要的只是一個公主的頭銜,只要賢德,日后不給洛文寧拖后腿即可,待得寧兒坐穩儲君之位,是不是真正皇家的公主,還有什么關系呢,目的只要是唬住了朝中的大臣,震懾昭然若揭的嫡子奪儲野心罷了。

    說起來也是因為錯綜復雜的關系,當年他被迫遠走,皇室的一切拱手于人,他如何甘心,但是衷于皇室的大臣全部被肅清,他根本沒有依仗。

    長姚公主又在逃亡中失去了蹤跡,一切都變得被動糟糕,先皇帝是個怯懦之人,對權臣不懂制衡,才會出現這樣的境況,他只得尋求其他的幫助。

    他有位皇叔,早年出家,但是西昌國的聲望卻是搞得出奇,他千里迢迢,好容易在報國寺尋到了他,之后便拿到了他寫的手書,找到當時的鎮國公。

    鎮國公算得上是個忠臣,對皇室也是忠心耿耿,但是叛臣勢力頗大,皇室成員又不知所蹤,他也不敢妄動,恰好洛長青拿著老皇爺的手書找到他,這便出師有名了。

    虧得鎮國公的兵權在握,洛長青殺回王庭,奪回大權,登上王位,重新將洛家的江山握在手中。

    鎮國公有個嫡女,叫做江雅荷,當初便一直愛慕于他,可惜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未能得償所愿,奪回王位后,為了安撫籠絡鎮國公,他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立了鎮國公的嫡出女兒做了皇后,也就是當今的雅荷皇后。

    但是在他娶江雅荷之前,他一直都有一位心上人,愛得死去活來,天地不改,當初也是隨著他一起出逃的,此女便是如今的陽心皇貴妃。

    陽心皇貴妃出身普通,父親只是西昌國的一個小小言官而已,在叛亂中已經殉國,她因為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當年被先帝選為女官,常常陪伴在長姚公主身邊,洛長青愛慕她的溫柔體貼,愛慕她的青春少艾,愛慕她的懵懂單純,可是即便再愛她,以當時的情況,也只能將她選進宮來,給了個最低的名分,僅次而已,能在雅荷皇后眼皮底下立為嬪妾已經是萬幸,如何還能給她更多的榮寵。

    最初的幾年,因為顧及鎮國公手中的兵權,他甚至不敢流露出對陽心的愛憐,常常寵幸別的女子來轉移雅荷的視線,從而保護陽心,但是女人的直覺總是那么準,雅荷即便尋不出半點端倪,依舊對她如臨大敵,時常折辱她,雅荷皇后名字清雅,但是卻是個凌厲婦人,洛長青只要對誰多恩澤幾日,那女子必定倒霉。對此,洛長青也只得睜只眼閉只眼,待得皇后生下嫡子,才算好一點。

    洛長青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一心收復兵權,好讓陽心不被雅荷折磨而死,好容易收回了鎮國公手里兵權,那時候嫡長子已經九歲,而陽心所生的四皇子也已經五歲了。

    因為少了鎮國公兵權的制衡,洛長青開始了對陽心的專寵,整個后宮如無一人,只有陽心。雅荷皇后雖然不滿,但是卻也無能為力,母家已經無法支撐她的妒忌,她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陽心一路高升,最后變成了皇貴妃。

    子憑母貴,四皇子成了洛長青最愛的皇子,因為害怕被她暗害,早早便送去跟隨老皇爺,她本想了結了四皇子,這個四皇子已然威脅到了她兒子的地位,但是洛長青更是棋高一著,四皇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將他送出宮去,大部分時間根本不在宮中,她也無可奈何。

    到了二位皇子成年,戰爭才算是進入了白熱化,支持嫡長子為儲的人不少,全都嚷嚷著立嫡立長。但是懂得洛長青心思的人也不少,洛長青也不是一個遵守祖制之人,這些支持四皇子的的人便提出立賢不立長的說法,但是畢竟鎮國公的威勢還在,雅荷皇后多年來也經營了不少,二位皇子的立儲之爭便成了如今的水火之勢。

    陽心皇貴妃母家沒有勢力,除了洛長青的喜愛,她可以說一無所有,多年來在宮中備受雅荷的欺凌,但是礙著洛長青的維護,才沒有如同其他女子一般香消玉殞,所以洛文寧即便是為了他母子二人的性命,也只得走上這條奪嫡之路,雖然這不是他的本意。

    嫡長子前年更是娶了威武將軍的女兒做了正妃,如此洛長青才想要替洛文寧找一個靠山,而且是一個大靠山,不管有沒有實力,大順的公主都是個最好的噱頭。

    當日大順遭難,按說他本該拔刀相助,但是他卻提出要昆山做賠,不然就不肯出兵,大順只得提出和親,這這中了他的下懷,如果由他提出來的嫁娶,可能不一定能占到主動權,得到一個賢良的女子,但是若是由大順提出,大順必然會怕他起了侵吞之心,必然會派出一個精明能干之人,所以他才假借這個由頭導演了這么一場戲。

    而洛文寧只是放出一些“內幕”引導了承順帝而已。

    事情已經真相大白,費靖月有種被算計的感覺,看著洛文寧的眼神也極其不友善。

    “如果沒有休離的請戰,你們的計劃是多么的完美,既穩固了江山,又為你奪嫡出了一份力。”她說得生氣,聲音也大了起來。

    “你們原本就會出兵對嗎?”

    “是,只要和親之事定下來,西昌國會立即出兵。”他不想瞞她。

    “即便沒有和親,西昌國也會出兵,對嗎?”

    洛文寧沒想到她能想到這一層,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的確如此,這不過是父皇的一個計策而已,若是大順不提出和親,西昌國一樣會出兵。

    “月兒,你聽我解釋,當日我只是知道父皇有此計劃,卻未曾想過真的會是你,我只是在這萬分不可能中祈求一分可能性,你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洛文寧有些急,他不能讓月兒誤會他耍陰謀。

    “若是你父皇肯出兵,皇上根本不必受平南候威脅,休離也不必冒死出征。”她輕聲道,但是神色中帶著慍怒。

    明明知道她心有所屬,還任由這樣的計策執行,甚至還誤導承順帝,為的只是得到自己,若是他真的一心為了國家,只需要阻止這一做法,他們也不必受這無妄之災,這才是她怪罪他的原因。

    “我從未想過要害七皇子,就算他與我喜歡的是同一個女子,但是我的心思還沒有齷齪在這樣的地步,我只是太喜歡你,想要爭取一番,但卻從沒想過要耍任何手段。”他有些心痛。

    “月兒,對不起。但是現在先將這個處理了好嗎?”他指了指地上那具尸體。

    看到他眼里懇切的光輝,費靖月心軟下來,畢竟這個男子是母親的救命恩人,如今低聲下氣的求著自己,讓她如何心安。

    費靖月也是氣急了,忘了地上還有一具尸體,宮里若是發現這樣一具尸體,不知會生出什么事端來。

    “他死了,如何處理?”她現在也不知該怎么辦,總不至于他二人現在挖個坑將他埋了吧。

    天知道她剛才有多害怕,之前雖然身經百戰,但是卻未曾真正遇險,現在卻是真正遇到了要命的事,她現在也開始心慌,碧渝還倒在不遠處。

    “月兒別怕,我自會處理。”洛文寧看出她的害怕,輕言安慰道。

    費靖月點點頭,轉身走到他身后。

    只見洛文寧蹲下,將那人翻了過來,那人手里的藥丸滾到一邊,他拾了起來,放在鼻尖聞了聞,又捻了一點下來,放在手上查看。

    “這是南疆的合歡藥。”他看出了藥丸的來歷。

    剛才這人便是要將這藥丸喂進她嘴里,想來定是有一連串的計劃,想要讓她身敗名裂,想來也能猜得到是誰所為,在這宮里,恐怕最恨自己的便是她了。

    “小姐,發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躺在地上,頭怎么那么痛。”倒在一邊的碧渝醒轉過來。

    費靖月本不欲讓她看見這些齷齪,才沒有叫醒她,但是 她卻自己醒了過來。

    費靖月將她扶起來,她已經看見地上的尸體,嚇了一跳,差點就叫出聲來,但是她又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如果驚呼,難免會引來侍衛,到時候就麻煩了。

    費靖月將她拉到一邊,死人其實她并不害怕,以前讀書的時候還見得少嗎?但是碧渝不一樣,她雖然見過府里的這些腌臜事情,但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死在一旁還是害怕的。

    碧渝驚魂未定,躲在費靖月后面,看著蹲在地上的洛文寧。

    她小聲問費靖月:”是狄公子救了你嗎?”

    費靖月點點頭,洛文寧還在那人身上翻找。

    “要稱呼四皇子,報國寺的事情不宜外露。”她悄聲囑咐道。

    當日她本就是偷偷進行著,對外都是宣稱的是祈福,若是此事讓有心人知道了,那么她恐怕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了,到時候就算她不想嫁,也不得不嫁了。

    二女在旁小聲說著話,碧渝了解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嚇得魂飛魄散,虧得有狄寧在,不然今日恐怕小姐便要被人下了圈套,說不得會發生什么事了。

    “月兒,你快來看!”洛文寧突然驚呼。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