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九十二章 計劃有變

第九十二章 計劃有變

    大殿。

    天下人都知道洛長青的性子,多疑、暴虐、不受約束,剛才發生那樣的事情,他沒有繼續發作,已經算是給了承順帝天大的面子了,夏蓮皇后本就是一個心思細膩之人,她看出來洛長青之所以沒有立時發作,也是因為他身邊那個美麗的女子的勸慰。

    她趕忙拉過陽心皇貴妃,好一通親近,夏蓮皇后為人隨和,處事周全,很快二位尊貴高雅的女子就親厚無比,有說有笑。

    因為此時宴會還在進行,即便是要處理這長姚公主的事,此時也是多有不便,夏蓮皇后也只得一通安慰。

    有些機敏的妃嬪得了皇后的示意,也頻頻與費府眾位女子交好,其實都是與崔姨娘示好,洛長青看在眼里,也漸漸平息下心里的怒火,算是給承順帝臉面,沒有當場鬧起來。

    太后見了心下欣慰,皇后果然是賢良淑德,蘭質蕙心,玲瓏剔透,她甚是滿意。

    東籬皇貴妃本是纏著承順帝的,但是發生這樣的變故,如她能在宮里和皇后勢均力敵之人,也是人精一個,雖然在陽心皇貴妃面前插不上話,但是她也有她的妙招。

    她附耳在承順帝身邊耳語幾句,只見承順帝頷首點頭,臉上帶著贊賞的微笑。

    見到承順帝首肯,她對下人示意,不會兒下人便捧上一個物件兒來。

    她笑吟吟的對洛長青福了福身道:“洛皇遠道而來,西昌國未來與我國也會結成姻親之好,妾身喜不勝收,特命人將去年西域進貢的珍寶取來,贈與陽心皇貴妃。

    說完她接過宮女手里的一個小錦盒,打開了來。

    剛一打開異香撲鼻,整個大殿都充滿這沁人心脾的香味,連正在談笑風生的皇后二人都停下交談,望向這邊。

    盒子里是一些透明膏狀,味道悠遠而流長,數量并不多,但卻讓人一見為之瘋狂。

    “駐顏膏。”

    連見多識廣的洛長青也愣了一愣,他并不是沒有見過,相反他相當識的這樣珍品。

    西域有一種花叫做駐顏花,長在荒無人煙的山邊,據說是天上遺落在人間的異寶,具有留住女人容顏的功效,只需要一點點花的汁液就能撫平皺紋,讓女人青春常駐。

    之后便有人將這種花做成了女子使用的膏狀,稱之為駐顏膏。

    雖然這種膏價格高昂,但是卻鮮少有人制作,且不說制作工藝多么復雜,光采集這一步就讓人望而卻步了。

    這花要采集相當不易,它的生長條件極其苛刻,花期極短,特易凋零,而制作駐顏膏卻必須要正值開放的鮮花才行,一朵這樣的花只能提煉出一點點膏糊,有很多人因采花而喪命,比起金錢,命更加重要,所以更是顯得此花難得。

    一小盒的價格便已是天價,一般也只有皇家才能用得起,還要看那一年的產量如何。

    今年西域給大順進貢了三盒,太后、皇后各一盒,另外一盒承順帝便賞賜給了東籬皇貴妃,如今她拿出來,那可是天大的情意了,也不愧承順帝如此贊賞。

    見她拿出這樣的珍品,洛長青也有些動容,含笑表示感謝,命人接了過來,這么好的東西自然不能錯過,待會兒便將這膏分成兩份,一份給陽心,一份給姐姐,這些年,如珍若寶的姐姐受了太多的苦了。

    張氏此時的震驚不比別人少,她壓根兒就沒有想到一直唯唯諾諾、從不爭寵的崔姨娘會是西昌國舉國敬重的長姚公主,而費墨陽還一直冷落她,這樣顯赫的家世是府上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她的身后可是一個國家。

    而她生的寒兒自然是女憑母貴,少不得也是一個郡主級別的,回去后她可要好好合計一番,給費府博得最大利益。

    她一面思緒著,一面和周圍的親貴們寒暄周旋,幾個夫人也低眉順眼的跟在她身后一番交際,任誰都沒有注意到費靖月幾人的去向。

    “什么?這個含薇郡主如此大膽,竟然想陷害月兒。”

    明月聽了碧渝來報的,已然氣得臉色鐵青,這個賤人,不過是仗著邊南的戰事要挾父皇,不僅害得月兒吐血,害得七皇兄不得不親自出征,現在還想來毀了月兒的清白。

    真是個不要臉的,既然她要作,就然給她好好嘗嘗這害人的苦果。

    “此事我自會料理,你且跟在本宮身后,不要聲張。”明月對她吩咐道。

    在這宮里待得久了,她也學會了隱忍,學會了算計,學會了步步為營。

    “母后,月兒不小心潑了汁水在衣衫上,女兒陪她去換換。”明月悄聲在皇后耳邊說道。

    皇后正在和陽心皇貴妃說話,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她去。

    明月帶著碧渝出了大殿,她們并不知道費靖月的去處,她回到公主殿取了一套自己的公主服,等在大殿之外,只待著那要鬧事的人行動。

    費靖若一直都在跟旁邊的官家女子們談笑,但是卻無人看出她心中的焦急,雖然焦急卻帶著不可言喻的興奮,上次讓她逃脫了,這次一定要讓她身敗名裂。

    上次的事情她開始并不清楚為何會變成了費靖喜,和舒姨娘遍尋分析也得不出個結果,直到在費靖喜婚禮上得知七皇子的心意她才恍然大悟,當日一定是七皇子做了手腳,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說出來,到時候得罪了七皇子不說,還會牽連出來她和舒姨娘。

    今日齊休離不在,看誰還能救她,何況此次可是含薇郡主的主場,跟她和舒姨娘那次可不能同日而語。

    眼看約定的時間要到了,也該得她演戲的時候了。

    此時正有一個官家女子正在和她攀談,這女子出身并不顯赫,但也不是什么名門,與她攀談結交也有攀附巴結的意味。

    “蓉兒,你可真是會講話,姐姐哪有你說的那樣好,我家最出眾的是我那三妹妹,這不剛晉封了笑凝公主呢。”她笑著對那個女子說道。

    她是故意要將話題引到費靖月身上,好讓人發現費靖月不見的事實。

    那女子本是在恭維她,聽聞她說,也說想要結交費靖月,她自然是應承,雖然嘴上應著,但是她心里知道,費靖月此時恐怕正在被人毀去名節呢。

    “待會兒我尋到三妹妹,自然會給蓉兒引薦。”她道。并強調了費靖月此時不見蹤跡的事情。

    剛才在殿外,費靖若給含薇郡主出的主意正是之前的老梗,但是今日若是在宮中發生那樣的事情,可就不是如喜兒那般輕描淡寫的就完了,若是費靖月被人看見那種亂事,還不得自盡了事。

    她們計劃由含薇郡主將費靖月綁去約定好的西殿,并喂食她合歡藥,到時候隨便找個男人,便能毀了她的清白,然后費靖若看準時間,借由找不到費靖月,引得眾人前往西殿,眾人若是見到費靖月與不知哪兒來的男人的旖旎事,到時候她說什么也洗不清了,七皇子也鐵定不會要她了。

    含薇郡主能如愿以償,自己也能除去找個心腹大患,不然就憑借她與長公主的關系,在選秀中皇后是斷斷不可能幫她的,東籬皇貴妃就算想求情,也說不上來話。

    “誰看到我家三妹妹了?好半響沒見人影兒了。”她故意說的很大聲,幾個官家的女子聽見都側目過來,有幾個甚至圍了上來。

    連正在寒暄交際的張氏也側目過來。

    “祖母,三妹妹去哪里了?這都尉府的蓉兒姑娘還想與她結交呢。”費靖若將火燒到了張氏身上。

    “月兒說有些悶,出去走走。”付輕柔接話道,不管費靖若說什么,定然不安好心,她自然要護住女兒。

    “倒是好久沒有見到月兒了,說不定是走迷了路。”張氏接話。

    “這夜黑風高的,雖說有月亮高掛,但是月兒也不熟悉皇宮,別出了什么事才好啊。”舒姨娘接到女兒的信號,趕忙引到眾人。

    此時恰巧陽心皇貴妃有些不勝酒力,皇后陪她到后堂休息,所以也不知內堂這里發生的事情,而費靖若一臉的焦急模樣,讓很多想有心攀附的人都急了,紛紛嚷嚷著要去找尋。

    此中正中費靖若下懷,趕忙組織了幾個好事者要去尋找。

    付輕柔也有些擔憂,無論如何先去找到月兒才要緊,費墨陽那些官員們都在攀交情,如今西昌國皇帝又在,莫不要驚動圣駕才好,她只得跟在這群人身后往外走去。

    大殿這邊如此熱鬧,西殿這邊也不清靜。

    費靖月和洛文寧躲在暗處,洛文寧欣喜歡愉,巴不得這樣親近心愛之人的美好的時光永遠停留。

    費靖月卻只是一副聚精會神模樣,等著看好戲。

    殿中的含薇郡主已經醒來,因為吃了費靖月塞在她嘴里的合歡藥,藥力發作,燥熱難安,眉目含春,面帶桃花,身上的衣衫已經被她扯得不成形狀,衣帶飄散。

    此時有個男人進了西殿,費靖月二人藏在暗處,他并未發現。

    他是宮里的一個侍衛,剛才有個宮女讓他到西殿侯旨,說是有事安排,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有個美艷女子,雖然是在黑暗里,但是那婀娜身姿卻也能隱約看見,他大喜,管他三七二十,上前便是上下其手。

    因為藥物關系,含薇郡主也未曾拒絕,就這樣被他輕薄。

    碰,他突然感覺到腦后一陣劇痛,直接被人打昏在地。

    打昏他的正是費靖月和洛文寧。

    “你不打算讓人撞見這樣的好場景?”

    洛文寧有些奇怪,殿內已經一片旖旎,而遠處隱約已經能見到燈籠的光線,想來會有一大群人會來看這好戲,這含薇郡主想如此害她,她就算還給她也沒有什么不對的。

    “我自然不會放過她,但是這樣未免牽連太多,我現下還有更好的計劃。”費靖月閃出狡黠的眼神。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9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