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九十八章 求得賜婚

第九十八章 求得賜婚

    這段時日承順帝一直都繃緊了神經,南疆叛亂、月兒吐血、齊休離請戰、平南侯叛變、長姚公主等等一系列事情,讓他已經疲憊不堪了,好在所有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他才能歇下來,看自己這個愛妃跳一曲舞。

    孟東籬就是嫵媚,腰肢纖細,皮膚白皙,近三十的人了,看起來就同十八歲的小姑娘一般,也是平日間保養得好,宮里有任何好東西都有她一份,她哪能辜負這份皇恩。

    這些時日發生了不少事,除夕夜她原本是要求承順帝給孟東陽賜婚的,但是席間發生了崔姨娘的事情,所有人都忙著討好安撫洛長青,她也就不便開口。

    雖然孟高陽鐘情七皇子,可是被笑凝公主收拾了兩次,已經變得淡若寒蟬,況且她的一些手段也全都傳到了她耳里,能夠在蘇盈盈一事里震懾住蘇夫人,能夠讓蘇霜竹吃夠苦頭,現在恐怕嫡妻之位不保,還有費府發生的林林總總事情,這個女子絕對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就憑孟高陽也想與她相爭,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而且看那含薇郡主之事,表面上雖說與她毫無關系,但是內里絕對有猛料,但是宮里竟然沒有追查,這也是她看在眼里的,就憑她的長相與那純善皇后有幾分相似,這承順帝就舍不得將她如何,她雖然進宮晚,沒有見過純善皇后的天姿,但是僅憑這些年對費家的恩寵便能推測一二,孟高陽根本沒有和她搶的資格。

    只是憑借高陽的姿色居然都迷不住的七皇子,竟然被這個姿色平平的女子迷得七葷八素,想來內里絕對是過人之處,這些算盤她可是早就盤算過的了。

    今日她請皇帝來,便是要給那個不爭氣高陽,求得太子側妃一位。

    太子敦厚,為人謙恭,雖然不是什么厲害角色,但是卻也中規中矩,深得皇帝喜愛,雖然不是最愛的那個,但是太子之位是從未動搖過,且是先皇后所生,當年琦雪太子妃生下太子便難產而死,連皇帝登基都未見證,但是皇帝還不是照樣追封謚號,照樣封為皇后,而她生的兒子直接便封為太子,這份榮寵可不比純善皇后少。

    況且太子沒有母族,與任何妃嬪都不牽扯,若是高陽嫁過去,太子還能借上孟家的勢,對他太子的地位也是種穩固,此事絕對是個雙贏之事。

    孟高陽若是做了太子側妃,多幾年可不一定做不到正妃去,萬一日后太子登基,高陽說不定還能被封為皇后,母儀天下,那她也總是有些依靠。

    至于前些時候淳繹所求,她也要盡力一試,現在戰訊傳回,齊休離大獲全勝,西昌國是鐵定不能娶那笑凝公主了,那淳繹兒便還有希望,她也會趁機給皇帝進言,若是兩個姑娘都能做的那皇后,那自己的后半生就能高枕無憂了。

    皇帝寵愛她,對她可以說是縱容至極,不僅因為她美艷,也因為她喜怒嬌嗔,步態若憐,妖嬈嫵媚。

    她也是刻意為之,皇帝這些時日憂心國事,此時放松下來,哪里還能把持,這一只舞還沒有跳完,便與她陷入愛河,不能自持。

    她半依在承順帝胸上,嬌中帶媚,道:“陛下偏心。”

    承順帝還未從剛才的溫柔鄉里走出來,笑道問她:“朕如何偏心了?朕對愛妃之心可是人盡皆知,愛妃可是冤枉朕了。”

    東籬皇貴妃假裝生氣,裝過頭去,承順帝可偏偏就吃她這套,連忙勸慰:“愛妃不要生氣,何事卻是要說來朕聽聽啊,若是真的委屈了愛妃,朕自當彌補。”

    東籬皇貴妃就要他這句,連忙說道:“之前高陽傾慕七皇子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如今卻讓笑凝公主搶了先,高陽也是有自知之明之人,斷然不會與笑凝公主去爭搶,但是這女兒家的面子卻是丟盡了,若是嫁個門第低點的,少不得被人拿捏受辱。”

    她一邊說,還一邊掉下美人淚來,這下承順帝可就更心疼了,馬上安慰道:“按說孟高陽是你的侄女,門第也是不低的,不論嫁去何處,總歸是吃不了虧的,但是貴妃愛護心切,朕也斷不會委屈了她就是了。”

    孟東籬可不是就要這句承諾嗎,立刻喜笑顏開,道:“臣妾覺得太子府卻是不錯,太子為人敦厚善良,太子妃也待人誠懇,高陽嫁過去定然不會吃虧的。”

    她說出自己的意圖。

    皇帝有些猶豫,太子是有正妃的,皇家的嫡妻是不能有兩位的,也就是說孟高陽只能做側室,雖說是太子府,但是畢竟是做妾,難道要廢了太子妃?這又萬萬不能的,孟東籬能愿意嗎?

    孟東籬見他猶豫,知道他心之所想,繼續道:“高陽雖然心氣兒高,但是卻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能嫁與太子,即便是做個側室,她也是愿意的。”

    “側妃也可?”

    沒想到東籬皇貴妃自己提出來了,承順帝當然愿意做個順水人情,太子沒有母家勢力,如今五皇子也是嫡出,隱隱也有了相爭之力,雖然目前尚未顯現,但是皇位這么好的東西,誰不想要,他也知道五皇子在下面沒少出力,他并不是覺得太子有多好,一則是不想對不起當日對琦雪太子妃的承諾,二則是不想讓兒子們兄弟相殘,骨肉分離。

    說到底還是他性子過于仁厚,看不得奪嫡之事發生。

    如果給太子娶了孟家的女兒做側妃,太子便多了一條臂力,也能制衡五皇子,平衡當中的關系,不然若是一日再讓五皇子獨大,說不得又要發生鄔王之亂那樣的禍事,他是真不愿見,還不如現在便尋些平衡之術。

    思索片刻,他點點頭,算是定下這門婚事。

    “十五元宵那日,便宣布下去。”

    “那淳繹?”東籬皇貴妃還想提淳繹之事。

    “淳繹暫且不忙。”承順帝卻是一口回絕了她,她也便不敢再多提下去。

    大軍已經行到了城門下,修整了一日后,齊休離便再無耽誤,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大部隊在入城十里之處扎營,他帶著副將和少量人馬進城繳符,向承順帝復命。

    這也是規矩。

    為防止有心人拿了虎符便生出不臣之心,大順都規定,出征將領回城必須在十里外扎營停留,待得主帥回城復命,交納虎符才可回城回營,所以齊休離快馬加鞭,進城面圣。

    承順帝大喜,如今戰事平定,齊休離功不可沒,真不愧是自己最寵愛的兒子,戰功赫赫,文武雙全,他自然要賞賜,而且要賞賜他最想要的東西。

    大殿上,齊休離一身戎裝,這也是承順帝信任,不然身著戎裝,是不宜覲見的。

    齊休離跪拜道:“兒臣不辱使命,終將敵戎趕回蠻夷之地,還請父皇驗看。”

    承順帝高興,滿城文武也都高興,紛紛稱贊齊休離勇猛無畏,少年英雄,贊美之詞不予言表。

    “我兒威武,為國爭光,父皇自然高興。”

    “此次戰事勝利,也虧得西昌國相助。”

    洛文寧已經前往黃金臺向他的父皇復命,所以并未在大殿之上,但是齊休離是個正直之人,自然不會侵吞他的功勞。

    文武百官都是見風使舵的嘴舌,自然也少不了一番贊譽,兩國邦交之好之類的。

    承順帝點點頭,他自會謝洛長青出手之情,既然勝利,那自然是要論功封賞,犒勞君臣

    “父皇,兒臣別無所求,只求父皇賜婚兒臣與笑凝公主。”齊休離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愿望說出來。

    洛文寧說了,父皇原本是中意月兒嫁去西昌國和親的,若是自己不早做打算,萬一西昌國請求,父皇可就真真為難了,如今此事也只是父皇的一個計劃,并未散播,他要先下手為強。

    承順帝自是有些為難,他原本是打算將費靖月送去和親,而此次西昌國之所以肯在和親之事尚未定下來便出兵,多多少少也有費靖月的關系,但是兒子畢竟是自己的,此時又剛立了戰功,若是自己再棒打鴛鴦,恐怕這朝臣都會生出許多議論來,他的威信也會受到質疑。

    這個離兒啊,聰明絕頂,在此時提出這個事情,他就算不肯,也不好推辭,只得答應。

    “既然離兒與笑凝公主有緣,朕自當成全。著笑凝公主賜婚與七皇子齊休離,于正月十五賜旨。”此話一出,齊休離才算是放下一顆心來,趕忙謝恩。

    眾臣紛紛道喜,殿上一派歡喜之意。

    費府第一時間便接到了消息,雖然正式的旨意還未下來,但是卻是喜壞了一干人等,費府上下都高興得不得了,張氏自不必說,連連誦經拜佛,感謝神靈,付輕柔也是欣慰歡喜,月兒與齊休離總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了,連一向不喜表露的費靖月都高興得合不住嘴,還被幾個丫頭打趣調笑。

    除了舒氏一脈,費府上下一片祥和之氣。

    舒氏生氣,原本以為費靖月做不成七皇子妃了,卻不想還是被她收入囊中,而費靖若害怕,費靖月如今可算是顯赫無比,成了正兒八經的皇家之人,自己做過的那些惡事,費靖月會不會報復?

    舒氏氣急敗壞,桌上的東西都被她掀翻在地,突然一陣天旋地轉,她眼前出現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嚇得她花容失色,驚叫起來,把正在擔驚受怕的費靖若嚇了一大跳。

    “娘親,你怎么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