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九十九章 雙兒的好事

第九十九章 雙兒的好事

    “你,你別過來,別。”舒氏不管費靖若如何叫她,只一個勁兒的喊著,面上顯出驚恐的神色,人一直往后退,就像有人在逼近她,而她正在躲一般。

    碰的一聲,舒氏撞在床沿上,暈倒了過去。

    費靖若連忙喚來婢女,又是按摩又是掐人中的,好容易舒氏緩緩醒轉過來。

    “娘親,你怎么了?你不要嚇我。”費靖若是真的怕,她何時見過舒姨娘如此,她可是將門之后,膽識并不若一般女人般怯弱。

    “我怎么了?”舒姨娘似乎忘記剛才的事情,只覺得頭疼,想是剛才磕傷了。

    “你剛才看見什么了?”費靖若問她。

    舒姨娘不答,她也無法回答,且不說剛才的記憶模模糊糊,只是個感覺,即便是真的,她也不能讓費靖若知道,最近她偶爾會有些恍惚,忽的周圍的一切就都變了,但是閉個眼睛,睜開又并無異常,恐是這段時間休息太差,精神不濟吧。

    “我沒事,就是沒睡好。”她草草打發了費靖若。

    費靖若心下也裝著事情,也并未多問,隨便坐了會兒便回自己院兒內苦練舞技去了。

    “真是便宜了那個小賤人。”臨走時候她還不忘罵罵咧咧一句,但是舒姨娘驚魂未定,并未回答。

    下午冰荷院便傳出舒姨娘病了的消息,但是請了郎中去看,也只是說休息佳,心情不暢,其實也就是無病*而已。

    費墨陽匆匆去看了一下,陪了一會兒也就走了。

    此下有些窘迫了,夫人病了好些時候了,之前人看起來也是病懨懨的,因為費靖月的原因,張氏送了不少好的補藥來,吃下才見得臉色紅潤了不少,但也還是難改病色;秦芳小產后就一直稱身子虛弱,拒絕他親近,倒多半時間在夫人房中伺候;崔姨娘之前本就冷冷淡淡,他看不得她那冷淡模樣,也就難得去,如今真實身份曝光,他就更是有些怯懦,本來還有個嬌麗的舒瑤,卻不想這下也病倒了。

    府里四個女人,他卻沒有一個容身之所。

    晚膳是在張氏處用的,費墨陽吃得懨懨的,打不起精神來,前些時候京中大事,他也是四處奔走,好容易事情都平息了,想好好跟幾個夫人親近親近,卻連個可心人都找不到,這可真的是苦處無處說啊。

    張氏見他用的不香,猜他有事,問道:“如今京中事態平息,月兒也得了皇家的賜婚,你該高興才是,怎的如此倦怠模樣?可是這段時日累壞了?”

    見張氏問起,他也就竹筒倒豆子的將心中苦水倒了出來。

    張氏這一聽,才明白他這心思,心下也有些愧疚,前些時候就說給他納妾,如今卻尚未去辦,結果三拖兩拖就給忘了,搞得如今兒子如此萎靡,卻是她的疏忽了。

    她心疼兒子,納妾之事如今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兒子為京城城防勞累良久,如今想有個可心兒都找不到,她看了也是難過至極。

    京城豪門里大多親貴都是妾侍幾房,通房更是不計其數,費家也不是小門戶,如今也算的京城炙手可熱的門第了,但是費墨陽卻只有妾侍三房,如今抬了一個平妻,只余下兩房,通房更是一個沒有,真可謂是少得可憐,看來納妾之事也要抓緊辦了,明天便去官媒處取些名冊相簿回來,給兒子好好納幾個妾才是。

    她將心思與費墨陽一說,費墨陽自然是贊成,但是轉而又頹唐下來,等到真的納到妾侍,少不得也得半月光景,自己這段時間也只得孤家寡人,郁郁寡歡了。

    母子二人正說著話,外間進來一個丫頭,端了一杯茶放在張氏面前,嘴里卻對費墨陽說道:“老爺可要喝點新茶,是宮里剛賞賜的呢。”

    常笑出嫁了,這是牙婆剛送來丫頭,頂替常笑之前的差事,專門伺候茶水,倒也算伶俐,樣子也機敏,笑起來臉上跟開了花兒一般甜蜜。

    費墨陽被她臉上的笑容迷住了,體內的躁動都被這笑容勾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女子曼妙的身材,就算是粗布衣服,也掩飾不住她的絕色。

    張氏老人精兒,一眼便看出了兒子的心思,本來大戶人家只要主人看得上,丫頭變姨娘的也不是沒有,況且妾也是分貴賤的,丫鬟出身的便是賤妾,生的孩子也就比家奴地位高一點點,若是官媒名門正娶的,就是貴妾,生的孩子也能爭上幾分家業的,若是兒子當真看上這個丫頭,今夜便做了通房,也不是不可以。

    張氏對周媽媽使了個眼色,周媽媽會意,道:“雙兒,卻給老爺上一壺茶來,要宮里最新賞賜的綠蘿。”那丫頭應聲去了。

    周媽媽也跟了出去,費墨陽的眼珠子還跟著那弱柳扶風的腰肢轉,她都已然轉出了大門,他還不肯收回來。

    張氏呵呵笑著:“這丫頭叫雙兒,是前些時候牙婆送來伺候茶水的,倒也是個伶俐丫頭,只是出身不好,但也無礙,做個通房,用不著什么門第。”

    費墨陽連連點頭,他恨不得馬上就將這個雙兒收入房中。

    話說這周媽媽接到了主子的指示,立刻便跟著雙兒出了門,雙兒往茶水間走去,按吩咐要給老爺泡上一壺好茶,腳上步履輕盈,嘴里還哼著小曲兒。

    “雙兒,你等等。”周媽媽喚住了她。

    “周媽媽?老夫人還有其他吩咐嗎?”雙兒停下,謙卑的看著她。

    周媽媽拉住雙兒的手道:“這細皮嫩肉的,唇紅齒白的,怎么也該是個夫人命,倒茶這粗使活路,可真真是委屈了。”

    她跟了張氏這么多年,也是個老人精兒,知道該如何循循善誘,而不是一味用強壓制,只要勾起女子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切都出于自愿,那便不會有逼迫,不會鬧出事兒來。

    “周媽媽可說笑了,雙兒只是個奴婢,家中又是小門戶,連給人做妾都不夠資格,哪里能夠當正經主子,您老可不要打趣我了,老爺還等著呢。”雙兒羞紅了臉,低著頭,一雙手搓著衣角。

    她何嘗不想做夫人,就算是做個賤妾也是好的,起碼衣食無憂,家中的苦日子她是過夠了,十幾口人全部都擠在一個小房子里,吃沒的吃,穿沒得穿,最后還被哥哥嫂嫂賣給了人牙子,若是家中稍微有些臉面,能在官引處登記,起碼還能夠給人做個小妾,現在卻只能做個茶水丫頭。

    “現在就正好有個改變命運的機會,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周媽媽語重心長的說,眼睛里閃爍著極為誠懇的光芒。

    “周媽媽別說笑了。”雙兒有些慌張,又有點說不出的興奮。

    周媽媽見她神情,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心思,她從懷里摸出來一個碧玉釵,并不是什么貴價貨,府里有點地位的奴才都能拿出一大把來,但是對于這個被家里人賣掉的丫頭來說,卻是貴重得不能再貴重了。

    她將釵別到雙兒發髻上,臉上堆著笑道:“我們這些做奴才的,若是臉蛋漂亮些,被主子看上了,那就是麻雀變了鳳凰命,別說是這碧玉釵子,到時候更是要什么有什么,你說是吧。”

    雙兒伸手摸著那還溫熱的釵子,細膩光滑,入手溫潤,可真是見都沒有見過的好東西,如今周媽媽卻是給了自己?還說什么麻雀變鳳凰的話?難道說?

    她可是機靈人,已經明白了周媽媽的意思,剛才略微有些紅的臉如今卻是紅得更厲害了。

    周媽媽附在她耳邊悄悄道:“如今府上的幾位夫人都抱恙在身,老爺又見你伶俐,你倒是命好,進府才幾日,便能博得老爺的歡心,如今可要好好把握才是啊。”

    雙兒咬著嘴唇,似有些猶豫。

    周媽媽見狀又加了把勁兒,道:“錯過這村可就真沒這店了,你到外面去打聽打聽,這費府是什么門第,若是能在這費府做上個夫人,出去比好些小府第的嫡妻還有面子,且不說我們三小姐貴為公主,如今又賜給七皇子做了七皇子妃,就這費府的榮寵,也是你幾輩子都想不來的,到時候你做了夫人,風風光光的回家去,不僅能拉扯你那幾個可憐的弟妹,孝敬年邁的父母,還能在你那不成器的哥嫂面前長臉。”

    雙兒是被哥嫂給賣了的,心里要說沒恨是絕對不可能的,如今有這么一個好時機,她如何舍得放棄?

    “待會兒跟著周媽媽,明天便是這府里的貴人了。”周媽媽給她添上這最后一把火。

    她羞澀的點了點頭,算是應下了。

    周媽媽見差事辦好,也利索的辦好后續事宜,回去回了老夫人,吩咐丫鬟給雙兒梳洗打扮,換上華麗的衣衫,就這么送去了費墨陽房里。

    張氏見她差事辦的好,打賞不少東西,周媽媽老臉都笑的合不上了。

    費墨陽也高興,如今滑溜溜的美人送到跟前,他這些時日的忍耐全都釋放出來,眼前的美人也是嬌媚美艷,他還能不好好珍惜?

    第二日,費墨陽來請了張氏,就給雙兒一個賤妾的名分,不必再做通房,沒有名分了。

    張氏自然是允準,看著兒子一臉欣喜,想是昨日這丫頭伺候的好,費墨陽上朝后,雙兒一步一搖的來請了安,如今可搖身一變成了姨娘,張氏還分了兩個丫鬟伺候她,可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好了。

    舒姨娘躺在病床上,身子疲乏得緊,這都不是最要緊的,就一夜之間,她做夢也沒有想到老夫人身邊的一個茶水丫頭搖身一變成了林姨娘,可真真的是要氣煞她也。

    “真是個不要臉的狐媚子,趁我病了,便爬上了老爺的床,看我怎么收拾你!”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59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