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章 洛文寧的情深

第一百章 洛文寧的情深

    林雙兒直到現在還是云里霧里的,有婆子引了她去拜見主母,她之前遠遠見過一次,是個溫婉而大方的女人,笑起來很端莊,也很溫柔,老爺娶了這樣的女人真真是福氣。

    夫人身邊有一個婦人,是府上的秦姨娘,她到府上也就幾日光景,一直在伺候老夫人茶水,府上的幾個夫人卻都是未曾見過,所以她并不認識秦姨娘,聽說她的女兒嫁給了大理寺卿的兒子,但是她卻恭敬謙卑的伺候著夫人,想來這個夫人地位極高,而且她還是公主的生母,以后少不得要好好巴結。

    她如今直接做了姨娘,而不是通房,這可是天大的恩寵了,在這個大戶人家里,主人睡了丫頭,丫頭并不一定有名分的,常常有夫人姨娘在有孕的時候讓自己的心腹丫頭伺候夫君過夜,為的只是留住夫君在自己房中,而丫頭卻只是個通房,生的孩子與家奴并無差異,只有給了名分才能登堂入室,才能有一點點地位。

    雖然如今只是一個賤妾,但是她也是滿足得很了,比自己做個丫頭強太多了。

    夫人當真是大戶人家的女兒,首飾衣服都是華麗無比,金線繡的桃花緞面,光滑水亮,頭上戴的飾物不多,卻件件物比千金,果真是大戶人家的做派。

    這個夫人雖然病懨懨的,但是對下面的妾室卻和善,賞賜了不少的首飾,還有一匹錦花緞子,可真是出手闊綽,她不禁慶幸自己的幸運,待得過完年節,她一定要衣錦還鄉,好好羨煞那可惡的哥嫂。

    之前費靖喜的樣子修葺,她便搬了去跟秦姨娘住,直到出嫁,都沒有再搬回去,現下倒好,這個空出來的院落張氏便給了林雙兒,還取了個應景的名字,叫海棠院,里面種滿了秋海棠,只待得季節到了,便滿院花香,這可是貴妾才有的殊榮,足以見得費墨陽對她的喜愛,林雙兒哪里住過這么好的院子,簡直跟夢一般,迷迷糊糊的住下,好半響才回過味兒來。

    費府如今卻是幾家歡喜幾家仇。

    周媽媽恭敬的站在費靖月面前,謙卑的低著頭,她現在可是費靖月的死忠鐵粉,事事都會過來匯報。

    費靖月拿著小銀剪正在修整一盆寒梅,這還是齊休離送過來的,他剛一回京交接了虎符便來看過費靖月了,只是尚且還有一些后續事宜需要處理,所以便又匆匆走了,此次他是正大光明走正門來的,這可是必須昭告天下的大喜事,自然要大張旗鼓才是。

    這寒梅便是那時候帶來的,說是南疆得來的異種,很是珍貴,費靖月也是好笑,這行軍打仗,他還不忘帶個禮物,但是其實心里是暖暖的。

    花不是常見的紅色白色,而是近似透明狀,特像現代的果凍,花開的極好,嬌艷欲滴,香氣撲鼻,所有人無不感嘆齊休離對費靖月的心思,也紛紛稱贊和羨慕。

    “住在費靖喜的院里了?”費靖月停下手中的剪子,拍了拍手上的塵土,轉過頭望向周媽媽。

    “可不是嗎,現在可是正經姨娘了。”周媽媽答道。

    “做的好。”費靖月贊她,碧渝自然又塞過去一袋銀子。

    周媽媽一掂量,足足有五十兩了,比得上她半年的月錢了,三小姐就是大方,只要用心辦事,好處自然是大大的。

    “你回去好好在祖母面前說說話,最好再娶回來兩個妾室才是好。”費靖月笑著說。

    “老奴理會的。”周媽媽自然是應道。

    她雖然不知為什么三小姐要這么吩咐,娶那么都姨娘回來不是要分去夫人的恩寵嗎?但是既然是小姐的吩咐,就是叫她給張氏下點毒藥,恐怕她也會去做。

    待周媽媽走了以后,碧字三人圍了上來,碧溪問:“小姐,真的要讓老爺娶這么多妾室回來嗎?那夫人?”

    其實她的擔心不無道理,家中本就有妾室,如果再多幾個回來,夫人便更見不上老爺的面了,如今崔姨娘也成了長姚公主,直接和夫人平起平坐,論出身,比夫人還要更上一層,若是再多幾個妖媚子,那這府里還有夫人的立足之地嗎?

    “碧溪不必擔憂,母親本就不爭寵,父親對她也是涼薄,倒不如給現今這位添點麻煩,她如此暗害母親,我斷斷不能放過她,只有家中有了新人與她分寵,她們自然會斗得你死我活,現今我沒時間收拾她。”費靖月將自己的打算說與幾人。

    “至于這后來這些,待得他們成了氣候,那時候我的計劃也差不多完成了。”碧渝幾人點點頭,她們知道她在籌謀一些事情,是關于二公子的,所以她們一點即透。

    周媽媽回去自然按照費靖月的吩咐,在張氏面前好一通攛掇,張氏也覺得再娶兩房妾室回來這個主意甚好,只待過完年節,便張羅辦下去。

    轉眼便要到元宵,齊休離傳來消息,屆時明月會代天子巡天下,與民同樂,而承順帝也會昭告天下,宣布他們的婚事。

    兜兜轉轉幾波周折,總算塵埃落定。

    明日便是元宵,費靖月說不出心中的感受,既是歡喜,又是憂愁,即是欣慰,又是傷感,此時適宜出去走走,不若去宛月坐坐。

    還是小丁駕車,街上每日都有人掃雪,馬車跑起來倒是沒什么障礙,叮叮咚咚的鈴鐺聲,混著馬蹄聲,也是別有一番心緒。

    寒兒自從初一那天跟著長姚公主去了黃金臺,整個年節都未能見過,她有些想念她那可心兒的笑容,如冬日暖陽,可以融化一切。

    前幾日宛月也關了幾天門,今日才打開便已經門庭若市,大順又恢復一派祥和之景,人們仿佛忘記了剛剛經歷過的戰禍,紛紛放肆的消費起來,許是要用這種方式一去之前戰亂帶來的陰霾。

    費靖月悄無聲息的進了宛月,老梁正在忙得不可開交,見她來了,想上前與她說什么,卻被人拉住了,她輕輕擺擺手,自己上了樓去,走到翠竹煙雨門前,門是半掩著的,想是伙計們疏忽,她不以為意,推門進去,卻見到一個青衫男子站在里面。

    齊休離喜穿紫色,如他的人一般霸道而耀眼,洛文寧喜穿青色,也如他一般溫潤而堅韌。

    此人自然是洛文寧。

    聽見推門的聲音,原本立在書柜前正在翻看書卷的他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身來,并沒有意外之色,臉上掛著溫和的笑,輕言道:“你來了?”

    費靖月點點頭,走了進去,跟在身后的碧渝識趣的沒有進去,房間里便只有他們二人。

    洛文寧癡癡的望著她,眼里含滿了情意,但是卻又只局限在眼里,面上卻無半點褻瀆之色。

    “明日過了我便要回國了。”洛文寧沒有說他怎么會在這里,費靖月也沒有問他,二人對視著,此時就算是千言萬語也說不出來了。

    “我聽聞文康侯的女兒一直愛慕七皇子,昨日,我已經求得承順皇帝同意,與她和親。”洛文寧輕輕說出這句話。

    只是一句話,卻勝過萬千的深情,這情深似海,深得一輩子都無法彌補。

    京城中喜歡齊休離的女子何其多,其中不乏美女、也有許多是皇室親貴,這文康侯的女兒算是之一,但是她性子文靜,不若孟高陽那般張揚,京城四大美女,費府大小姐費靖若、孟府孟高陽、梁左相孫女梁凌雪,最后一位便是這文康侯之女夢晴郡主。

    這個女子的貌是四女中最末一位,但是才情卻是四位中第一的,安靜溫柔,也不若其他三人那般招搖,所以名聲并不響亮,但是費靖月卻是知道的,包括她對齊休離的愛慕。

    文康侯是貴親,算是承順帝的姨表弟,他的生母便是先帝皇后的親妹,雖然與承順帝并無血緣,但是卻依舊是顯赫門第,他的女兒按說要許個七皇子妃也是應該的,而她也一直傾慕著齊休離。

    誰曾想這個妖異無法揣度的七皇子卻對費靖月一心一意,死去活來。

    文康侯甚至放話,即便做個側妃也不介意。

    洛文寧,一腔深情,只管默默付出。

    別的女子無所謂,但是夢晴郡主若真只求個側妃,連承順帝也無法拒絕,洛文寧不想他心中女神一點不開心,他能為她做的便做了吧。

    費靖月通透,已然明白他的心意,所以才會連個謝字都無法言語,謝,太過膚淺。

    “和他好好過。”

    洛文寧想上去抱抱她,卻生生止住已經跨出的腳步,只是輕輕說出這一句,卻用盡了他全部的氣力。

    一別便是經年。

    元宵節。

    承順帝昭告天下,笑凝公主賜婚七皇子正妃,待得及笄便正式行禮。

    舉國歡慶,如今齊休離可是拯救了大順的英雄,戰神的傳說更是傳遍神州,人人稱道,傳頌,自然這位讓七皇子傾慕不已的笑凝公主也成了人人稱頌羨慕的對象。

    孟高陽也得到了承順帝的旨意,封為太子側妃。

    黃金臺。

    一個相貌堅毅的男子正癡癡望著一個房間,這么多年,自己日思夢想,夜夜傷神,只為這個女人,雖然人人都說她死在戰亂里了,可是他從未相信,一直四處尋找,卻不想多年后再見,她卻已為人婦。

    明日,他們一行人便要回國,他不甘心,他要找她問個清楚,到底為何?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