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零四章 奪業大計

第一百零四章 奪業大計

    秦姨娘伺候了大半夜,已經是疲憊不堪了,原本秀麗的臉帶著倦色,費靖月感念她這些日子費盡心力的照顧母親,早已經將她當作是自己人了,連連催促她回百花院休息,如今是多事之秋,費靖月畢竟不能日日伺候在付輕柔身旁,未來倒還得仰仗于她。

    她叮囑了幾句后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去了,自從經過了懷孕被費靖月抓包一事,她爭寵之心已經淡了許多,畢竟她心里還有個梅興旺,若是費墨陽待她不錯,她倒還惦念他多一些,只是費墨陽待她卻不咸不淡,對舒姨娘就寵愛得多,她的心也就慢慢涼了下去。

    前些時候喜兒傳來信說,自己如今已經成了王悅的左膀右臂,王悅如今事事都會來詢問她的意思,在王家的地位可以說是水漲船高,日益顯赫。

    說起此事,她還得感謝費靖月,之前費靖喜身邊的水紅背叛,跟了蘇霜竹,費靖喜便失了可用之人,在王家可以說是備受欺凌。

    自從自己投靠了費靖月,費靖月便在府里挑了個機靈的丫頭送去給費靖喜,這個丫樣貌普通,不怕被王悅看上分了寵,且腦子靈活,事事為費靖喜周全,給如今的費靖喜用,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費靖月還專門派人去指點費靖喜,如何在宅內爭寵、如何討好婆婆,甚至還有一個樓里的花魁教導她房中之術,如今的費靖喜可以說與往日的她不可同日而語,這些卻都得感謝費靖月,所以她母女二人如今可是說是忠心不二,緊密的靠近在費靖月左右。

    她心里其實很清楚,如果沒有費靖月,僅憑她一個小小姨娘,娘家又沒有任何背景,喜兒想在王家的宅子里坐穩夫人之位,那是決計不可能的事兒,如今能有這樣的光景,恐怕還得靠費靖月的庇護,所以她對費靖月是又敬畏又感激,如若沒有費靖月,她們母女二人也不得安生,恐怕境況不知道多糟糕,所以伺候好夫人便是為自己和喜兒的未來打算。

    剛才聽聞夫人恐怕以后再難邁腿走路了,自己可要好生伺候才是。

    付輕柔已經清醒過來了,費靖月和費靖樵守在床旁。

    “月兒。”付輕柔聲音微弱,兄妹倆趕緊上前,握住付輕柔冰涼的手。

    “母親。”費靖月聲音有些哽咽,一想到母親的雙腿,她就不能抑制的怒火。

    周太醫說了,落水并無大礙,休息將養幾日也就對了,最可恨的是雙腿的毒被激而造成的后遺癥。

    毒,可不就是那個可恨的舒姨娘所下的嗎,雖然下毒的是梅總管,但是他已經得到了懲罰,那日被費靖月放了回去,他知道自己死罪,不敢造次,便自己剁了一根小指以作懲戒,也是給費靖月表忠心,費靖月懂得他的意思,雖然受人脅迫,但也是作惡,此舉也算得小懲大誡了,何況他還有用,費靖月便也留下了他,她雖未曾遷怒于下毒的梅興旺,但卻恨毒了主使的舒姨娘,這還不曾對她報復,她卻再度下手,這人是斷斷留不得的了。

    銀光不愧是最快的影衛,辦事能力極強,剛才已經回報了消息了,發現了驍騎營有幾個士兵曾經在漁樵河邊,形跡可疑。驍騎營當日應當全營值守,為何會有幾人出現在此,且個個身著便服,出現的地方又是公主的馬車受驚之地,這足以說明問題。

    說起來這舒瑤的父親不就正好是驍騎營的統領嗎?費靖松也在驍騎營任職,此事已經昭然若揭。

    至于秦姨娘她們幾人所說的修車鋪,卻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了,哪家修車鋪是只開一天鋪子的?這也是蹊蹺之處。

    種種跡象都指向了舒姨娘,費靖月是斷然不會再放過她的了。

    “我的腿,怎么不能動了!”付輕柔想起身,但是卻發現自己動不了,她驚恐的尖叫。

    “母親!”費靖樵堂堂七尺男兒,肩膀都忍不住聳動,母親這樣優容的大家閨秀,如今失了雙腿可如何活著。

    “沒事,母親,沒事,我會想辦法的,這只是暫時的,你還有我和哥哥,好嗎。”費靖月連連安撫。

    付輕柔已經猜到了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她情緒很不穩定,很低落,碧渝趕緊上前扶住她,端過來一碗藥,小口小口的喂給她,碧璽在另一邊給她按摩,嘴里安慰道:“夫人,你要好好將養著啊,小姐會想辦法的。”

    付輕柔一邊機械的喝著藥,一邊暗自垂淚,看的一雙兒女心揪得緊緊的。

    好容易哄付輕柔睡下了,費靖月拉了費靖樵出來。

    “母親情緒如此不穩定,就是想問當日之事,恐怕現下也不是時候,不然再刺激母親更不好。”費靖樵擔憂的望著付輕柔的房間對費靖月道。

    她點點頭,如今母親為何落水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未來怎么樣,,看來計劃得早日提上日程了,不然母親的未來恐怕不妙。

    “哥,我扶持你,拿下這家業。”費靖月眼神堅定,望著眼前已然有些滄桑的哥哥。

    費靖樵雖然是嫡子,但是說起來還不如庶子費靖松得寵,費墨陽一向更寵舒瑤生的一雙兒女,若不是費靖月得了宮里的寵,恐怕他們母子三人早就尸骨無存了,如今母親毀了雙足,未來自己若不能奪得家業,讓費靖松搶了先,那么他和母親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他不禁想起祖父名下那些庶子的下場,祖父死后被張氏全部趕了出去,分得了了可數的家業便打發了,都是費府出去的兒女,過的日子卻是天差地別,若是費靖松奪得家業,說不得自己和母親比他們還不如。

    妹妹倒是有幾分手段,但是始終是個女兒家,遲早要嫁人的,而且嫁入皇室更是如履薄冰,不比府中斗爭少,說不定一步不慎就是致命,他如何好讓她再為自己擔憂,現在母親癱瘓,若是自己再置身事外,誰來護住母親。

    望著費靖月堅定的眼神,他也下了狠心,點點頭道:“就照你所言。”

    此夜,兄妹二人定下奪業大計,很久以后得知真相的舒氏母子悔不當初,只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第二日,秦姨娘一早便來了,她去請了張氏的意思,以后就由她伺候付輕柔,張氏見她懂事,也應允了,這個侄女如今是變了,先下幫她解決這個尷尬局面,正合她心意。

    將人交給秦姨娘以后,費靖樵回到軍中向都尉統領告假一月,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費靖樵即將成為七皇子的大舅哥,都尉統領哪里還敢為難,自然是馬上允準,還頗為和善的問他一月是否夠了,一幅為他著想關切模樣。

    費靖月則乘著馬車去了宛月,趕車的依然是小丁。

    還是在翠竹煙雨,梅總管跪在地上,給費靖月行了個大禮,他現在的安逸生活是費靖月給的,他犯下的錯,不止是一根小指就能化解的,就是要命卻也不為過,但是三小姐卻未曾怪罪,仍舊讓他做著大總管,拿著不菲的薪資,他是懂得知恩圖報之人,之前給夫人下毒,已是萬萬不該,今日三小姐的總管李總管過來說三小姐有事情要自己去辦,他立刻就來了,他就是肝腦涂地也報答不了三小姐不殺之恩。

    “起來吧。”費靖月淡淡的,她牽掛著付輕柔,但是若是只會傷心,而不懂得除去后患,就不是她了。

    梅總管雖然起來了,但是神情依舊恭敬謙卑,站在她面前聆聽她的吩咐。

    “之前交代你辦的事情辦得如何?”她問道。

    “按照小姐的吩咐,七日放一次,一次放三錢,絕不敢錯的。”梅總管回答道。

    幻粉說起來還是皇家流傳出來的,是前朝一位妃子為了爭寵,制作迷情香的時候無意中制作出來的,后來被太監們得了流傳到民間,雖然效果極強,但是起效極慢,除非一次性使用大劑量,才能在短時間內造成傷害,甚至致命,但是照三小姐這個分量,可能要很長時間才能得到想要的效果。

    “加重劑量,三日一次,一日六錢。”費靖月對他道。

    她雖不想讓人看出舒姨娘的異樣,讓人看出端倪來,她也不想這樣慢慢等著,起碼要讓她嘗嘗自己釀造的苦果。

    至于費靖若,她還有其他的手段來招呼她,比起她的娘親來,她半點也不差,自然不能輕易讓她好過,要好好折磨。

    費靖松,最好是戰死沙場,舒氏已脈一個她也沒打算放過。

    她丟給梅總管一大包幻粉,原本她是不打算給梅總管這么多的,但是現在也顧不得了,即便他要拿去做些什么,她也不想管了。

    “奴才定當用到該用的地方,絕不浪費一點點。”梅總管似乎知道她的心思,立刻表了忠心。

    她笑了笑,讓碧渝給了梅總管兩百量紋銀的賞錢,讓那梅總管又驚又喜,感恩戴德。

    梅總管走后,老梁上來了,對她道:“之前小姐讓找的人已經找好了,就是這兩位。”

    說完他遞過去兩張小像。

    費靖月看了,點點頭道:“模樣倒是美艷,不錯,剩下的事情繼續辦好。”

    老梁得了吩咐應了去了,碧渝暗嘆,小姐真的玲瓏心思,一張大網已經向這惡毒婦人展開,定然要她不得好死。

    接下來便是二哥的婚事了,要立業先得成家。

    “碧渝,去宮里請旨,明日我要進宮!”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