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零五章 嫡子的婚事

第一百零五章 嫡子的婚事

    因為母親病重,笑凝公主求得皇后懿旨,費府嫡子費靖樵擇日成婚沖喜。

    沒錯,這就是費靖月的目的,為費靖樵正式的成家立業。

    費府手腳也快,很快便過了文定,雙方商議成親日子,定在了下月初七。

    這可是費府嫡子的親事,自然不能顯得小器,費府送過去的定禮可真真不少,小禮三十六、中禮六十四、大禮一百二十,更不要提其他的隨禮,更是多的不計其數。

    如今很多親貴都知道宛月是費靖月開的了,所以費府的禮大,別人自然也不會多說什么,況且費府多年來受皇家照拂,嫡子娶妻區區數金,根本不在話下,費靖月是公主,論起身份來,比這府上的任何人都高貴,況且是她的親哥結婚,張氏自然很是重視。

    費靖月私人撥出一萬兩紋銀送去張氏處,請張氏一定要替費靖樵將這婚事辦得風風光光,張氏自然是應允,如今費府真的算是光耀門楣了,不僅出了個當朝活生生的公主,還是未來的七皇子妃,家媳也是西昌國的嫡公主,如今嫡子議的這門親也是當朝左相的嫡孫女,可真是貴不可言啊。

    但是多疑如張氏,她也有些想法,如今的費府可不是她張氏說了算的,她漸漸有些掌控不住了,兩房正室都不在她控制之內,如今恐怕還得多留點神,不然若是有一日誰要是生了異心,她這個老夫人恐怕也只是空有名頭了。

    付輕柔病后,秦芳便自請去照顧了,如今這府上能伺候費墨陽的也不過舒姨娘和林雙兒了,舒姨娘靠山大,心思又不純,不容易控制,若是跟自己站在一方倒也罷了,但是她剛過門那會兒沒少受委屈,對自己也不那么親厚,所以未來恐怕也拍不上什么大用處,而林雙兒倒是自己提拔的呢,但是卻只是個賤妾,根本無用,如今她手里卻沒有個自己人了。

    看這如今的形式,少不得要再培養幾個自己人,未來這日子才真的能自己說了算。

    前兩日官媒送來了幾張女子的小像,一個個相貌不菲,出身也就是小門戶人家,以后在這府上也容易拿捏,這納的是貴妾,必須得走官方程序的,無論如何也是個名分,只待得這費靖樵的婚事辦完,便可以娶進門來了。

    她讓周媽媽取出那幾張小像,一張張的翻開,一個個都是笑顏如花,別致美艷,但看這出身她又不甚滿意,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周媽媽,你看,這些姑娘可個個都是美艷無比,我這廂倒有些不知道選誰好了。”

    “老太太,如今這樣貌可不是首選,而是......”周媽媽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她的話卻正正擊在了張氏的心坎上。

    “周媽媽所言甚得我心。”張氏點點頭。

    的確,如今這樣貌的確不是首選,而是聽話,如何才能讓這未來伺候費墨陽的人聽話,才是她目的。

    “那依你所言,選誰合適?”她遞過去那疊小像,每張像下面都有這名女子的簡介。

    周媽媽翻來看去,好半響提擰出兩個女子的小像遞了過去,張氏接過來一看。

    這兩個女子一個叫沈連心,還有一個叫唐惜玉,名字都還別致,樣貌也還算的上是嬌弱惹人愛,最重要的是家世都非常普通,清白不復雜,剛好符合張氏的要求。

    “還是你眼睛毒。”張氏滿意的點點頭,這周媽媽跟了自己一輩子,如今到了老了還如此得力,甚合她心意。

    “就這兩個,你去回了話,讓官引處去辦一下,待得下月樵兒娶了妻,便抬進門來吧。”周媽媽笑瞇瞇的去辦了,再去給真正的主子回個話,順便討個賞。

    沒錯,這兩名女子正是費靖月讓老梁選好擇出來,送去費府的。

    憑借七皇子的名號,費靖月如今說的話可真是管用,想要官媒送什么樣條件的女子去給張氏選,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所以官媒送去甄選的女子都是費靖月事先安排好的,根據她對張氏的了解,再加上平日里周媽媽的只言片語,張氏早就動了要擇些好拿捏的女子的心思。

    自然,張氏看著個個都不滿意,唯獨那兩個女子門第低微,周媽媽再一攛掇,這事兒也就成了。

    這兩個女子都算是老梁的人吧,放在費府只為了讓那舒氏一脈死無葬身之地罷了。

    周媽媽過來回話,自然是事情辦妥了,費靖月照例塞給她一大包銀子,可歡喜得這老奴,臉都笑爛了。

    舒氏,你的死期不遠了。

    付輕柔已經漸漸接受了腳不能行走的事實,這些時日費墨陽只不過來探望了了了數眼,且每次只是坐坐就走了,這探望恐怕還是看著付輕柔所生的兩個孩子都是有些臉面的份上,不然恐怕日常的探望也不會有,他的一雙兒女全都看在眼里,如此涼薄虛偽的父親,不要也罷。

    費靖樵原本并沒有爭家業的心,他從小并不受寵,心思也淡,所以才會在軍中異常拼命,就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為母親和妹妹爭取好的生活,但是經過此次變故,還有妹妹的鼓勵,他漸漸懂得,若是不爭,那么便會沒有活路,他不得不爭。

    他在軍中有一位好友,正是王府的嫡公子王真,他二人境遇相似,都是家中嫡子,但是父親卻都偏寵庶子,所以二人想法一致,也就更談得來,但是王真卻險些被庶子逼得無路可走,聽說前些日子,王興言堅持抬了平妻,這庶子搖身一變,成了嫡子,王真的未來可真讓人擔憂啊。

    林林種種讓他明白,爭,是為了護著想護著的人,爭,是為了母親的未來,爭,是必不可少之事,那么就要全力以赴的爭。

    父親涼薄,寵幸妾室,他從月兒口中得知,費靖松竟然給月兒下毒,那次月兒昏迷不醒,原本就是中了毒,虧得她飲得少,又服了周太醫的藥,才平安無恙,但是這費靖松卻是罪大惡極,他是斷然不會放過他的。

    費靖月將這些事情講與他聽,也是為了激起他的斗志,甚至這屋里的種種齷齪事,她都一五一十的、事無巨細的跟他說了,他才驚覺,他在軍中的日子,妹妹和母親受了多少委屈,妹妹在這樣的環境下承受了多少不該承受的東西,而他這個哥哥卻置身事外,他愧疚,所以更加拼命,若是論才智,他也是聰慧過人之人,所以那夜他兄妹二人耳語一夜,定下了未來的大計。

    下月便成親了,想起凌雪,他的心一陣柔軟,他看厭了父親娶了妾室后正室的可憐,他立誓,這一生,除了凌雪,他也不會再有別的女子。

    二月初七。

    大紅的花轎抬入費府,這花轎是宮里賜的,包括鳳冠霞帔,是嫡妻的正紅色,裝束大方,梁凌雪罩在這紅衣里,歡喜無比。

    今日辦的是室外宴席,從一早便開始辦著,來往之人絡繹不絕,連宮里都來人了。

    明月公主、七皇子自不必說,今日連太子和五皇子、九皇子都來了,原因還是因為費府與西昌國密切的關系,幾位皇子自然想要與費府等人交好。

    且不說這費二夫人洛長姚原本就是西昌國的嫡公主,就說這西昌國的四皇子殿下,聽聞之前費大夫人落水,命在旦夕,便是這位四皇子所救,四皇子擅長藥石醫理,醫術讓周太醫都佩服不已,當日便是他力挽狂瀾,救回了夫人。

    更有甚者,因為夫人的病情不是一日兩日可以緩解的,四皇子更是求得他父皇的首肯,留下為夫人看病,若不是因為他是這笑凝公主的好友,恐怕這夫人早已香消玉殞,所以這關系也絕對是值得巴結的。

    今日他自然到場,還有西昌國的嫡公主,文靜公主,可以說是親貴云集。

    齊休離如同半個主人那般招呼著客人,大小官員紛紛行禮,個個都送上名貴賀禮,只期望能攀上費府的高枝,張氏看在眼里,樂在心里,不管怎么說,如今的費府又重登大順貴門的巔峰,她甚是歡喜。

    “七皇子真把自己當成自家人了。”洛文寧站在七皇子面前,手里玩著一枚瓔珞。

    “那是自然,本王是費府的未來的女婿,自然是自家人。”他面上帶笑,一面說著,一面招呼著來往賓客。

    這些日子他出入費府,甚至為了她留在大順,都是為了能多見見她,哪怕她并不屬于他,但是今日看見齊休離的模樣,他實在難過,忍不住出言譏諷。

    二人唇槍舌劍,但是看在別人眼里,卻是兩位皇子交談甚歡,誰也沒有去打攪他們。

    費靖月遠遠的瞥見,碧渝問她,要不要過去勸勸,她揉揉額頭,擺擺手,然后拉著碧渝去招呼客人,這二人恐怕這一輩子都不能好好說話了,她可不要去撞在槍口上。

    蘇盈盈已經是大腹便便,再過些時日便要生了,陶然小心翼翼的牽著她,亦步亦趨的往這邊走著,費靖月迎了上去,這蘇姐姐如今幸福呢。

    明月跟在五皇子背后,到處認識貴親,她不便打擾,先去跟蘇盈盈說會兒話,再過些日子,她就要被關在家里,不能出來了,現在可得好好陪陪她呢。

    來參加婚宴的賓客今日可真是來對了,如此多的皇親貴戚,可真要好好巴結巴結,個個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

    “小姐,有狀況。”突然李小丁過來,悄然在她耳邊說道。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