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零六章 鬧事的碧軟

第一百零六章 鬧事的碧軟

    “出了什么事?”

    費靖月使個眼色,把小丁拉到一邊,小丁會意,三人行到無人處,小丁才將事情說了出來。

    “外面有個姑娘,硬是要闖進來,在外面鬧了起來。”

    這話聽得身邊的碧渝云里霧里,問道:“什么姑娘?難道不知道今日我們正在辦喜事嗎?”

    “她知道,這才是最鬧心的。”小丁憤然,這女的明顯就是來鬧事的。

    “把事情好好說來。”費靖月開口了,今日恐怕是有人不想讓哥哥好好娶親,故意鬧出的亂子吧。

    原本今日大家都歡天喜地的,小丁被費靖月安排在門廳外接引客人,因為來往賓客實在太多,費靖月安排小丁在那里盯著一點,也是以防萬一,誰知還真的出了幺蛾子,門口接待的家仆進來匯報說,門口有個姑娘吵著鬧著要闖進來。

    小丁現在已經是費靖月身邊的大管家,今日又是費靖樵成親,家丁遇事自然是要去跟小丁匯報的,所以小丁第一時間便知道了此事,也虧得如此,不然此事若真鬧起來,恐怕真要丟了費府的臉。

    話說這姑娘在前門鬧起來,也是因為家丁看她穿得普通,不像今日往來的官家貴親,又在門口鬼鬼祟祟往內張望,所以便留了個心,多問了一句,這一問不打緊,卻是讓這姑娘勃然大怒,撕扯著家丁,硬是要硬闖,家丁無奈,只得去通傳進去。

    小丁出來一看,是個相貌秀麗的姑娘,雖然面容清秀,但是卻打扮得花枝招展,樣子看起來卻是俗不可耐,小丁出去的時候她正和家丁撕扯,引得好多人側目,李小丁立刻上前詢問,那姑娘嘴里還大聲嚷嚷著要進去,甚至還口出狂言,聽得小丁膽戰心驚,忙將那個姑娘安撫住,帶到了偏院,就立刻來請示了。

    “口出什么狂言?”費靖月聽到了重點。

    “她說,她說是二公子在外的,在外的......”李小丁支支吾吾,這話可真真亂說不得。

    “她要干什么?”費靖月異常冷靜。

    “她要二公子給她名分。”李小丁說了出來。

    “她放什么屁!”費靖月尚未說話,碧渝倒激動起來。

    李小丁訕訕的,不知怎么回答,他處事謹慎,何況此事又涉及了費靖樵,他自不敢拿主意,只得請示費靖月。

    “我們去會會她,別聲張。”費靖月比個噤聲的動作,帶著二人往偏院去了。

    偏院。

    費靖月遠遠的望見一個紅衣的女子,戴著廉價卻招搖的首飾,老遠便能聞見刺鼻的香粉味,果然如小丁所說,俗不可耐。

    她背對著門外,費靖月看不清楚她的樣子,但是無論是個什么樣的女子,能在此時闖到費府鬧事的,必然是有備而來。

    聽見費靖月推門聲,她轉過身來,此人竟然是個老熟人。

    “碧軟!是你嗎?”碧渝驚呼。

    碧渝和她可算是最熟的,當日她二人可是費靖月身邊的大丫頭。

    不錯,此人正是被費靖月逐出家門,發賣給人牙子的碧軟,當日便是她吃里扒外,幾次三番害得付輕柔惹得張氏反感。

    費靖月自然還記得她,自己穿越來以后,收拾的第一個人不就是這個碧軟嗎,她記得當時這個碧軟是被秦姨娘安頓下來了的,難道此事是秦姨娘所為的?

    “碧渝,你過來。”費靖月在她耳邊悄悄說了幾句,碧渝應聲去了。

    “三小姐。”碧軟有些怯懦的樣子,但是又硬著頭皮叫了費靖月一聲。

    費靖月看著她,如今倒是有點貴氣樣子了,但是卻始終還是走不出丫鬟的感覺。

    “我聽人說你在府門前大吵大鬧,硬要闖進來,是有什么事情?”費靖月臉色平靜,但是卻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壓迫得對面的碧軟差一點說不出話來。

    “我,我聽聞今日是靖樵成婚的大好日子,我自然是來一起過門的。”碧軟似乎是鐵了心,說出這句來。

    “靖樵,你倒叫得親熱,我哥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費靖月突然提高了聲音,嚇得她差點失了神。

    “他,他承諾過會給我名分的,他的名字我自然叫得。”她雖然有些害怕,但是卻還是強裝鎮定,嘴里不肯讓步的說道。

    “你說我二哥與你?”費靖月問她,眼里帶著不容置疑的凌厲。

    “三小姐不信,自可驗看看,奴婢也豁出去了。”

    原本尚未婚嫁的女子,若是被人驗看了真假,那等同于被人侮辱,但是碧軟卻主動如此說道,想必真是有備而來了。

    “你早就是被發賣的人,如何會與我二哥有什么?”費靖月冷哼一聲。

    “是奴婢還伺候三小姐的時候,有一次二公子喝多了,看的奴婢好看,就......這是信物!”碧軟說得倒真,手里也拿著一個物什,但是她的眼睛卻不敢看費靖月。

    費靖月拿過她手里的東西一看,是條腰帶,很像二哥的。

    她對旁邊看守著碧軟的嬤嬤使個眼色。

    嬤嬤會意,上前掀起碧軟的衣裙,就要查看,費靖月見狀,退出了房外。

    剛出門口就瞥見碧渝氣喘吁吁的來了,后來跟著著急忙慌的秦姨娘。

    以為

    秦姨娘沒有進屋,費靖月走了出去,把她拉到一邊問道:“碧軟怎么回事?”

    秦姨娘面色焦急道:“這個女的怎么來了,我當時按照舒姨娘的交代,將她安頓下來,后來便沒有再過問過了,今日她是來鬧事的?”

    費靖月不語,對她點點頭,既然是舒姨娘的人,那自然不能放過了。

    “你去照顧好母親,今日人多,別出了什么亂子,這兒的事交給我了。”費靖月對她說。

    她雖然還是不放心,但是也只得點點頭去了,臨走時囑咐費靖月好好處理,別擾了今天的喜事兒,費靖月讓她放心,她才三步一回頭的去了。

    如今這秦姨娘倒成了自己人。

    回到屋中,嬤嬤上前附耳道:“已經不是處子了。”

    費靖月點點頭,轉頭狠狠的盯著她,看得她頭皮發麻,但是費靖月不說話,她也不敢說話。

    “大膽!”費靖月大呵一聲。

    這次真把這女子嚇得魂不附體,跌坐在地。

    “小丁,上去給我綁了,如此性口雌黃,污蔑主子,待得等會兒忙完了,就給我亂棍打死。”

    這話一出口,這碧軟是真的嚇到了,嘴里喊道:“三小姐,你不能啊,二公子不會原諒你的。”

    “我二哥為何不會原諒我?你是他什么人?他今日明媒正娶的可是梁家的嫡小姐,你算什么東西?”費靖月白了她一眼。

    小丁動作極快,已經找來了繩子,正一步一步的走進碧軟,要將她綁起來。

    “三小姐,饒命。”碧軟看著兇神惡煞的樣子,這才知道費靖月是來真的,馬上出言求饒。

    “你死了,不管什么臟水都潑不到我二哥身上了,我為何要饒過你?”費靖月戲謔的看著她。

    此時小丁已經將她綁住了,她亂動不得,眼淚都流了出來,畢竟只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姑娘,輕輕一嚇也就怕了。

    “三小姐,我錯了,求求你繞過我。”碧軟嚇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嘴里一直求著饒,哪里還有剛才囂張的樣子。

    “還不說實話?”李小丁突然大吼一聲,這一聲如震天雷,震得碧軟心神亂顫,哪里還敢再胡言亂語。

    “我說,我說,只求三小姐放我一條生路。”碧軟口齒不清的說道,她現在心里后悔,當日就知道三小姐不是善神,她今日朕是鬼迷了心竅了。

    “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本嗎?”費靖月冷冷的看著她。

    “是,我說,我都說。”碧軟哭著,這下是真的不敢再造次了。

    原來真的是舒姨娘搞得鬼,當日費靖月將碧軟逐出了家門,本來她撿回條命就該安分,無奈她心氣兒大,心下不忿,誰曾想秦姨娘受了舒姨娘的指示,將她好吃好喝的安頓下來,為的就是有一日再咬費靖月一口。

    但是卻不想費靖月步步高升,舒姨娘都未曾尋到機會,碧軟倒好,過起了好日子,有吃有住,還不必干活。

    原本是費靖若隔些日子便給她送銀錢去,倒也過的自在。

    后來費靖若勾引七皇子被罵之事傳得滿城風雨,費靖若便不肯出門了,舒姨娘又不放心別人,所以費靖松便代替妹妹給她送錢,一來二去,兩人便送到了被窩里,這下她便更得意,做著上位的美夢。

    前些天,有一日舒姨娘母子三人來了,說是有事情要她去做,她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自然得聽,原來是要她來破壞費靖樵婚事的,她聽了臉就紅了,看舒姨娘的樣子,卻是知道了她和大公子的齷齪事情。

    舒姨娘承諾她,若是今日鬧成事兒了,那么自然不會虧待她,不然想要進他們家的門,卻是想也別想,在舒姨娘的威逼利誘下,她只得答應,所以才有了今日之事,卻不想剛鬧,便被費靖月讓人抓了進來。

    事情已經清楚,壞了碧軟身子的是費靖松,而非費靖樵,但是這樣一個女子,若是一口咬定是費靖樵所為,手里又有費靖樵的貼身物品,任誰都會懷疑,今日的婚事一定被搞糟,還會得罪左侍郎。

    虧得費靖月留個心眼兒,派了小丁盯著,不然今日一定會鬧出大事兒來。

    舒氏好惡毒的心思。

    既然事情已經清楚,干脆給你它來個將計就計,既然是費靖松的人,自然該他來負上責任。

    “碧渝,去取一套華服來,還有上好的首飾。”

    舒氏母子,好好等著吧。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