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忘憂草、忘情花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忘憂草、忘情花

    “你們小姐怎么了?”齊休離問道。

    一群貴親女子也圍了上來,怎么好好說著話,笑凝公主就暈倒了,她們面面相覷,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明月擔憂的看著齊休離懷中的費靖月道:“也沒有什么啊,大家都在說話,夢晴說要走,月兒就送了送她而已。”

    “夢晴郡主?”跟在身后的洛文寧突然發聲,嚇了明月一大跳。

    她見到是洛文寧,點了點頭,洛文寧的深情她是見到的,所以她也并未瞞他。

    “先別說那么多,帶月兒回院子里去。”齊休離抱起費靖月就走。

    已經有很多人發現此處的不對勁了,想要過來查看,明月只得留下安撫賓客,對外便說是笑凝公主不勝酒力,被人送回去休息了。

    齊休炎看在眼里,卻跟沒有看見一般,此時人多眼雜,自己倒不必去趟這趟渾水,他又端過來一杯酒,繼續和太子喝著,有好事者問洛文寧怎么也跟著去了,齊休離去他們自然能夠想明白,但是洛文寧算什么事兒,自然議論的人就多了起來。

    太子也聽見了議論,用眼神詢問齊休炎,他微笑著開口解釋道:“笑凝郡主不勝酒力,七皇弟請了四皇子去給她瞧瞧,四皇子的醫術可是連周太醫都稱贊的呢。”

    此話一出,大家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倒也說得通了。

    回到碧落院,費靖月還是沒有醒,出了昏迷,也沒有顯出其他癥狀來。

    “你快給她看看啊。”齊休離已經在暴走的邊緣,也顧不得防備洛文寧,此時月兒的樣子太不對勁了,不管他這么呼叫,她依舊沒有動靜。

    明月也趕了過來,擔憂的看著費靖月,月兒如同睡著了一般,呼吸平穩,但是卻怎么也叫不醒。

    洛文寧此時的心情不比齊休離好,但是他的性子內斂一些,沒有表現出來,他將手搭在費靖月的手腕上,脈搏均勻有力,并無異常,他又查看了費靖月的眼皮和呼吸,都是正常的,半點沒有醉酒的癥狀,但是為何月兒昏迷不醒。

    “你家小姐可有吃過什么?”他轉頭去問碧渝,當時便是碧渝在伺候費靖月。

    “這宴席剛開始,我家小姐只顧著招呼客人,也未曾吃過東西,狄公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碧渝一著急,便將洛文寧的假名叫了出來。

    洛文定聽著這個稱呼,不禁想起當初在報國寺的日子,心神微微有些走神,但是瞧見費靖月的小臉,又轉為擔憂。

    齊休離只顧著擔憂,也并未留意他的神情。

    剛才在席間洛文靜也是跟著她們一桌的,她倒不是擔憂費靖月,她只是擔心洛文寧控制不住情緒,和齊休離起了什么沖突,所以她也跟著費府的丫頭到了碧落院。

    一進門便聽見洛文寧在問碧渝費靖月的飲食。

    她道:“那個什么郡主走的時候,笑凝公主喝了點桃花釀。”

    桃花釀?夢晴郡主?

    “怎么回事,你說。”齊休離的喊聲,嚇了她一跳,但是現在也不是嬌滴滴的時候,她便將剛才自己看見的說了出來。

    明月當時并未留意,所以她也不知具體情節,倒是洛文靜因為氣怪費靖月,所以一直盯著她看。

    洛文寧百思不得其解,按說桃花釀等同于果汁,只是略帶酒味,并無后勁兒,而且月兒也沒有醉酒的癥狀,看起來倒有點像中毒。

    “去把月兒的酒杯找來。”洛文寧吩咐道。

    碧渝應聲去了,齊休離也猜到了什么,只等著洛文寧證實。

    碧渝動作到快,很快便將那個酒杯帶了回來,洛文寧放在鼻尖聞了聞,一股淡淡的幽香飄進他的鼻子。

    “忘憂草。”

    “什么忘憂草?”齊休離趕忙問道。

    “這是一種西域特產植物,無毒,那一帶的人常常用它加到食物中,能讓食物變得美味,甚至忘卻煩惱,所以叫忘憂草。”

    “那既然無毒,月兒為何會昏迷不醒?”

    “但是,忘憂草常常伴生生長的一種粉色的小花,氣味獨特,略帶幽香,若是吃了忘憂草做的食物,再聞到這種花香,人便會中毒。”洛文寧繼續說道,但是她的眉心已經皺到了一起。

    他已經斷定,月兒便是中了這種毒。

    忘憂草生的矮,且味道極美,一些動物常常以它作為食物,長此以往,豈不是要斷了根兒,也許是上天垂憐,讓它身邊長出伴生的忘情花,若是那些動物吃了忘憂草,必然會聞到花香,那么自然是斃命,所以忘憂草生的茂盛,也是這個原因,根本沒有動物敢去觸碰。

    兩者都無毒,但是卻不能綜合,這也是上天留一線吧,若是不貪婪吃掉忘憂草,花香自然也不會起作用。

    “淡淡的幽香?”碧渝突然想起那個夢晴郡主身上不是正帶著淡淡的幽香嗎?

    她將疑問說了出來。

    “是她!”

    “果然是她!”

    齊休離和洛文寧異口同聲。

    “我一直留心著她,因為我總覺得她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但我卻沒想起來是忘情花,只是出于一種直覺,所以我一直跟著她,直到入席,我才不得不離開,原來她早有準備,是我大意了。”洛文寧自責,拳頭握得緊緊的。

    他望她幸福,自然不愿意有人來破壞她,現在大順唯一一個敢爭搶的女子就是這個夢晴郡主了,雖然被自己求娶了,但他還是放心不下,所以才會一直跟著她,哪知道還是讓她得手了。

    “賤人!”齊休離恨得牙癢,嘴里吐出這么一句他從未說過的污言。

    “先救月兒要緊。”此刻清醒的倒只有明月了,當務之急自然是先救費靖月才是。

    所有人都望向洛文寧,可是他的眉頭去緊緊皺在一起,沉默半響,他才道:“要解藥。”

    “你不能解嗎?”齊休離急了,若是洛文寧都沒有辦法,那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解。

    “雖然解藥方子我知道,但是若是不清楚劑量,只會加重病情,而月兒就會在這睡夢中突然猝死,再也沒有寰轉的余地,我不敢冒險。”

    這才是他的難題,若不是這樣,他早就給月兒解了。

    “沒有解藥會怎么樣?”齊休離只關心月兒。

    洛文寧突然笑了起來,但是任誰都看到他臉上的悲戚,“會怎么樣?會像現在這般在睡夢中慢慢死去。”

    這句話他幾乎是吼出來的,他的月兒,他捧在手心里呵護著的月兒,他忍痛割愛的月兒,就會這樣慢慢的、慢慢的,一點點被毒侵蝕掉生命,再也醒不過來。

    “是多久?”齊休離咬牙切齒,青筋暴露,看得出他在壓抑著怒火。

    “最多一月,這一月內,每增加一日,月兒的性命就多一份危險,這毒會慢慢侵蝕她的五臟六腑,讓她再無生還。”洛文寧痛苦的說出真相。

    “好惡毒的女人。”

    連洛文靜也不忍再看,眼前的兩個男人悲傷的神情,感染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就算是洛文靜再不喜歡費靖月,都不免對那夢晴郡主一陣惡罵。

    可是罵歸罵,費靖月依舊醒不過來。

    “若不是因為你,那個女人也不會因妒聲恨,對月兒下手,當日還不如讓我求娶月兒,我一定會護她周全。”洛文寧突然對恨恨的對齊休離吼道。

    他實在心痛,看著恬靜入睡的女子,那么美好,可是現在只剩下一具軀殼,靈魂卻陷入了沉睡,他是那么愛她,那么想擁有她,但是為了順從她的本心,為了她臉上的笑容,他不得不放了她,誰曾想,即便他做了那么多,卻還是眼見她為人所害,他有些魔障了。

    齊休離也差不了多少,二人直接動起手來,小小的閨閣,眼見就要被二人毀壞。

    兩位公主趕忙上前抱住各自的哥哥,明月此時拿出長公主的氣勢來,她大吼一聲:“都不要鬧了,月兒還沒救下,你們二人就起了內訌,只能是仇者快,親者痛。”

    二人已經是第三次拳腳相加了,但是發泄了拳腳,腦子倒是冷靜下來了,二人都停下手來。

    “只有一個辦法。”齊休離滿臉疲憊。

    “去找她。”洛文寧接著說。

    沒錯,現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去找下毒之人,只要知道了劑量,憑洛文寧的圣手,月兒一定能平安無事。

    “我去。”洛文寧先開口。

    “沒用的,她不會說的,只能我去。”齊休離阻止了他。

    沒錯,只有齊休離親自去,或許能從那個女人的嘴里掏出實話來,洛文寧不行。

    洛文寧也知道,但是那個夢晴郡主在外的名聲都是端莊秀麗,蕙質蘭心,卻從沒有不好的評價,今日形事如此狠毒,想是偽裝的極好,大順所有的人都被她所騙,如果齊休離去找她,一定會被她刁難,若是做出對不起月兒的事情,那么月兒就算醒來,也不會愿意。

    “明月,帶月兒去我的行宮照顧,我親自去找那個賤人,一定要拿到解藥。”他說出這句話,人影便不見了蹤影,洛文寧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費府婚事還在進行,就接到宮里的消息,說是明月公主微恙,匆匆傳了費靖月進宮陪伴,所有人都未曾懷疑,以前明月也曾經多次傳召費靖月入宮,費府等人還覺得是光耀門楣之事,但是齊休炎卻覺出了膩味,一定是費靖月出事了。

    “郡主,你說他真的會來嗎?”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子問她眼前那個穿著綠衣的美麗女子。

    “他那么愛那個女人,是一定會來的。”美麗女子面色毫無改變,只低頭搗鼓著手里的東西。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