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寒兒的秘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寒兒的秘密

    “碧渝,你去準備四小姐最喜歡的桂花糖糕。”費靖月吩咐下去。

    碧渝去了,這糖糕剛送來,費靖寒也到了。

    幾日不見,寒兒越發出落得美麗大方,往日里多是小姑娘家的純真可愛,今日一見,卻多了一分少女的嫵媚。

    “聽說姐姐進宮陪伴公主,公主無礙吧?”費靖寒倒多了禮數,懂得問人安好了。

    費靖月也不欲跟她實話實說,淡笑道遞過去一個糖糕道:“無礙,現今你越發成熟了,懂得禮數。”

    費靖寒裂開嘴笑:“還不是都是娘親,說要做個大家閨秀。”

    她一邊將糖糕塞到嘴里,一邊口齒不清的回道。

    “你看你,跟猴急似的,哪里大家閨秀了。”費靖月失笑,雖說她想學,但是小孩子心性卻還是免不了的。

    費靖寒顧不上答話,只顧著吃了,姐姐這邊的點心是她最愛的。

    “以后要叫母親!”費靖月替她擦擦嘴,糾正她,如今的長姚公主是正室了,不能再像以前還是姨娘那樣叫娘親了。

    費靖寒點點頭,道:“姐姐說的是,我只是叫慣了,以后會注意的。”

    “寒兒可吃過這道點心?”碧渝端上來一盤珍珠豆腐。

    “珍珠豆腐?”費靖寒一見便叫出了聲。

    “這可是宛月的招牌菜,姐姐怎么會有的?”費靖寒舀起一口就往嘴里送去。

    “四小姐很愛去宛月?連這珍珠豆腐都知道?”碧渝在打趣道。

    “那可不,他最喜歡宛月的戲曲了,我倆常常去看。”費靖寒脫口而出。

    “是誰啊?”費靖月問道。

    費靖寒卻覺得失言一般,閉上了嘴,好半響才說:“就一個朋友。”

    費靖月見她神色怪異,也不多問,只讓她多吃。

    兩姐妹吃吃喝喝,倒也愜意。

    待得費靖寒吃飽喝足,費靖月說起今日的正事,昨日她去探望付輕柔,正好長姚公主也去了紅瓦院,說起費靖寒如今的狀況,長姚公主異常擔憂,想讓費靖月去探個究竟,一來是看看寒兒是否有心上之人,二來便是多加提醒。

    都是做母親的一番苦心,所以今日費靖月才一早讓人去請了費靖寒過來。

    “今日聽你母親說,你愛往外去,還常常甩了家丁,可是在外認識了什么朋友?”費靖月問她。

    費靖寒卻支支吾吾不說清楚,只說是一位剛結識的朋友。

    看來長姚公主的擔憂是對的,費靖寒有她不肯說的秘密。

    費靖月又問她,說起二位夫人想給她擇個佳婿之事,卻遭到費靖寒的強烈反對,費靖月也不多說,這丫頭確實有些不對勁,這些日子自己只顧著復仇之事,卻沒有多關心她,最怕就是她讓人所欺,好在剛才碧渝隨口一問,倒透露出信息來,問費靖寒倒不如問老梁。

    送走費靖寒以后,她吩咐碧溪去老梁處取消息,這些日子忽略了太多外在的東西,她最怕有人將心思打倒了費靖寒身上。

    自從母親落水,自己張羅著給哥哥成親,之后便又中毒休養,倒是有很多事情自己都被忽略了,如今二哥娶了梁凌雪,家中有她照看著,倒也放心不少。

    不一會兒碧溪傳話回來了,也帶回這段時間的一些消息,但是大多都是無關緊要的,她一一擇去,老梁這段日子也是忙于打點,只知道四小姐愛去宛月看戲,但是和誰走得近,卻未曾在意,碧溪吩咐了他留意一二,已有消息便送回來給費靖月知曉。

    此事便也告一段落。

    綠柳新芽,萬物復蘇,轉眼已到三月。

    算起來梁凌雪過門已有一月,費靖樵已回軍中復職,梁凌雪新入門,除了日日去張氏跟前請安,大多時候會去付輕柔去看望,偶爾會與費靖月閑話一二。

    這一日,費靖月與梁凌雪在園中賞花,如今是初春,花苞滿樹,綠葉嫩芽,花園里倒也一番美景。

    她二人說起這幾日府里的一些事來。

    原來前幾日張氏已經安排人手將那兩位姨娘抬進了門,新人新鮮,費墨陽日日流連花叢中,林雙兒受了冷落,心下不忿,但是也不敢多言,畢竟這兩人是花轎抬進門的貴妾,名分上都矮上一截,看著身邊的丫頭都頗為不順眼。

    原本海棠院是她一個人在住著,以前是二小姐的院子,各種配置都頗為不錯,但是前幾日張氏卻另外劃了兩處院子給剛入門的新婦,比她的還要好上幾分,她心里頗為不滿,但是費墨陽卻不甚在意。

    前今日才從林雙兒的院子里傳出丫鬟受到虐待的消息,看來這林雙兒已是氣憤難耐,都忍不住對自己往日的丫鬟出手了,二人說起倒也覺得是好事一樁,狗咬狗更能讓府里的局勢對大房有利罷了。

    “只是聽聞這林姨娘與新入門的碧軟走的很近,會不會對我們......”梁凌雪說起自己聽到的消息。

    “這林雙兒原本也是個茶水丫頭,她二人走的近倒也應當,她如今不受寵,左不過是給自己尋點靠山罷了,倒也無礙。”費靖月略微沉吟道。

    “喲,是三妹妹和二弟妹啊。”突然一突兀的聲音響起。

    二人轉頭過去,原來是剛入門的碧軟,現在費靖松的側室,費靖松沒有正室,如今舒姨娘也凈月病倒,他們那一房倒是她獨大了。

    費靖月打量著她,她的小腹已經凸起,走起路來扶著腰肢,看起來要多嬌貴有多嬌貴,她身邊赫然便是跟她走得近的林雙兒。

    林雙兒倒還懂禮,趕緊對二人行禮,畢竟她只是一個賤妾,但看那碧軟,卻一副囂張模樣。

    梁凌雪是個直性子,不像費靖月,懂得面上一套,實際一套,立時就給她難堪。

    “什么三小姐二弟妹的,你還真當自己是大嫂啊。”

    這話可真是打臉,說的碧軟臉色一陣白一陣紅的,著實精彩。

    “二弟妹這是什么話,如今我懷著費府的孩子,是你們大哥的側室,難道叫一聲二弟妹不應該嗎?”

    說著她還假裝委屈的模樣,在臉上擦著淚珠兒。

    “論起綱理倫常,你這側室可算不得什么正式名分,連起碼的禮數都不懂,說出去不過惹人閑話罷了。”

    梁凌雪怨恨她也是正常,那日她的婚禮,就是這個女人攪了局,如今還仗著身孕,一副張狂模樣,就梁凌雪這樣的性子,能容得下她就怪了。

    “你,你,你!”碧軟被梁凌雪一番話語咽得說不出話,眼珠子一轉,彎腰扶住小腹尖叫了起來。

    丫鬟婆子趕忙去扶,也亂做一團。

    她身邊的林雙兒也配合她演戲喊道:“大少夫人,你這是怎么了?你可別嚇我啊。”

    說完她還拿眼睛去瞟眼前的二人,她身邊的丫頭也省事,立刻一溜煙兒的去請了張氏來。

    張氏來了便見到梁凌雪一副氣呼呼的模樣,而碧軟卻抱著肚子倒在地上哀嚎。

    問清楚緣由,她先命人將碧軟抬了回去,凌凌雪原本想說碧軟是裝的,但是卻被費靖月拉住。

    張氏雖然不待見碧軟,但是畢竟她是懷著費府的孩子,不得不管,如今出了這事,她也只得當著林雙兒的面將梁凌雪訓斥了幾句,權當是做給人看。

    遠遠讓人抬著的碧軟好不得意,你雖然有名分,但是你沒有孩子,此刻卻能怎樣?

    梁凌雪臉皮薄,被訓斥幾句,眼看就要哭出來,是費靖月拉住她,張氏見費靖月也在旁,不好過多的訓斥,便揮揮手讓她二人離去,待她二人走遠,她才對周媽媽抱怨,這府里如今她連訓斥個人都要拿捏著輕重,也是帶著一肚子的氣。

    回到院里梁凌雪的眼淚兒再也包不住了,那個碧軟那日想污蔑費靖樵她全都知曉,好容易被費靖月控制住了局面,她原本就帶著怨懟,如今她還拿捏著身份,隨便說了兩句便假裝腹痛,驚了胎氣,害得自己被訓斥,想起來便是一肚子的火。

    費靖月寬慰了她幾句,她還是心下委屈,費靖月見狀道:“嫂嫂只待忍耐,她不就是仗著有身孕嗎?讓她失了這仰仗,看她如何囂張,這府上原本就是亂泥潭,嫂嫂還得安定下心來,輔佐哥哥才是。”

    費靖月一番話,說的梁凌雪側目相看,她原本知道自己這個小姑子是有些計謀,卻不知她心有如此之大,但是讓她一說,也是下定決心,既然這府里亂,那就得好好規整規整。

    回到碧落院,費靖月正思索著如今府上的局面,剛才碧軟明明就是裝樣子,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但是林雙兒還是請來了張氏,讓嫂嫂得了訓斥,也不是個好東西,如今有兩個姨娘牽制著她,倒不忙動她,急的倒是這位有孕的“大嫂”,不管怎么說,她都是舒氏一房的人,若是真讓她剩下孩子,未來的局勢可真要說不清楚了。

    “那碧軟如今怎么會是這樣的,今日還害得二少奶奶受了連累。”碧渝一陣唏噓。

    當初她二人也算得上是有點交情,可惜這碧軟不是個正心人兒。

    費靖月思索一番,道:“碧璽去送個信,讓老梁給我打聽點事兒。”

    說完她在碧璽耳邊悄悄交代了幾句,碧璽雖然不明白小姐的用意,但是還是領命去了,正出門便撞上了剛回來的碧溪。

    “小姐,老梁那邊傳來消息了,跟四小姐走的近的人已經查出來了。”碧溪過來匯報。

    “是誰?”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