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要請法師做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要請法師做法

    第二日一早,張氏便請了長姚過去,商量法師一事。

    “這些時日,府里雖說辦了不少喜事,但是也出了不少大事,從輕柔落水癱瘓再到舒姨娘三番五次的病,然后樵兒婚事上被攪局,現如今更好,碧軟竟生下個怪胎來,當真是邪門了,按我的意思呢,請個法師來看看,做幾場水陸大法事,也算是安撫人心。”

    張氏一邊喝著今年的新茶,一邊對下首的長姚說道起來。

    長姚如今也算是這屋里的當家人了,付輕柔稱病,將家中一切事宜全部交由長姚打理,所以張氏有何事,就叫上長姚商量一番,也算是尊重這屋中的主母了。

    “母親難道懷疑是鬼怪作祟?”長姚有些驚訝,這些日子府上的確多事,她卻未曾從這方面去想,今日一聽,自然是驚訝無比。

    周媽媽見長姚的樣子,故作神秘的說:“夫人有所不知,前些日子伺候舒姨娘的小丫頭說,舒姨娘常常夜不能寐,還讓人把銅鏡給扔了,說是在鏡子里看到了不干凈的東西,現下碧軟又生下怪胎,說不得真的是不干凈的東西在作祟呢。”

    她用手比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繼續道:“這些東西不可說的,說了怕招來更多的禍事呢。”

    長姚原本不信鬼神之說,但是見張氏一臉惶然,而周媽媽的額頭上都滲出了細汗,她也有些拿不準,既然張氏說找法師來看看,她也不便反對,只得點了點頭。”

    “那母親打算請那個寺廟的高僧來?”長姚問道。

    “聽聞靈應寺在京城里算是香火鼎盛的,很多達官貴人都是找的那里的師傅來做法事,想來對這種事情也是輕車熟路,能力高強了吧,你看如何?”張氏說出她的打算。

    靈應寺她是知道的,就在城東,確實是香火鼎盛,若是能請的那邊的法師來,也是好的。

    “那便如此定了,待會兒我就讓人去請,選個好點的日子過府,不管什么魑魅魍魎,也不能讓它再在府上作怪了。”

    事情便定了下來,張氏差了人去寺里,長姚帶著娟兒去了紅瓦院。

    路上娟兒問她:“夫人,你真的相信府上有不干凈的東西嗎?”

    長姚微微嘆了口氣,道:“左不過是老夫人借這鬼神之說來安穩人心罷了。”

    娟兒聽不懂,但是明白自家夫人是不信這套說辭的,她倒是被剛才周媽媽的樣子嚇住了,只是這是府上主人家的事,她只管伺候好夫人便是。

    到了紅瓦院,長姚看見秦姨娘正推著付輕柔在院里看花,今日付輕柔氣色不錯,見到長姚來了,笑著叫她過去坐。

    她二人性子相似,又因兩個孩子的好感情也變得親近,自從長姚做了妻,很多事情都會來問付輕柔的意思,付輕柔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二人感情很好。

    “妹妹來了,快快進屋來坐,琴兒去倒茶。”付輕柔趕緊吩咐丫頭去倒茶,長姚接過付輕柔的輪椅,推著她往內走。

    “這輪椅倒還不錯,也是七皇子有心了。”長姚推著輪椅道。

    “可不是嗎,這七皇子對三小姐可是真真的好。”秦姨娘在旁搭話道。

    付輕柔也充滿欣慰之感,久聞七皇子對任何人都淡淡的,好一點的打個招呼,若是他看不順眼的,是斷斷沒有好話的,可是他對月兒卻是真的有心,自己落水不能行走以后,他便請人做了這個輪椅送來,愛屋及烏,真的是有心了。

    說起落水一事,長姚這才說起今日張氏想要請人做法事之事。

    “姐姐可信這神怪之說?”長姚問她。

    付輕柔擺擺頭道:“我落水就是人為的,雖然當時我也是稀里糊涂,不知如何到的水邊,更不知是誰推我入水,但是卻絕不是怪力亂神所致,而府上其他事情,也是惡有惡報而已。”

    付輕柔是知道費靖月給舒姨娘下藥之事的,所以對于舒姨娘見鬼之事并非人云亦云,但是這事不能說出來,碧軟生下怪胎之事她只是聽丫頭提了一下,心想是老天開眼,卻未想到是費靖月的計。

    但是張氏信了,她們自然不能多說什么,不然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幺蛾子,到時候被張氏怪罪到頭上,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長姚點點頭道:“既然老太太要安撫人心,此事自然是阻擋不得的,到時候看好幾個孩子,別讓人再搞出事來便是。”

    她不愧是皇宮里長大的人,對這種神怪的東西異常敏感,皇家太多這種因為神怪之說失寵的女子了,但是又有幾個是真的受過過鬼鬼怪怪毒害的,都是些手段而已。

    兩位夫人都是擔心自己的子女,但是此事已成定局,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碧落院。

    周媽媽規規矩矩的站在費靖月的跟前,跟她匯報著她交代給自己的事情,對,這攛掇張氏請法師來看的事情,就是費靖月的意思。

    “周媽媽辛苦了。”照慣例,又是五十兩銀子到手。

    如今的周媽媽越發喜歡給費靖月辦事了,事辦的好了,就有銀子拿,而且三小姐一直都出手大方,她現在都已經在外購置了大宅,只等老了出府,有個保障。

    之前費靖月便給她提過,讓他攛掇張氏尋個法師來府上的事兒,所以上次舒姨娘說見鬼,她就提過一次,但是張氏卻按捺下來,只是說抬兩個姨娘進門沖喜,現今碧軟又生下了怪胎,她便有尋到機會說上這話。

    雖然她只是幫費靖月辦點小事,說上幾句話,但是她隱約能夠感覺得到,三小姐深不可測,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哪怕這次碧軟生的怪胎,看起來與費靖月毫無相干,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就是這位三小姐做的,只是這樣的話,她也只敢自己一個人想想,根本不敢宣之于口。

    “周媽媽此事辦得好,祖母定了哪家的法師?”費靖月問她,手里拿著小剪子在修花,但是眼神的余光都讓周媽媽不敢造次。

    “定的是靈應寺的法師,說是那邊香火正,法術高。”周媽媽謙恭的回答。

    “靈應寺,靈應寺,很好。”費靖月嘴里念叨著。

    費靖月點點頭,對周媽媽笑道:“周媽媽只管將這消息透露出去,必要讓冰荷院那邊得到消息,媽媽可明白?”

    周媽媽用力點頭道:“小姐只管放心,老奴理會的。”

    費靖月交代清楚了,便譴了周媽媽出去,周媽媽搖頭擺尾的出去了,那樣子可像是一只忠心不二的狗了,費靖月看著她的背影冷笑一聲,是時候收網了。

    之前府上的斗爭不咸不淡,不痛不癢的,但是自從舒氏對付輕柔下手,費靖月就沒打算放過她。

    之前秦芳也耍過手段,但是她都未曾如此生氣,秦芳的手段也從未針對過付輕柔,可是舒姨娘不同,她害的人太多了,小靖月就是被他們毒死的,之后又想毀了費靖月的清白,他們的種種手段,全部都是不可饒恕的,費靖月下定了決心,要她死。

    “是時候去見見那個林雙兒了。”費靖月對丫頭說,幾個丫頭嬉笑著點頭,似乎并未將事看得多大,費靖月見她們的模樣,也露出了微笑。

    冰荷院。

    周媽媽正指揮著丫鬟婆子往里面搬東西,除了一些補品之外,全都是驅邪的物什。

    舒姨娘賠著笑臉跟她站在院里閑話。

    “我看這艾草、桃木都是些驅邪去鬼的東西,卻不知這老太太所為何意?還請媽媽指點一番。”

    舒姨娘因為之前費靖松的事情,對周媽媽有些抱歉,所以問起話來格外和藹小心,似乎怕再讓周媽媽生氣在張氏面前亂說一般。

    她知道周媽媽是張氏面前的老人,說話管用,如今費墨陽也因為費靖松的事不到她院里來了,她若是再得罪了周媽媽,恐怕更難翻身了。

    “舒姨娘客氣了,老奴也不過是奉命行事,之后府上還請上法師過來做水陸大大法事呢。”周媽媽故作神秘的對舒姨娘耳語道。

    “請法師?做法事?所謂何事?”舒姨娘第一次聽到這消息,心中閃出一點念頭來,自然不遺余力的打聽道。

    “這府上之前就傳說有不干凈的東西,原本老太太是不信的,但是你看啊,之前是夫人莫名其妙的掉落在水中,現在還癱瘓著,之后便是你一直臥病不起,再后來發生的事情你我心中都有數,這還不是鬼鬼怪怪給鬧的啊,所以啊,老夫人自然是要做上些事情,也好讓人心安。”周媽媽說出事情的因由。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原本是沒什么的話,卻將舒姨娘嚇得退后幾步,虧得婢女扶住她,不然真要跌坐在地了。

    周媽媽裝作沒有看見的樣子,繼續指揮著人搬著東西。

    “不知道是哪家寺廟的師傅過來?”果不其然,舒姨娘問出這個問題。

    費靖月之前便交代過,對舒姨娘的問題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所以周媽媽自然要答:“是靈應寺的高僧,日子就定在四月初五那日。”

    舒姨娘得了消息,又扯著其他話題,與周媽媽閑話,周媽媽見目的達到了,對舒姨娘行個禮道:“舒姨娘您好生休息,這些東西也不要害怕,都是法師吩咐準備的,我這廂還要去其他院里置弄,就先告辭了。”

    舒姨娘趕緊說道:“不怕,怎么會怕呢。”這樣子卻沒有多少底氣,倒像是故意做出給周媽媽看的。

    周媽媽點點頭,帶著丫鬟婆子走了,這剛出院子,里面的舒姨娘卻再也站不住,在丫鬟的攙扶下趕緊進了房間,那門被關得碰的一聲。

    “去,趕緊去旖旎院,請大小姐速速過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