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小姐,太可怕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小姐,太可怕

    “這舒姨娘怎么又病了?”張氏一早做完早課,端坐在正堂對著周媽媽嘀咕道。

    “姨娘她身子嬌貴,許是之前的病癥尚未痊愈吧。”周媽媽恭敬的回答。

    “她倒是的確嬌貴,比我這老太婆還嬌貴!”張氏頗為不滿,府上的好藥材都給她送去了,卻不見她好。

    “她哪能跟老夫人您比,依我看啊,說不得真的是有鬼魅作祟呢,你老人家是富貴命,那鬼怪自然不敢靠近,她這病了,也是情有可原。”周媽媽極會說話,將張氏捧得不輕不重,異常舒服。

    張氏點點頭道:“也虧得是請了師傅,好好做上幾場法事,估計也就能消停了。”

    周媽媽趕忙附和,給張氏遞上新茶,伺候的周到無比,主仆二人便又去說著其他話題了。

    海棠院。

    林雙兒看著滿屋子掛的艾草、桃木,心有余悸。

    當日她與碧軟走得近,碧軟生的怪胎她可是親眼所見,她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女人家,嚇得手腳癱軟,她更怕的是自己也生出來那樣的怪胎來。

    碧軟現在還被關在院中,自從生了怪胎,她就越發瘋癲了,想是被那怪物害的,那么可怕的一個東西,從她肚子里落出來,任誰都會害怕不已。

    林雙兒這段時間和費墨陽親近得少了,一個人在這空蕩的院子過著,更顯得門庭凋零。

    她原本只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女子,能飛上枝頭做鳳凰,已是萬幸,但是這樣的大宅門,若是沒有個子女傍身,以后是任誰都無法依靠的,看現在的舒姨娘就知道,明眼人都知道碧軟鬧事是她安排的,只是那女人為了自己的榮寵臨時反了口,但是因為有子女相幫,她根本沒有受到什么不得了的懲罰,而且老爺還時常去看她。

    想到這些林雙兒更是憂心,一會兒怕失去了寵愛,一會兒又怕生下怪胎,搞得她心情煩亂,焦躁不安。

    喵,喵。

    一聲聲貓叫將她拉回現實,她抱起那只白貓,這只貓正是當時碧軟養的那只白絨。

    “白絨餓了?我這就吩咐人給你做東西吃。”

    她語氣溫柔,似乎只有這只貓在此時才能安穩她不安的心。

    當日碧軟生下怪胎,張氏令人將孩子拿去燒掉了,她便變得歇斯底里,張氏只得讓人看管,費靖松也因此被張氏責罰,所有人都無心顧及這只貓。

    林雙兒有一日在花園見到這只貓,無人照看,原先油光水亮的皮毛已經打上了結,全身的白毛已經變成了灰毛,而且也餓的骨瘦嶙峋,她見了可憐,便悄悄抱回了海棠院。

    這貓兒倒是爭氣,也乖巧聽話,她好生喂養了一段時間,便又恢復了之前的水色。

    之前她就喜歡這貓,但是碧軟肚子里有孩子,她不敢爭搶,現在這貓兒終于是屬于她的了。

    突然,有下人進來說,三小姐來了。

    三小姐怎么會來?她有些疑惑,但是費靖月她可不敢招惹,趕緊讓人去請。

    費靖月帶著碧渝,進了這海棠院。

    之前這里還是費靖喜的院子,她一次都沒有來過,今日是第一次來,院子不大,與自己那個相比的確要小一些,費府嫡庶區別還是很大的,她是嫡女,院落本就該大一些,但是費靖喜是府上的小姐,住這樣的院子倒也合適,但是現在給一個賤妾住,卻顯得有些大了。

    “林姨娘好福氣。”費靖月帶著淡然的笑容。

    林姨娘拿不準她的意思,只得站在一邊唯唯諾諾道:“都是老夫人抬愛,不然雙兒也沒有這個福氣伺候老爺,伺候小姐,更談不上住在這么好的院里了。”

    她嘴上如是說著,卻拿眼鏡去瞟費靖月,見她還是帶著淡然的笑容,心下更拿不準她的意思了。

    “三小姐進屋坐。”她站在頭前引導,費靖月隨她一起進了屋子。

    屋里家具都是新打的,東西品質也都不錯,是之前費墨陽寵愛她的時候讓工匠來做的,那只波斯貓正乖巧的握在梳妝臺下打著盹兒,發出輕微的鼾聲。

    費靖月嘴角露出一個高深的笑意,但是轉瞬即逝,她摸著屋里黃花梨木的梳妝臺笑道:“父親果然喜愛姨娘,這黃花梨木可是價值千金的好東西呢,比我母親那個紅樟木的都要好上許多呢。”

    林雙兒誠惶誠恐,道:“也就是雙兒進府晚些,才攤上這樣的好事,雙兒是斷斷不敢與夫人爭輝的。”

    這樣的話她可擔不起,說出去自己一個賤妾的東西比嫡妻的都好,那可是尊卑不分。

    費靖月見她態度誠恐,心下滿意,笑著坐了下來,道:“姨娘不必惶恐,這是父親寵愛你,沒有大礙。”

    這話說的親切,可是林雙兒還是很怕,這個三小姐雖然在笑,卻笑得讓她繃緊了一根弦兒。

    “坐吧。”費靖月指著另外一張軟椅對林雙兒說道。

    林雙兒怕她,趕緊一屁股坐下去,緊張的看著眼前面帶笑容的三小姐。

    “碧渝,把東西拿出來。”費靖月見她坐下,對身后站著的碧渝說道。

    碧渝從身后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放到林雙兒面前。

    “打開看看。”費靖月對林雙兒指指眼前的盒子。

    林雙兒見這盒子精美,緞面都是江南絲綢軟緞中的精品,繡的花卉也精致無比,她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東西,但是三小姐讓她打開,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不得不從。

    她伸手拿起那個錦盒打開來,一陣貴氣讓她眼睛都花了去。

    盒子里是一套頭面首飾,華貴而精美,鎏金碧玉做成的骨架,鑲嵌著華貴的寶石數顆,珍珠圓而亮,打磨得極好,而這華貴的珍珠只是這套頭面的裝飾罷了,珍珠用細線穿著吊在四周做成流蘇。

    這套頭面的價值恐怕才是真正的千金,看到林雙兒眼睛發亮,任憑自己如何努力,也挪不開手了。

    費靖月看見她貪婪的目光,啪的一下合上了盒子,林雙兒這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三小姐,我。”她想要解釋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說出口。

    費靖月止住她道:“你是個聰明人,而且也頗有幾姿色,若是用好了,在這府里,以后成就也不會只是個賤妾。”

    這話簡直是聞所未聞,她能做個賤妾已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可是三小姐卻說不止?

    “實話跟你說了吧,碧軟當日想污蔑的是我二哥。”費靖月這話坐實了林雙兒的猜測,果然是三小姐做了事。

    費靖月見她沒有多驚訝,知道她已經猜到一些端倪,如此更好。

    她繼續道:“可是她懂得識時務,所以我就想法子讓她做了側室,而你,若是能幫我,自然也能坐到側室的位置。”

    側室是比貴妾還要高的身份,雖然孩子還是庶出,但是卻是正兒八經的公子小姐,比那妾侍生的孩子要高貴太多了,雖然不能繼承家業,但是卻能名正言順的分到財產,所以是妾侍里最好的結果了。

    費府只有舒姨娘是側室的身份,所以她一直都比其他妾室要高上一些,而她生的兩個子女也確確實實在府上有著地位,想到這里,林雙兒心動了,若是自己真能坐到側室,那也足夠了。

    “這盒首飾頭面是我送你的見面禮。”費靖月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半分不舍,但是對于林雙兒來說,卻足以震撼。

    “三小姐要我做什么?”既然有好處,自然有條件,她并不傻。

    “和我一起,扳倒舒氏。”

    扳倒舒氏?難道舒姨娘生病、她們這一房的種種均與這三小姐有關?這話讓林雙兒反應激烈,但是為什么三小姐會看上了自己?她不過一個小小的賤妾,如何能幫都三小姐?

    她將心中疑問問了出來。

    “因為這府上只有你不是我的人了。”費靖月云淡風清,而林雙兒卻跌入谷底。

    眼前這個三小姐,相貌和善可親,但是卻語出驚人,什么叫這府上只有自己不是她的人,感情其他人全部都是被她所收用?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她之前還生出想要與她抗衡的念頭,現在想來要多可笑便有多可笑,三小姐,簡直是深不可測。

    “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派人來通知我一聲,時間不多了。”費靖月看了她一眼之后,帶著碧渝轉身離開。

    離開前,她嘴角劃起一道幅度,對還在心神不寧的林雙兒道:“最后送你一個忠告,不要養那只貓兒。”

    說完留下心亂如麻的林雙兒。

    她呆在原地,三小姐走的時候說什么?不要養那只貓?

    她是聰明人,立刻從費靖月的話中體味了到了什么。

    三小姐剛剛說不要養那只貓,如此的異貓,得之不易,但是三小姐卻連看都不看一眼,甚至警告自己不要去養,那么說明那只貓有問題,之前這只貓是碧軟在養,而她......

    生下了怪物!

    她想起之前三小姐的人根本不與那只貓親近,甚至看見了碧軟帶著貓都離開的遠遠的,一定是貓有問題,那么一切都講的通了,三小姐根本沒有放過想要暗害二少爺的碧軟,而碧軟生下怪物肯定與那只貓有關!

    她突然瞥見桌上那盒頭面,光華高貴,耀耀生輝,但是卻刺痛她的眼睛,直到心里。

    這個三小姐,太可怕。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