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衣錦還鄉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衣錦還鄉

    貓兒被林雙兒悄無聲息的送出了府去。

    既然三小姐說貓是個禍害,那就不能讓它繼續留在自己身邊,她自小就聰明,完全聽懂了三小姐的言外之意,三小姐之所以這樣說,是在考驗自己,若是自己將這貓留在府中,必然不會自己養著,但凡其他任何一個人養了,生下怪胎,就會暴露貓兒是生下怪胎的罪魁禍首,那么三小姐自然也逃脫不了干系,若是自己將貓兒送走,此事便一直成迷,三小姐也會無礙。

    沒錯,她決定了,投誠費靖月。

    費靖月淡然的笑容,已經在她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而這個印象是可怕、深不可測、掌控一切,她一個小小賤妾,有靠山便要懂得識時務,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貓兒被送出府去的消息逃不脫碧溪的耳目,費靖月在碧溪口中得知這個消息后,淡淡笑了笑道:“她已經做出決定了,碧璽,讓人給她送幾套華服和首飾去,有用之人便要讓她嘗點甜頭。”

    碧璽點點頭去了。

    碧溪不解,問:“小姐,即便是不籠絡這林姨娘我們也可以收拾舒氏,何以還要如此厚待于她?”

    “唐惜玉和沈連心雖然是我們的人,但是不知道這兩個姑娘心有多大,如果是心術正的人,自然無礙,若是被這府上的錦衣玉食蒙了眼睛,日后這林雙兒也是一種牽制。”費靖月對她解釋道。

    她恍然大悟,原來小姐是這個意思。

    “哥哥常年不在家中,嫂嫂性格直率,不懂的玩弄權術,根本不足以護住母親,我雖然可以扳倒一個舒氏,但是難免會生出第二個舒氏來,所以這府上的女人必須相互牽制,母親才能無礙。”

    “長姚公主雖然是主母,但是性子柔弱,不足以把控全局,秦芳雖然一心祀奉,但是不得父親寵愛,而林雙兒不同,她是老太太親自擇選的人,自然不會被祖母所懷疑,而她原本出身貧困,更容易把控,我能留在府上的時間不多了,必須為母親鋪墊好一切。”

    費靖月一字一言的對她們解釋,讓幾女大為贊嘆,小姐心思縝密細膩,進退有度,若是個男子,一定能成就大才,她們也倍感慶幸,能跟隨這樣的主子。

    林雙兒看著眼前的錦繡服飾,全是京中最好的錦緞,花色艷麗華貴,觸感極軟,一看便是好東西,這款式也是如今最流行的流云試樣,穿在身上就是婢女能變成貴女。

    隨著衣服一同送來的還有幾盒首飾,雖然不及那頭面華貴,但是也是價值不菲的,有別頭發的釵子,有盤發髻用的篦子,還有裝飾的珠花,自己若是穿上這樣一身行頭,立刻變成了大戶人家的貴婦,再也不是那個窮鄉僻壤的窮丫頭了。

    她伸手撫上這些華貴的物件,三小姐如此厚待,即便是跟她做事又如何,這樣的主子,值得她付出全部了。

    “翠兒,給我穿戴上,我要回家。”

    請過張氏的意思之后,林雙兒踏上了回家的路,當日她被哥嫂賣給人牙子,為的不過是二十兩紋銀罷了,她原本不愿意,若不是見到年邁的父母和一群衣不蔽體的弟妹,她是斷斷不能同意哥嫂的主張,她心里是怨恨的,為何要她一個小女子去承擔這樣的重擔,但是今日,她過上了好日子,自然不能忘了當日哥嫂的“恩德”。

    她還記得嫂嫂對著牙婆低眉順眼的模樣,為的不過是一個好一點的價錢,而她如同牲口一般任人挑選,毫無自尊,而她那個無能的大哥,只會站在一邊由著自己的妻子呼來喝去,讓自己做著各種動作證明自己身體康健。

    弟弟妹妹們躲在母親身后,好奇的看著自己,他們還不懂得他們的姐姐便要被人帶走,去給人當牛做馬,母親在邊上垂著淚,無可奈何,父親欲言又止,想要阻攔,卻又不能忍心看著孩子們餓死。

    只有嫂嫂和她頭上華麗的珠花是笑的,那個珠花是嫂嫂嫁進他們家的時候,父親湊了全部的錢買的聘禮,父親想讓她拿出來應個急,她不肯,卻想出將自己發賣了的主意,哥哥沒有阻攔,人牙子帶走哭得眼睛紅腫的她,說會給她找個好人家的,如今的確是呢,她也該要衣錦還鄉了。

    人還沒進村,一行人的轎攆便驚呆了躺在村口大樹下睡覺的二狗子。

    二狗子叫什么已經沒人在意了,只是在這個窮困的小山村里,只有他不肯勞作,只守著祖上留下來的積蓄過日子,整日里游手好閑,好吃懶做,當他看見費府的轎子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這是多華貴的轎攆,他這輩子可是見都沒有見過,只聽說書的說起過,烘漆的車身,一匹駿馬,還有駕車的車夫,讓他一度以為自己眼花了。

    等他趕到村東頭林家的時候,見到的是一個華貴無比的夫人,在丫鬟婆子的攙扶下往林家破舊的院子走了進去,他定睛一看,那個夫人赫然便是被林家嫂子賣了的林雙兒。

    林雙兒看著老淚縱痕的父母,感上心來,如今院外圍滿了看熱鬧的村里人,她瞥見她們的眼里竟是艷羨,她心里充斥著滿足感,這些人都是當初看著人牙子將自己帶走的人,但是又有誰伸出過援手。

    她的哥嫂站在門外,不敢進來,她聽見他們在互相推搡,讓對方進來,可是誰也不肯去邁開那一步。

    最小的弟弟又長高了,算起來有近小半年沒有見過了,他有些生分,怯生生的站在母親身后,緊緊的揪著母親破舊的褂子。

    翠兒拿出幾盒點心放在桌上,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其實都是費府的普通點心,但是卻讓母親身后的孩子流出口水,連靦腆的妹妹也忍不住想要靠近。

    “念兒、滿兒,快來嘗嘗,這可是京城里最出名的點心。”她和藹的笑道。

    滿頭的珠翠叮咚作響,晃花了眾人的眼睛,兩個孩子得了她的允許,也不等父母同意,趕緊上前一手一個,生怕自己吃不到,看的她發出咯咯的笑聲。

    母親很是欣慰,自己的女兒終于過上了好日子了,她一個鄉下人家,不懂的什么是姨娘,也不懂的女兒說的貴妾、側室之分,她只知道她的女兒如今是正經人家的夫人了,是有吃有喝,有丫鬟伺候的主子了,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和之前的眼淚不同,這是欣喜的淚水,女兒終于出頭了。

    “老夫人不要哭,這雙兒夫人如今在我們費府過得很好呢,你看今日我們這些伺候夫人的人就知道,夫人沒有吃苦。”說話的是碧璽。

    沒錯,這一次的衣錦還鄉就是費靖月替她安排的,碧璽隨行,為的就是給她長臉,讓她為自己辦事也更盡心。

    “是是,這是高興事,你看我。”林雙兒母親抹了一把眼淚,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

    “來人,將東西送上來。”碧璽吩咐道。

    很快便有下人抬上來好幾個大箱子,這些都是臨走的時候費靖月吩咐帶過來的,全是秀麗的錦緞和衣裳,還有幾小盒首飾,雖然在費靖月看來閉關不是什么值錢東西,不過是宛月一日的收入罷了,但是卻給了林雙兒一個天大的臉面。

    她看著碧璽有條不紊的安排著人往屋內抬東西,一邊對母親露出美麗的笑容。

    東西抬完了,碧璽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來,是一張五百兩的銀票,放在林雙兒母親手中,笑著道:“這是我們家小姐賞給老夫人的,希望老夫人置辦個好點的院子,好好過活。”

    “老頭子,快來看看,這是多少來著,我是不是眼花了。”她母親顫抖的看著銀票說道。

    林雙兒父親湊過來一看,驚呼道:“老婆子,是五百兩,五百兩啊,天啦,我這是不是在做夢?”

    林雙兒的父母親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面額的銀票,一時間不敢拿,碧璽笑了笑說道:“這是京城最大的銀號天寶銀號的銀票,夫人盡管去兌換便是。”

    林雙兒的母親趕緊將銀票塞進懷里貼身放著,生怕被人搶了去。

    碧璽見狀,大聲說道:“這銀子是我家小姐賞賜給夫人的,自然沒有人能打這銀票的主意,恐怕放眼京城,也無人敢,夫人不要害怕。”

    林雙兒的母親點點頭,突然她身后的小姑娘道:“你不是我姐姐的丫鬟嗎?怎么不學她們一樣稱呼我姐姐做夫人?而是小姐?”

    林雙兒嚇壞了,趕緊上前捂住她的嘴呵斥道:“念兒不許無禮,這是笑凝公主的近身侍婢,不是姐姐的丫鬟,快快給碧璽姑娘賠禮。”

    這可嚇壞了一屋子的人,全都跪了下來去,碧璽如今是代表著笑凝公主,都戰戰兢兢不敢動彈。

    碧璽拉起林雙兒的雙親道:“無礙,我家小姐如今也要稱雙兒夫人一聲姨娘,老夫人不必客氣。”

    這句話給了林雙兒天大的面子,她感激的對碧璽投去一個微笑。

    費靖月今日便是讓碧璽來給林雙兒面子的,碧璽自然拿捏得當,當林家一干人等知道這位笑凝公主就是當今圣上親封的那位最紅的公主,是那位七皇子愛的要命的未來的七皇子妃之時,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自然,她賞賜的銀票,就是再多,又有誰敢去打主意?

    “妹子,妹子,我跟你哥。”屋外的女人再也按捺不住,沖將進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