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法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法事

    “是嫂嫂啊?”林雙兒站起身來,嘴里雖然叫著嫂嫂,但是面上卻露出明顯的鄙夷和憤恨。

    “妹子,我和你哥哥這些日子也過得不好,比不得你,做了大戶人家的夫人,你看這。”那個女人開了口。

    她的眼睛貪婪的盯著林雙兒母親懷里的那張銀票,還有這一屋子琳瑯滿目的東西,口水險些都要流下來了。

    她是個有些姿貌的女人,不然林雙兒的哥哥也不會對她各種忍讓,哪怕是賣掉自己的親妹妹,但是在林雙兒的眼里,這個女人卻是面目可憎,要多猙獰就多猙獰。

    “那還是要感謝嫂嫂當日發賣之恩啊。”林雙兒出言道,但是任誰都聽出這話里話外的譏諷之意。

    那個女人被說得臉皮一陣紅一陣白,但是看在錢的份上,她生生忍下了林雙兒的諷刺,道:“妹妹錯怪我了,當日我也是為了一家人的存活,不得已犧牲了妹妹,但是今日妹妹卻因禍得福,做了大戶人家的夫人,這是好事一樁啊。”

    “照你這說來,我還得感謝你了?”林雙兒反口問道。

    那女人想接話,卻又不知怎么去接,氣氛有些尷尬。

    此時碧璽開口了:“雙兒夫人能有今日,是她天生好福氣,與你有和干系,當日你說賣就賣,現在夫人得勢了,你來認親了?天下可有這樣的好事?”

    碧璽的話說的毫不留情,院外看熱鬧的人們聽見發出哈哈的笑聲,在底下議論紛紛,都說這林家嫂子太不要臉。

    這女人本就是個悍婦,哪里聽得被人如此議論,立時大發雷霆,對林雙兒的大哥吼道:“看你的好妹子,連個下人都敢羞辱我了。”

    林榮根本不敢回答,只得跑到林雙兒面前道:“好妹子,你且看在哥哥的份上,不要怪罪你嫂子了,當日她也是不得已啊。”

    林雙兒冷冷的沒有說話,林榮也不敢說什么,當日確實是他們夫婦二人對不起雙兒,即便是雙兒如今過上了好日子,也是她自家命好,現在沒有怪罪他夫妻二人已是萬幸,他這婦人還想要好處,想來也是有些癡心妄想了。

    碧璽附在林雙兒的耳邊,悄然說了幾句,林雙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她轉過頭對林榮道:“哥哥既然說了,雙兒自然不會怪罪,只是這嫂嫂未免太過彪悍,哥哥可得好生管教才是。”

    林榮如雞啄米般點頭。

    “只是如今雙兒也有些銀錢積蓄了,自然是不能忘記哥哥的恩情的,陳婆可在?”她突然望著院外喊道。

    一個濃妝艷抹的婦人趕忙站了出來道:“老生在這兒,在呢。”

    林雙兒見她的態度,非常滿意,道:“陳婆可是這十里八鄉最得力的媒婆了,如今我家里也算是有些能力了,還望陳婆替我哥哥再擇個好女子,娶回來替我們林家開枝散葉。”

    這個陳婆是這個村里最好的媒婆,一張嘴上下翻飛,能將死的說活,壞的說好,那功力可見一斑。

    她連忙應允道:“是,是,是,我一定替大公子好好尋一個好姑娘。”

    碧璽也順勢遞過去一包碎銀子,歡喜得那陳婆即刻就跑了,趕著去找好姑娘了。

    林榮自然是歡喜的,之前因為家里窮,好容易才湊夠了錢娶上了媳婦,但是這個媳婦彪悍,動則打罵,他早就難以忍受,如今妹妹做主替他再娶一個,他哪能不樂意。

    林家嫂子就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發生,驚得下巴都快掛不住了,怎么搞出這么一出,如果再讓個女人進門,那還了得?

    她是一貫撒潑慣了的,立刻就不干了,沖上前去就想去揪林榮的耳朵,林榮怕她,想要閃躲,說時遲那時快,林雙兒帶來的婆子丫鬟全部沖上去,將她揪住,讓她動彈不得,林榮這才躲開她的攻擊。

    雖然手下沒有得逞,但是她嘴上卻不饒人,不依不撓的罵道:“好你個林雙兒,出這么一個餿主意,虧我還跟著你林家吃苦受難的,真是沒有人性!做了有錢人家的夫人了不起嗎?還不是一個小妾,登不得大雅之堂!”

    這話說的及不客氣,林雙兒如今算是衣錦還鄉,被她如此辱罵,外面還有不少看熱鬧的人,真是有些難堪。

    林雙兒未動,碧璽卻先動了,上前就是一個大耳巴子,打得她分不清東南西北。

    “夫人也是你能辱罵的?真是沒規矩,我這便讓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規矩。”話剛說完,就有婆子上去左右開弓,打得她眼冒金星,淚眼迷茫。

    這下她不敢再噪雜了,只得拿眼睛去瞟林榮,可那林榮平日里受夠了她的氣,此時裝作沒有看見,氣得她肺都快炸了,卻也是無可奈何。

    碧璽見收拾得差不多了,才叫人停手,道:“以后這林家算是我們費府照看的了,我家公主尊雙兒夫人一聲姨娘,希望以后鄉親們看在我家公主的面上,對林家多加照拂才是。”

    這話算是給了林家一個依靠,林老爺的背都直了起來,眾人也覺得面上有光,村里人紛紛應是,沒有人敢再欺辱林家,一個保長一樣中年男子趕忙過來道:“姑娘只管放心,林家以后就是這村里的大戶,不會有人欺凌,不會不會。”

    碧璽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她奉了費靖月的命令,要幫林雙兒爭臉,好讓她安心,跟費靖月跟久了,她出來也是能獨擋一面的,今日連消帶打,軟硬兼施,也算是解了林雙兒的后顧之憂,自然讓這林雙兒死心塌地。

    她瞥見林雙兒面上感激的神情,知道目的已經達到了,便退在一邊,給林家眾人敘舊的時間,而那林家嫂子被收拾了以后,一個人奄奄的躲在一邊,不敢多嘴多舌,也算是給林雙兒報了仇了。

    直到傍晚時分,一行人才從小山村回到京中,自從林雙兒也算是收服了,只要專心對付舒氏一脈便可。

    費靖月聽了碧璽的匯報,很是滿意,如今的碧璽也能想出害人的鬼點子,這林家嫂子可算是被收拾夠了,而這林雙兒也算是安心了。

    碧璽被她夸得不好意思,道:“這點子雖說是害人,但是害的都是壞人,奴婢一直謹遵小姐的教誨,人不犯我,我必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償還。”

    費靖月很是滿意,看來這幾個姑娘算是*出來了。

    四月初五。

    今日是請了法師的日子,一大早所有人都早早便起來了,待會兒法師來了便要忙碌了。

    張氏早早便穿上了素服,今日是請法師做法,穿不得紅紅綠綠,費靖月穿的是一套淡色的輕衫,打扮素雅,一早便去了佛堂等待。

    所有人都來了,包括付輕柔也被秦姨娘推著出來,法師說了,這府上的不安定,要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才能找出根源,之前法師已經送過不少驅邪的東西過來,但是舒姨娘依舊病倒了,這讓張氏很是憂心不安。

    到了巳時,法師來了,張氏請了三天的水陸道場,所以來人不少,粗略一算,也有七八人,為首的是一個大和尚,看起來和藹和善,倒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

    張氏恭敬虔誠的對大和尚合手作揖,道:“大師有禮了。”

    那大和尚念了聲佛號,對張氏說:“施主不必客氣,貧僧也不過是有些念力罷了,但卻不敢妄稱大師。”

    張氏見他和善,更為滿意,對他訴苦道:“府上這些日子不得安寧,怕恐有鬼怪作祟,還望大師照拂才是。”

    那和尚倒也謙虛道:“施主不要過憂,所謂鬼怪,不過是人心罷了,但是聽聞府上日前剛有怪嬰出生,也是污濁之氣太甚,做場水陸法師,也能安定人心。”

    這和尚倒會說話,費靖月在旁聽著,確實有高僧的樣子,她不言語,只是站在付輕柔身后,靜靜的看著張氏與那和尚說著府上的事情。

    估計說了半個時辰,那和尚點點頭,對著身后的別的和尚道:“那就準備一下開始吧。”

    那些和尚倒也麻利,很快便將家當擺放整齊,一一坐下開始念經,張氏是虔誠的人,命人擺上貢品,掛上神像等等,而費府眾人每日必然有三個時辰要到此地,一起跪拜念經,也好消災解難。

    舒氏一副嬌弱病樣,看得費墨陽有些心疼,噓寒問暖了幾句,這女人也真會裝樣子,還真的臉色蒼白,有氣無力。

    費靖若自然又是一副人前溫柔模樣,輕輕的扶著她嬌弱的娘親,眉心緊皺,那模樣恨不得生病的是她一般。

    既然她們喜歡裝樣子,費靖月自然不會拆穿,這好戲才剛開始呢。

    法事原本是三日,但是張氏卻覺得不夠,最后和法師商議后決定,做七日,這消息可苦了裝樣子的舒氏,但是卻也無奈,若是這樣子裝的不好,這戲可要如何才能演的下去?

    一切都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第六日的法事做完,費靖月回到碧落院。

    “這幾日可是辛苦小姐了,先好好休息吧。”碧渝端來熱水給她燙腳,這些日子費靖月一直跪著,膝蓋都紅了。

    “沒事,你讓碧溪去盯著點,今日是第六日了,他們應該按捺不住了,很快會有動作了。”

    碧渝點點頭去了,一切都是表面平靜著,但是這暗流涌動已到極致,等著吧,很快。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