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三十章 冷春婆

第一百三十章 冷春婆

    云兒心急火燎的的帶著人去了,南街雖然雜亂,但是比起這府上顯得更加安全,在云兒心里,舒姨娘比這南街上的痞子更加可怕。

    這個靈婆叫冷春婆,是南街赫赫有名的神婆,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婆子,人們卻說她有大神通,能問事、能治病,許多人都慕名而來,只求問她一言半語,給些指點。

    此時已經是巳時,天色早已擦黑,云兒帶著兩個婆子跌跌撞撞的往冷春婆的住所跑去,她跑的飛快,后面兩個婆子氣喘吁吁,但是誰也不敢耽誤,這舒姨娘剛才發作的樣子,讓幾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層陰影,仿佛這冷春婆才是打救幾人的菩薩。

    她的地址是南街狗子巷第一百零一號。

    云兒只知道地方是哪里,但是從沒有來過,何況南街是三不管的地方,人員混雜,亂得不行,一路上都有在外閑逛的流氓地痞,見到云兒便吹起口哨來,嚇得她魂不附體,只盼望著早些能夠到達這一百零一號。

    她帶的兩個婆子生的野蠻,五大三粗的模樣,平日里都是幫張氏教訓人的婆子,所以那些地痞子也不敢太過輕狂,頂多也就是嘴上調戲幾句,但是云兒一個小姑娘家,還是戰戰兢兢。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她數著門上的號牌,但是到了這一百號就不見后面的一百零一了,她大驚,難道這地址錯了?若是真的錯了,那可就誤了大事了。

    正巧此時,一戶破舊的門推了開來,一個婦人端著一盆污水便往外潑去。

    云兒見到有人,且只是一個婦人,她趕忙上前拉住那個婦人問道:“請問大嬸,這里是狗子巷嗎?”

    那個婦人長得腰圓膀粗的,也不答話,只拿眼睛瞟著云兒等人,好半天才答:“這里自然是狗子巷。”

    云兒正想接著問,那婦人又說:“是不是要找那一百零一號的冷春婆?”

    這婦人的話猶如天籟之音,讓云兒小雞啄米般直點頭:“嬸子知道冷春婆?”

    那婦人很不屑的神情道:“你也不是第一個了,找她的人都將這條巷子給擠爆了。”云兒尋到救星,忙問:“嬸子能不能將這地方告知一番,我們找她有急事。”

    那婦人點點頭,但是就是不開口,云兒不明所以,還是她身后的婆子機警,從懷里掏出一掛銅錢,塞到那個女人懷中。

    另外一個婆子厲聲道:“冷春婆在哪里?”

    開口說話婆子長相粗狂,對那婦人又不太客氣,既然婦人見到銅錢了,也不敢再這婆子面前端著了,扯了張笑臉出來,往左邊一個角落一指道:“就是那里。”說完便迫不及待的退回屋中,生怕這長相粗狂的婆子出手,碰的一聲關上了門。

    幾人得了消息,也不逗留,直接往那幢屋子走去,門上赫然寫著一百零一號。

    好容易敲開了門,開門的是一個頭發有些花白的女人,云兒見到這女人趕忙作揖道:“冷春婆,請你快跟我走吧,我們府上出了妖孽。”

    那女人卻搖了搖頭指著屋內道:“我不是冷春婆,她在里面問事呢。”

    云兒三人向內望去,屋中煙霧繚繞,一個女人盤腿坐在堂上,另一個女人在一旁跪著,聽她說著什么,不時的點點頭,顯得很是虔誠。

    那女人攔著不讓他們進去,怕擾了里面的冷春婆。

    幾人只得在門口等著,過了好半響,跪著的女人才站起來,走了出來,跟開門的女人一起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對身邊的女人念叨道:“冷春婆真靈,她說我家祖上的墳塋得修了,不然我兒子就不順利,還真的是,昨天我家男人去山上,確實看見他祖宗的墳都垮了呢。”

    旁邊那個女人也附和道:“跟你說這冷春婆靈驗,這回信了吧。”

    那女人忙點頭,兩個女人說著已經走遠了,但是她的話卻給了這門口的三人無比堅定的信心,這冷春婆一定能就得了舒姨娘的“怪病”。

    幾人魚貫而入,冷春婆正在收拾剛才的家什,見到幾人進來,擺擺手道:“今日不看香了,你們明日再來吧。”

    幾人中機靈的那個婆子上前甩出一包銀子道:“這是定錢,還請冷春婆一定要出出手,幫幫忙。”

    有了錢還不好辦事嗎?冷春婆換了一副面孔,道:“幾位有何難事?且說來聽聽。”

    幾人說明來意以后,冷春婆點點頭,對三人說:“既然府上有難,老婆子我自然會出手,且待我收拾一番便去。”

    她拿出一個褂子,將所用的東西裝了進去,背到了身上。

    三人等著她收拾停當,這才帶著她匆匆忙忙回了費府。

    張氏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云兒說的這婆子真有這么靈嗎?怎么去了這么久還不回來,舒姨娘又發作了兩次,費靖若原本想要靠近,但是卻被她的樣子嚇了回來,這大半夜的,怪嚇人的,所有人都端著一顆心,只盼著快點有個人過來打救一番。

    好容易這云兒回來了,張氏派人去門口等著的,見到云兒回來便來報,所以這消息一傳來,她都緩緩舒了一口氣。

    這會兒舒姨娘又開始了,呲牙咧嘴,幾個野蠻婆子都按不住,她就像真的被什么鬼怪附了體,力氣大的不得了,見到冷春婆進來,她更是掙扎得厲害。

    張氏對剛進來的冷春婆一番打量,是個其貌不揚的中年婦女,但是打扮卻很是夸張,濃妝艷抹的臉和浮夸的發飾,頭上的珠翠花花綠綠,身上還有一股煙味和香粉混雜的味道。

    張氏心里有些打鼓,這女人能行嗎?怎么一副俗氣模樣,別是騙人錢財的那種江湖人士,那就糟心了。

    跟著一起去的兩個婆子,悄聲對她說起剛才在冷春婆屋中聽見別人說的話,這才讓她心中有些放心,許是這有些神通的人,都有些怪異的地方吧。

    這冷春婆一進門便指著舒姨娘大呵一聲:“哪里來的妖孽,敢在本座面前造次,本座叫你速速離去,不然定收了你!”

    她這突然一喝,將張氏嚇了一大跳,抓住周媽媽的手緊緊捏了一下,感覺這屋中的氣溫都低了幾度一般。

    費靖若嬌嬌弱弱的模樣,又離舒姨娘最近,被這冷春婆冷不丁一喝,嚇得花容失色,被丫鬟攙扶住才不至于跌倒。

    只見這冷春婆擺出香蠟錢紙,摸出一件黃色的褂子,套在身上,嘴里神神道道的念著,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全都來了。

    突然她端起一杯符水往這舒姨娘的身上一潑灑,手里不知哪里冒出一只桃木劍,對著舒姨娘一點,只見舒姨娘身上滲透出紅斑,如同流血一般,而這舒姨娘一陣抽搐,原本兇悍的模樣突然變了,軟軟的倒在床,像是大病了一場。

    冷春婆舒了一口氣,這才來到張氏面前恭敬的說道:“請老夫人恕罪,剛才的確是情況緊急,老婆子失去了禮數,還請見諒。”

    張氏拿眼去撇舒姨娘,只見她此時已經沒有剛才歇斯底里的模樣,顯得很是平靜,靜靜的躺在床上,有丫鬟上前替她整理好衣衫,蓋好被子。

    “她沒事了?”張氏指著舒姨娘問。

    冷春婆點點頭道:“夫人已然無礙,還請老太太放下心來。”

    此時張氏總算放下心來,對這冷春婆也另眼相看,剛才那一劍她是親眼所見,真的猶如刺傷了一般,但這舒姨娘卻無事,她只是呵斥了幾句,念了些咒語,潑了些符水,這舒姨娘便好了。

    “不知師傅如何稱呼?”張氏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是云兒請回來的,此時她算是立了功,張氏對她也和顏悅色起來。

    冷春婆低眉順眼回道:“人人都叫老生冷春婆。”

    張氏使個眼色,周媽媽會意,上前遞上一包銀子,冷春婆接了過去,眼里流露出歡喜和貪婪,但是轉瞬即逝。

    “我這是怎么了?”床上的舒姨娘發出虛弱的聲音。

    費靖若撲了上去,抱著一臉虛弱的舒姨娘,眼淚大滴大滴的落在舒姨娘手上,嘴里喊著:“娘親,你可嚇死女兒了。”

    張氏也上前道:“你剛才險些將若兒掐死。”

    費靖若若隱若現的衣衫領口被舒姨娘一把牽開,露出細膩的脖頸來,一道紅痕赫然可見,可想而知,當時這舒姨娘下手有多重。

    舒姨娘一臉疑惑,她根本記不得自己做了什么,周媽媽將剛才的事情敘述了一遍與她,她驚出了一聲的冷汗,道:“我這是怎么了?我一點也不記得發生了什么事。”

    然后她又抱上了費靖若道:“苦了你了,若兒。”這眼淚也如斷線的珠子一般,母女二人抱頭痛哭,好不傷心,看得眾人都忍不住抹了一把淚。

    這時,站在一旁的冷春婆出聲道:“夫人這是中邪了,怪不得夫人。”

    張氏聽出她話中有話,忙問道:“她這是怎么回事?”

    冷春婆頭上的珠花搖的叮當響,:“她這是被人用了壓勝之術。”

    這話張氏聽懂了,但是這府上人不少,保不齊有人真的會使些齷蹉手段,她心里猜測著是誰,但是面上不露痕跡,道:“你這婆子可不要胡說,這事可是可大可小的。”

    冷春婆一臉平靜道:“老夫人切莫懷疑老生,這事是斷然做不得假的,老生這就來推算一番,看看到底是誰要害夫人!”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