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漠北出事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 漠北出事了

    費靖月的身子休養了近半個月才好起來,之間齊休離日日來探望,都快將費府的門給踏破了,送來的補品藥物也都快堆成小山了,他的關心愛護,讓費靖月著實感動,但是也將費墨陽嚇得半死,每每看見費墨陽,他總是橫眉冷對,費墨陽不敢造次,只得陪著笑臉,臉都快笑爛了,所幸的是,除了對他態度惡劣,倒也沒有做什么其他的,直到費靖月好了,他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他也去碧落院看過幾次,費靖月對他都是不冷不熱,不咸不淡,他也不好自討沒趣,畢竟那日他的確做得有些過了,只差人送了好些上好的補品過去,以示補償。

    付輕柔直到費靖月快好了才知道這件事,還是梁凌雪不小心說漏了嘴,她心里又是焦急,又是擔憂,趕忙讓秦姨娘推著她去了碧落院,費靖月也多次相勸安慰,但是她就是放不下心來,日日親自看著費靖月喝藥,直到她好起來才放心下來。

    轉眼便到了五月,還有半月宮里的選秀便開始了,費靖若這些日子一直忙于準備,倒也安分。

    舒姨娘失了寵愛,雖然身子已經見好,但是她的冰荷院卻再無人問津,日日餿飯冷食,除了對著天空發呆,她也做不了其他的。

    但是她在府上的境遇卻一直被張氏死死壓了下來,沒有透露出來,費靖若雖想營救,但是也有心無力,去探望了幾次,都被舒姨娘勸了下來,讓她一切以大局為重,只要選上了妃,這府上自然沒有人敢再為難她舒姨娘,到那時就算要東山再起,也不是難事。

    宛月。

    費靖月望著窗外的魚樵河,當日付輕柔便是在這里被舒姨娘的人推下河的,也是因為這河水刺骨,才導致毒血淤積,廢了雙腿,這個仇,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放下的。

    “小姐,梅總管來了。”碧渝打斷了她的思緒。

    “讓他進來吧。”費靖月拿起桌上的一塊糕點,這宛月的糕點做得越來越好了,甚合她胃口。

    “小姐!”一個中年男子推門進來,直接跪了下來。

    跪著的自然是梅總管。

    梅總管如今算是二度春風,雖然斷了和秦姨娘的情愫,但是費靖月對他卻一直厚待,不僅給了不少銀子讓他購置了大院,還給他說了兩個美妾,如今他的日子算是好過的不得了了。

    這一切都是費靖月給的,所以他對費靖月算是死心塌地,毫無怨言。

    “冰荷院那邊什么光景?”費靖月讓他起身回話。

    他恭敬的垂著腰回道:“除了一個貼身丫頭,再無其他人伺候,每日的餐飯也都是殘羹剩水,這已經入夏了,但是派人送去的還是冬被,也沒有夏日的衣衫,一切都是最壞的待遇。”

    這也算是種折磨了,起碼在身體上算是,但是費靖月還覺得不夠,她穿越來不過一年光景,且不說小靖月便是被費靖若兄妹毒死的,就這短短一年時間,這舒氏玩弄的手段就數都數不過來。

    府上宴席迷昏費靖月,想毀了她的清白,給付輕柔下毒,推付輕柔入水,費靖若給寒薇出毒點子,想讓費靖月身敗名裂,指使碧軟想要毀掉費靖樵的親事,種種樁樁都是不可饒恕,費靖月不想再繼續往下耗下去,只待將這顆毒刺拔出,不然讓她死灰復燃,便是更大的禍害。

    “幻粉還有多少?”費靖月問道。

    “之前一直按照小姐的吩咐,將這幻粉放入舒氏的香粉之中,但是近來卻沒有再放,一來是她落魄,不能使用這些好東西,二來,她如今這光景,也沒有用那香粉的心思。”

    說完,梅總管從懷里摸出一個布包,將剩余的幻粉交給了費靖月。

    “還有三兩。”費靖月接過來掂量了一下,說道。

    梅總管心生佩服,的確還有三兩,他因為日日計算著,自然知道分量,但是費靖月只是拿手一掂量,便知道輕重,他哪里知道,費靖月讀書的時候就日日掂量這藥劑的量,對于藥物的量能掂量得更準確。

    “這余下的三兩,你放在舒姨娘的碗里,每日都放,若是不夠,去找碧溪拿便是,分成一個月來放便是,一月內,我要她伏株!”費靖月有些狠厲,眉眼里是果斷的決絕,如今這舒姨娘,斷然不能有活命的機會了,對她下手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是想要殘害付輕柔,那就只能死。

    梅總管點頭,接過那個布袋子藏入懷中,對費靖月行了個禮才離開,她們見面一直都在宛月,也是為了掩人耳目,若是出來太久,倒是會引人懷疑了。

    梅總管走后,費靖月陷入了沉思。

    如今已是五月,距離明年三月生辰,也只有十個月的時日,她必須在這短短的十個月內,將府內的刺全部一一拔除,該死的人絕不能留著,除了報仇,她還要幫二哥奪得家業,費墨陽一直都不喜歡二哥,如今即便是舒姨娘被囚禁,已然未能影響費靖松在他心中的地位,她怕,若是她離開了費府,這些一直被她壓制的人,會一一反彈,甚至會比現在更猛烈的反撲,她不能任由事情如此發展。

    這些日子聽說費墨陽一直寵幸唐姨娘,日日留在她院里,聽碧溪的回報,這唐姨娘琴棋書畫,樣樣都懂,為人又溫柔和善,十分得費墨陽歡喜,若是假以時日,讓她日日承寵,難免恃寵生嬌,若是再誕下兒子,說不得會成為第二個舒氏。

    之前她之所以將她們弄進府去,為的只是分了舒氏的寵,但是人總是會變的,在錦衣玉食、榮華富貴面前,再忠心的仆人,也會變,何況只是老梁之前收買的人,既沒有救命的恩德要還,也沒有深仇的大恨要報,她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

    一切的一切,只能讓費靖樵掌權才能終止,才能保得母親一世安穩,待得有一日,能求得名醫名藥,救回雙腿,若是天不保佑,起碼能安穩終老,這便是費靖月苦心經營,步步算計的目的。

    正想著,老梁進來了,面帶焦慮。

    “出大事了!”老梁扒耳搔腮,心急火燎,他臉上的焦急一覽無遺。

    “怎么了?”費靖月忙問。

    “漠北出大事了,漠北大汗駕崩,六皇子和八皇子打起來了。”老梁說的氣喘吁吁,不清不楚,但是卻驚住了費靖月。

    “怎么回事?”費靖月臉色都變了,若是這個消息屬實,那明月......

    老梁這才將事情細細說來。

    大漠大汗原本病重,六皇子是當仁不讓的繼承人,之前承順帝也派人前去支援,只為了能讓六皇子能順利繼承大統,畢竟他是明月的未婚夫。

    但是大漠內斗嚴重,大順畢竟是別國,此時若是介入,恐怕會引起兩國的爭斗,所以承順帝只能讓懷化將軍班師回朝,但是這才走沒多久,便出事了。

    六皇子在大漠雖然深得大汗的歡喜,但是無奈只是一個小小妾室所生,所以支持他的人并不多,而八皇子卻是實實在在皇后的兒子,只因為在大漠,并不以出身論成敗,所以六皇子才能脫穎而出,成為未來的繼承人。

    雖然如此,但是八皇子一黨并不甘心,在大汗病重之時更是多方阻撓,六皇子這方,差點不敵。

    好在大漠的傳統,繼承人必須求得一位強國的公主為妻,不讓就不能繼承皇位,因為沒有強國背后的支持,任誰都坐不到這巔峰之位。

    很幸運,六皇子求到了,還是大順的嫡長公主,這才堪堪壓住了八皇子蠢蠢欲動之心。

    但是這八皇子并不甘心,他的生母是大汗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另外一個部落的公主殿下,在大漠雖然都統歸大汗管制,但是其實不過是多個部落組成,而皇后所在的那個部落雖然不及漠北皇室的強勢,但是在北戎之地,也算是強大猛烈,所以有了母族的支持,這八皇子鬧了起來。

    有心臣子便受他的指使,拿六皇子出身問題說事,說他不過是一個婢女的卑賤骨血,配不上大汗的位置。朗元歌的母親的確是皇后身邊的一個婢女,只因美貌動人,讓大汗看中了眼,在漠北,所有的女人都是大汗一人所有,只要他看得上的,抱上床便是,所以大汗*愉寵幸了這個身份卑微的女子,后來生下孩兒,做了妃子,卻也是個無名的妃子,因為這卑賤的背景,六皇子的繼承權被人質疑,兩邊說的不快,便動起手來,兩位皇子更是不顧顏面,當著大汗便大打出手。

    這大汗看不過眼,出來阻止,哪知卻在六皇子和八皇子的互毆推搡中,被六皇子推到在地,直接一命嗚呼。

    這可是出大亂子了,八皇子站出來聲討弒父惡徒,但是六皇子這邊的人卻說殺死大汗的是八皇子,所以兩邊動了真功夫,狠狠膠著,最終六皇子不敵,被逼逃離,現在下落不明。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費靖月心急如焚,忙問:“消息宮里知道了嗎?”

    老梁點點頭,道:“明月公主得知消息后,夜闖盤龍殿,被皇帝陛下禁足了。”

    這才是真正讓人著急的地方。

    “不行,我要進宮去,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我要去看明月!”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