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選擇性失憶

第一百四十三章 選擇性失憶

    長姚若不是強自鎮定,掛心里面的費靖寒,她早就要繃不住哭出聲來了,但是此時人多面多,她若是亂了陣腳,恐怕會引起更大的慌亂,所以她強忍著包著的眼淚,上前詢問。

    費靖月拍拍她的背,安撫她道:“母親不必慌張,寒兒只是受到了驚嚇,但是我和周太醫替她好生檢查過了,她并未被撞傷。”

    “那她身上的血?”雖然費靖月如此說,但是長姚還是不放心。

    “那是馬兒的血濺到她身上了。”費靖月笑笑。

    剛才真要嚇死她了,寒兒倒在地上,身上還沾著血,后來周太醫檢查后才說那不是人血,而且費靖寒身上也沒有傷痕,這才讓她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

    “如此甚好!”張氏聽聞費靖寒無大礙,這才放心,若是不小心破了相或者出了什么事,這天大的恩賜就要毀于一旦了,她絕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看好四小姐!若有半點差池,我拿你們是問!”張氏發話了,一干婆子丫鬟統統跪了下去,嘴里答是,今日的四小姐可是貴不可言了。

    “我進去看看她。”長姚對費靖月打了個招呼就推門進去了。

    “公主,寒兒她?”齊休桐在旁開口了。

    “九皇子,你請回吧,今天感謝你幫忙救助寒兒,但是男女有別,還望自重!”費靖月對他沒有好臉色。

    奇怪的是這個九皇子竟然沒有發火,只是訕訕的站在門口不肯離去。

    費靖月也不搭理他,轉身推門進去看費靖寒了,將他直接晾在一邊。

    “九皇子,今日府上遇事,怠慢了您,還請見諒!”張氏見九皇子尷尬,上前打圓場。

    九皇子對她施了一禮,見今日確實進不去了,只得囑咐張氏好生照顧費靖寒之后告辭離去。

    待他走后,張氏也在周媽媽的攙扶下進去查看費靖寒的情況。

    “小寒。”張氏瞇著一雙眼睛。

    費靖寒已經清醒了,見到張氏進來,想要起來,張氏連忙將她按下去,不讓她起身,嘴里念叨著:“你可是嚇壞祖母了。”

    費靖寒不好意思道:“讓祖母擔憂,是寒兒的錯,寒兒是貪玩了些,才會不小心跌下高臺,讓祖母擔憂了。”

    她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費靖寒不是被馬車撞到了嗎?怎么她會說是跌下高臺?

    “寒兒?”最先表示出詫異的自然是她母親長姚公主。

    “怎么了?母親。”她露出微笑。

    “月兒不是說你被馬車撞到了嗎?怎么你?”長姚出言詢問。

    費靖寒一臉懵懂,睜大眼睛問費靖月:“姐姐,你是不是記錯了,寒兒明明是跌下高臺所致啊,怎么姐姐會說寒兒撞了車?”

    “寒兒?你不是在宛月門口?”

    費靖月提示她,但是她眨巴著大眼睛噗嗤笑出聲來:“寒兒明明是放風箏不小心從臺子上跌下去了,娟兒那丫頭拉都拉不住我,姐姐真是糊涂。”

    費靖寒好像有些不對勁,她的記憶和現實完全不一樣,剛才她明明是因為看到了齊休桐和別的女子的“風流事”才會哭著跑出宛月,才會被疾馳而來的車子撞到,為何現在她卻記得是放風箏摔倒?

    費靖月繼續試探性的問道:“那寒兒還記得發生了什么事情嗎?宛月的事兒?”

    “宛月?就是姐姐開的那家酒樓?”她神情疑惑。

    “我已經好久沒有去過宛月了,好懷念那里的凍糕。”她說完還一臉渴望的模樣。

    費靖月沉思片刻,扶她睡下道:“是姐姐記錯了,寒兒好好休息。”

    眾人雖然疑惑,但是現在并不是詢問的好時機,也附和著費靖月道:“是呢,我們記錯了,寒兒好生休息。”

    出了費靖寒的門,眾人才拿詢問的眼光問費靖月,費靖月拉過從里面的出來的周太醫道:“可能要周太醫來說。”

    “四小姐明明是被馬車撞到,但是她卻說是摔下高臺,這可能出現了記憶缺失混亂。”周太醫了解了費靖寒的情況后沉思了片刻,得出的結論。

    這個結論和費靖月思考的一樣,所以她才會先安撫住費靖寒,下來再做打算。

    張氏不明所以,還想再問,費靖月搖搖頭,張氏會意,客氣的送了周太醫離去,這才留下費靖月好生詢問。

    佛堂。

    此時佛堂只剩下費靖月、張氏和長姚公主。

    費靖月這才說道:“祖母可知道為何今日九皇子會在府上,和我一起送了寒兒回來?”

    張氏搖搖頭,但是費靖月既然說,定然是有她說的道理。

    “寒兒與九皇子早就暗生情愫,今日她便是在宛月與這九皇子見面。”

    這話一出,可是嚇得張氏坐不穩當,寒兒何時與九皇子在一起的她都未曾知曉,若是今日月兒不說,她還不知會被瞞到什么時候。

    “這個寒兒!”她手里端著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母親,你不要怪罪寒兒啊,她尚且還小,不懂男女之事,是長姚未能教導好她,求母親不要怪罪啊。”見張氏怒了,長姚自然是要上前說請的。

    張氏之所以如此生氣,也是有她生氣的道理的,原本女子是不宜與男子在外私會的,若是傳出去,名聲肯定會受影響,況且寒兒尚未滿十三,更是少不更事,這樣的事情更是做不得,即便她做了,起碼要讓張氏知曉,可是直到現在,張氏才從費靖月口中得知此事,她自然是生氣的。

    她和費靖月不相同,費靖月雖然也是和七皇子多次見面,但是二人有婚約,且每次都是人盡皆知,在別人眼里這不過是兩個未婚夫妻的一些正常交往,但是寒兒不一樣,她與九皇子并無婚約,見面次數又太過頻繁,這讓張氏很是擔憂。

    何況是那個九皇子。

    他雖然是頂著皇子的榮寵,但是誰都知道,他性子桀驁,在宮中人緣也不好,若不是因為綺雪太子妃是她姨母的關系,他這個親王爵位能不能保住都是問題,承順帝念他生母與綺雪太子妃的姐妹情誼,分封了皇貴妃,又保了他一世榮華,甚至說一直對他的各種行徑睜只眼閉只眼,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就是個良人,相反,因為生母早逝,他性子隨性,不受拘束,并不適宜托付。

    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他不過是一個孤單皇子,沒有母家勢力,比起五皇子來說,卻是差了不少,如今皇后看中費靖寒,若是讓他毀了名聲,真是得不償失。

    張氏眉頭緊緊皺著,費靖月自然懂她意思,見長姚急的不行,她開口道:“祖母、母親,且聽月兒慢慢說來。”

    二人示意她說,她才開口道:“剛才周太醫所言,祖母和母親可還記得?”

    “周太醫說寒兒記憶缺失混亂?”張氏反應過來。

    “正是如此。”

    費靖月將今日在宛月所見一一對二人道來,說到咬牙切齒處,張氏和長姚都氣的胸口起伏,這個九皇子太過不知檢點,口口聲聲說喜歡寒兒,卻又與外面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廝混,害的寒兒撞車,即便是不出這樣的事情,寒兒也不可能跟他,何況出了這樣的事情!

    “但是剛才我在寒兒屋里試探她,她卻似乎忘記了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我猜想,也許是馬車撞到她頭部,讓她本能的對這傷害刻意的去回避。”她頓了一頓,因為她發現張氏和長姚都聽不懂她的意思,但是她又不知如何對她們解釋,選擇性失憶這種情況。

    “也就是說寒兒因為見到九皇子與那女子而傷到了心,所以她的腦子刻意的選擇忘記這段事情,甚至忘記這個人!”

    這話雖然也有些難以理解,但是兩個聰明的女子卻完全聽懂了,意思就是寒兒之前的一切都忘記了,她也不會反對宮里的旨意,也不會鬧出事情來了?

    張氏特別歡喜,她知道費靖月看的書很多,完全相信她說的這個事情,若真是這樣就太好,不費吹灰之力,一切都又回歸原樣,怪不得剛才月兒對九皇子那么不客氣,真真是解氣。

    “這樣就最好了,長姚你看,寒兒畢竟長大了,既然她忘卻了與九皇子之間的事情,不若就應了宮里的旨意,這樣也是為了寒兒好,畢竟有個依托。”張氏端起那杯已經冷了的茶水喝了一口,說是和長姚商量,但是卻半點不容置疑。

    此刻長姚也沒有其他的法子,宮里的旨意自然是拒絕不得的,而且聽費靖月的意思,這或許是皇后為了曲線救國的一個辦法,利用寒兒身后的西昌國給皇帝施壓,放出明月,明月公主與費靖月有恩,她又如何能坐視不理。

    何況,今日出了九皇子的事情,她也有些擔憂,但不如替她應了這門親事,也免得再受這九皇子的傷害,說起來,五皇子溫文爾雅,待人溫和,又是皇后嫡子,也不失為一個好的人選。

    她輕輕點了點頭,此事就如此說定了。

    事情定下來以后,三人又去了寒兒的屋子,多方試探,她確實不記得與九皇子的任何事情,就像從來沒有認識過一樣,這下幾人才算放心下來。

    那個趕車的小廝已經被張氏打了三十大板,算是小懲大誡,那家伙不敢多言,撞了費府的小姐,沒有要命已經是萬幸,千恩萬謝的讓人抬回去了。

    而宛月那邊來信,那個女子還是跑掉了,當時一切混亂,眾人都忙去看費靖寒如何,倒讓那個女子鉆了空子了。

    回到碧落院。

    碧渝問費靖月:“當真要讓四小姐嫁給五皇子嗎?”

    費靖月嘆了口氣道:“若是寒兒喜歡的是個良人,我就是拼了全力,也會為她周全,但是現在來說,五皇子總比九皇子好一些。”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