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牽扯純善皇后

第一百四十六章 牽扯純善皇后

    “發生了什么事情?”

    舒姨娘引起的異動驚動了上首的承順帝和太后等人,立刻便有太監過去查看。

    此時舒姨娘已經跑到了殿前,她一邊跑,還一邊撕扯身上的華服和首飾,嘴里尖叫著:“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

    費靖若已經被嚇懵了,舒姨娘怎么會在這個關頭突然發起瘋來,她是又急又怕,想過去又不敢過去,站在原地黑著一張俏臉。

    很多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了,但是也有看熱鬧的,在旁邊竊竊私語,發出諷刺的嘲笑。

    張氏也被嚇呆了,這舒姨娘原本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尖叫起來,在如此重要的關口丟人現眼,若兒算是被她毀了,她一臉心痛的看著殿前混亂的一幕,捶胸頓足,大嘆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

    另一邊是男子所在的地方,費墨陽父子三人站在一起,原本周遭的官員紛紛在對他稽首恭喜,原本是大喜事一件,舒姨娘突然鬧了起來,嚇得費墨陽和費靖松目瞪口呆,而費靖樵還是那副軍姿挺立的模樣,既不驚訝,也不害怕。

    有些人不明就里,還在四下詢問,突然不知哪里有人喊了一聲:“費大人的小妾發瘋了!”

    這就如同毒咒一般,四下傳播,很快,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費家的小妾瘋了,更有人猜測這瘋病會不會遺傳,那個大順第一美女會不會也發起瘋來。

    流言蜚語傳的到處都是,費靖若自然也聽見了,她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心里怨極了舒姨娘,她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陛下!”她眼波流轉,想要在承順帝面前挽回,但是承順帝已經在此時的變故中醒過心神,再看這費靖若,卻多了東施效顰之感,他揮揮手,止住她想要說的話,只看著幾個太監去抓那正在場中發瘋的舒姨娘。

    舒姨娘雖然發瘋,但是動作身形靈活,幾個太監都撲了空,摔倒了兩個,還是讓她跑了。

    她在場中四處亂跑,身上的華服已經被她抓扯了大半,襟襟吊吊的,頭上的頭飾已經甩掉了,灑落在滿場都是。

    有人見太監抓不住她,想出手幫忙,但是踏出去的步子,又縮了回來,畢竟是費墨陽的小妾,這些將軍出手,未免有些不給費墨陽面子了。

    承順帝盡收眼底,他呵斥道:“費將軍,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抓住她!”

    費墨陽這才反應過來,趕忙從人群中沖了出去,去抓舒姨娘。

    舒姨娘似乎認識他,見他過來,突然愣了愣神,就這愣神的當口,就被一個太監撲了個正著,抓住了。

    他正想過去,先將舒姨娘帶走才是,只有對外稱病就好,再求求陛下,也許念在長姐的份上,陛下會寬恕御前失儀之罪。

    突然,舒姨娘發作得更加厲害,嘴里叫道:“夫君,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能讓她阻撓我嫁給你才會下毒手殺她的,你讓她別怪我了,別怪我!”

    這句話一出,讓費墨陽直接站不穩,一個踉蹌,撲了出去,這舒姨娘說的是什么。

    他這一晃神,舒姨娘已經又掙脫那個太監的手,往承順帝方向跑去,太后和皇后都嚇住了,趕忙叫:“快攔住她!”

    馬上便有太監上前,卻沒有抓住她,讓她從咯吱窩下鉆了過去,她跑到費靖若面前撲通一下跪了下去,嘴里呢喃道:“長姐,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我不是要害你,不是......”

    她這話猶如驚雷,將上面的承順帝霹個正著。

    任誰都知道,舒姨娘是費墨陽的小妾,她嘴里的長姐,正是承順帝的心尖尖上的人,純善皇后。

    這話一出現場全部都沉默下來,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此時的事情牽連到自己,只有舒姨娘還在叫著讓費靖若不要怪她。

    “你說什么!”一聲暴呵響起,自然是承順帝,他已經在暴怒的邊緣。

    所有人都嚇住了,全都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高喊道:“陛下息怒。”

    剛才那個女人她說什么,什么叫不是有意要害她?

    再看費靖若,她的模樣是刻意去模仿了蕊兒,那么這個女人是讓蕊兒不要怪她?她對蕊兒做了什么?

    承順帝再無心選妃,只一心想弄明白那個女人話里的意思,蕊兒,他的畢生所愛,他一定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將那個女人帶上,擺駕回宮!”承順帝站起身來拂袖而去,隨后跟著匆匆跟著的皇后,太后嘆了一口氣,也站了起來。

    “太后,這殿選?”管事太監很是為難,突然發生的變故,讓他不知如何是好,這趙家小姐還沒有選呢。

    太后看了一眼最后的那個嬌弱女子,略微有些抱歉,但是此事涉及到了純善皇后,凡是有關純善皇后的事情,皇帝都冷靜不下來,看來這個姑娘是受了無妄之災。

    “賜朵珠花,好生送回府去。”太后說完,也跟著承順帝走了,留下那個女子在原地,眼淚兒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是刑部尚書趙文的女兒,相貌姿色都有,而且文采也相當出眾,此次最有希望成為皇帝寵妃的主兒,如今卻被這場變故打得措手不及,生生失了這個機會,她為這場選秀已經準備了三年了,上一次選秀,她因病未能入選,此次是她最后一次機會,卻就這樣又化為泡影,她心里恨。

    費靖若還站在她身邊,呆呆望著被人拖走的舒姨娘,此時的她還在發懵,突然一個耳光扇上她的臉。

    啪的一聲,臉立時就腫了起來。

    打她的自然是這趙家姑娘,就是因為她的娘親,自己才會錯失這個機會,而且一生一世都不會再有機會,剛才她聽見費靖若叫那個女人娘親,她自然就將這恨意轉移到了費靖若身上,她此時真的恨不得喝她血,吃她肉,將她生吞活剝了去。

    “你干什么!”費靖若此時也兜著一肚子火,也沖將上去,和趙家姑娘扭打起來。

    很快便有人上來分開她倆,尚書夫人死死拉住自己的女兒,但是她的眼神也透露著絲絲恨意,抱著費靖若的自然是她的親大哥費靖松。

    “費墨陽!我趙家和你沒完!”刑部尚書叫囂著就要上去。

    費墨陽也站起來,眼看著二人就要打起來了。

    “都給我住手!”一聲呵斥打斷了僵持的二人,是太子。

    今天的事情讓他應接不暇,父皇生氣的走了,若是因為此事再鬧起來,他這個太子也會受到呵斥。

    二人只得停下手來,但是眼神里卻折射出仇恨來。

    “二位都是朝中重臣,在這殿前打起來像什么話,真是有失體統!”他訓斥道。

    二人不敢答話,只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殿下息怒,兩位大人也是一時情急,還請太子寬恕。”他身邊一個女子溫柔的說,想來便是太子妃。

    他重重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另一個女子也走到身邊勸道:“太子就別怪他們了,趕緊去殿上看看吧,皇上那里。”

    費靖月看見那個女子,赫然便是太子新娶的側妃孟高陽。

    兩位妻妾勸慰,太子這才平息下怒火,道:“其他人都散去吧,相關人等留下。”

    眾人巴不得趕緊走,紛紛告退,趙文也拉著自己女兒退了出去,那女子眼里包含著不舍,包含著恨意,看了好半響,才隨著趙文一步一緩的走了出去。

    此時只剩下費府的人和幾位皇子還在。

    發生了如此大的事情,齊休桐就像沒有看見一樣,還是直勾勾的盯著費靖寒,而費靖寒卻有意無意的躲在費靖月身后,很是怕他。

    “月兒,你沒嚇到吧?”齊休離走到費靖月身邊,輕笑著問道,眼前的一切與他何干,只要他的月兒安好。

    “我沒事。”費靖月回道。

    “老夫人!”他又走到張氏面前,禮貌的施了一禮。

    張氏很是受寵若驚,同時也在心里感嘆道,還是月兒靠譜,這個舒氏母女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祖母!娘親她!”突然費靖若哭了起來,她這才回過神來,只是舒姨娘已經被帶走了。

    張氏見她哭了,原本平復一點的火氣騰地一下又冒了起來,她還有臉哭,攤上這樣一個害人精娘親,她還好意思掛念。

    “哭什么哭!”張氏呵斥她,將她嚇得不敢再出聲,如今她算是完了,有個這樣的娘親,別說嫁入皇室,如今恐怕連個普通人家都嫁不了了。

    “皇兄,不如我們也去看看吧。”開口的是五皇子。

    他還是一貫的溫文爾雅,彬彬有禮,即便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他還是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只是偶爾眼角的余光會掃到齊休桐火辣的眼光,那時才會有一絲凌厲,但是轉瞬即逝。

    “費老夫人,走吧。”太子恢復他的敦厚樣子,對張氏道。

    張氏自然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自然迫不及待的答應,一行人往盤龍殿的方向走去。

    “去!去把周凱給我叫來!”才走到殿門口,便聽見承順帝暴怒的咆哮,還有皇后的勸慰聲,看來皇帝是真的動怒了。

    “是,是,是!”太監總管從里面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來,連眾人皇子都看不到,風一般的往外跑去。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