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段秘辛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段秘辛

    皇帝親封純繹公主為倫碩公主,嫁與大漠八皇子。

    這個消息讓費靖月和齊休離很是震驚,他們雖然已經猜到了此事與東籬皇貴妃脫不了干系,但是也沒有料到有這么快,淳繹竟然能得到倫碩公主的封號,那可是嫡公主才配有的稱號,如今倒是一個庶出的公主得了。

    原本這些都是明月的,卻生生被淳繹搶了去,東籬皇貴妃,好狠的心腸,將別人的幸福生生搶了給自己的女兒。

    費靖月勃然大怒,這個東籬皇貴妃實在該死。

    齊休離也是怒目切齒,恨不能馬上沖回宮里,狠狠掐死這對母女倆。

    若是沒有淳繹的貪心,自然就不會六皇子被陷害,那么明月一輩子都不會去觸怒天顏,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那件事。

    “月兒,關于明月觸怒父皇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了。”齊休離緩了一緩,對銀光做了一個回避的手勢,銀光會意離去,他才開始告訴費靖月一個隱藏多年的秘辛。

    很多年前,一位美麗溫柔的女子,抓住了一個男人的心,他們愛的死去活來,天地不改,可是這位男子雖然愛她,卻不能給她獨一無二的愛,因為他還有很多的,其他的,不能拒絕的女人。

    這位無奈的男子就是當今的圣上,齊毓楓。

    那位女子自然便是他一生所愛,費墨蕊。

    因為綺雪太子妃冒死生下太子,情深義重,所以齊毓楓登基后為她守了三年,這三年,他沒有納入一位嬪妃,只是將以前他還是皇子的時候的妾室分封了。

    當年除了綺雪太子妃而外還有兩位側妃,一位是綺雪太子妃的親妹,另外一位便是鎮國公的女兒,譚湘雅。

    二位側妃都封了貴妃。

    對于相愛的人來說,三天都是難熬的,何況是三年。

    齊毓楓新帝登基,雖然心中記掛心上人,但是國之根本,江山社稷,他無法不用盡全力去打理江山,而太子自幼喪母,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親自打點,所以能去見心上人的時候少之又少,但是但凡能抽出空去,他總是喬裝打扮,珍惜每一分一秒,只盼這時間能過的慢一些。

    純善皇后當時也是在孝期內,無法與齊毓楓多親近,怕讓人詬病,所以那三年他二人過的極其辛苦。

    那三年齊毓楓除了政事便是費墨蕊,很少涉及后宮,這讓太后非常擔憂,所以她便勒令齊毓楓必須入后宮,誕育皇嗣,以固國本。

    第二年便有了五皇子,當時夏蓮皇后還是一個嬪,五皇子也并不得寵,但是這宮里僅有兩位皇子是活著的,算起來太子其實也不是老大,他上頭還有三個夭折的哥哥,在皇帝還是太子的時候便沒有了。

    太后高興,也就對他的事情睜只眼閉只眼了。

    好容易三年期滿,齊毓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費墨蕊娶進宮里來,但是按照太后的意思,必須要大選秀女,以充實后宮。

    只要能讓費墨蕊進宮,管他其他人如何,所以那一年很多女子都被選進了宮,包括齊休離的生母,瓊妃。

    這一年是大喜的一年,費墨蕊進了宮,像是帶來了好運氣一般,宮里很多女子都有了身孕,包括剛入宮的瓊妃。

    見到許多女子都有了身孕,費墨蕊有些泄氣,她可以說是專房專寵,卻為何肚子一直沒有動靜,倒是皇帝一直安慰她,一切都會有的。

    第二年,譚湘雅也有了身孕,太后一高興,便給了她一個皇貴妃的位份。

    皇貴妃是當時宮里最高的位份,而且只有一人,即便是原本和她地位相當的綺彤都比不上了,當時沒有中宮,她便是后宮最高的人,自然是尊貴無比。

    說起譚湘雅,她的父親是鎮國公,本來就位高權重,再加上女兒的地位,在朝中可以說是全傾朝野,大權在握。

    而她本人,也是一個艷絕后宮之人,即便是當時的費墨蕊,容貌上等,與她想比都是暗淡無光。

    可是即便如此,皇帝也只對她承諾,若是生下皇子便許個副后,至于皇后之位,自然是留給費墨蕊的。

    因為那時候費墨蕊也懷上了孩子,皇帝那個高興勁兒,簡直無法形容,說了不管男女,只要生下來了,便是皇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女的便叫做笑凝。

    聽到這里,費靖月突然明白了自己封號的含義,怪不得皇帝對她如此厚愛,想來的確是因為純善皇后之故,也因為那個原本的笑凝公主。

    費墨蕊的胎兒,是天大的事,即便那是湘雅皇貴妃大腹便便,皇帝還是令她親自服侍費墨蕊的胎兒,讓她看顧,她自然不敢大意,宮里其他女人就更不敢造次,這才是最安全的。

    原本一切都是相安無事,在費墨蕊懷孕七個月的時候,突然有一日腹痛不止,太醫院所有太醫全部都出診了,只為保住她的胎兒,但是天意弄人,她還是小產了,經歷了一場生產般的疼痛,卻生下一個死胎,這個孩兒全身發青,是個女娃。

    當時她便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暈厥過去,待得醒來,已經是三日之后了,承順帝大發雷霆,處置了很多太醫,但是即便如此,還是沒能搶回那個孩子的性命,她胎死腹中。

    費墨蕊也因為這件事情郁郁寡歡,承順帝命人追查,但是沒過多久,費墨蕊便因為孩子的事情郁結優思,就這樣撒手人寰。

    這件事情讓齊毓楓如同瘋子一般,恰此時事情的真相也讓他調查出來了,原來是譚湘雅在費墨蕊的人參湯里面下了藥打下她的孩子。

    這還了得,齊毓楓再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憤怒,直接就要將譚湘雅處死,后來還是太后出來相勸,即便譚湘雅再怎么壞,但是腹中的孩子是無辜的,是皇家的血脈,阻止齊毓楓做一個殺死自己孩兒的狠心父親。

    也是因為這個孩子,譚湘雅免于一死,但是她的母族被齊毓楓株連,權傾朝野的鎮國公,一夜之間成了亂臣賊子,權利的帝國一夜之間崩塌,而譚湘雅也被打入冷宮,永不準出宮。

    費墨蕊死后,齊毓楓痛不欲生,恨不能隨她而去,但是江山社稷,是他丟不下的擔子,所以他只得強撐,那段時光,是他最痛苦的時光,每日強撐著處理國事,但是卻難以抑制心中的疼痛。

    那段時日是夏蓮皇后日日陪伴,那是她還不是皇后,只是一個嬪,但是不知為何,她竟然有一種能安撫承順帝的魔力,也虧得是她,承順帝恢復了正常,漸漸振作起來。

    待他完全好轉,能正常處理國事,不再動不動就流淚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年,宮里也添了幾位孩兒,其中包括譚湘雅在冷宮里生下來的那個孩子。

    齊毓楓命人將那孩子抱了出來,是位公主,長得圓頭虎腦子,很是乖巧水靈,他一見那孩子便生出了親近,即便是她的生母罪不可赦。

    孩子是無辜的,他原想將孩子交給當時最高位份的綺彤貴妃來養,不巧綺彤貴妃的九皇子尚在襁褓,無力撫養,所以他便將那個孩子給了夏蓮撫養。

    “明月!”費靖月驚呼出聲。

    沒錯,那個孩子便是明月長公主。

    后來皇帝便封了夏蓮為皇后,明月自然成了嫡出的,而五皇子也成了嫡皇子,那個暗害純善皇后的譚湘雅自然也成了宮里的禁忌。

    皇后待明月極好,視為己出,這讓皇帝相當放心,但是明月極愛生病,不知是不是出生時候受到的傷害,她時常睡不好,直到有一次不小心掉入湖中,法師來算,說是要送出宮去,承順帝這才讓人送她去了西昌國。

    之后為了沖淡皇帝的憂傷,太后組織了大選,東籬皇貴妃進了宮,皇帝寵愛有加,很快便有了淳繹公主。

    當齊休離一口說完這個隱秘的時候,費靖月有些消化不過來,明月的生母竟然是暗害費墨蕊的真兇,她聯想起以前的一些細節,上次去公主殿,趙公公便說漏嘴過,還有好幾次,原來是這樣的秘辛。

    齊休離自然不會白平無故的說起這個秘辛,此事定然與明月有關。

    齊休離見她已經明白,點點頭道:“的確,這事便是明月觸怒龍顏的原因。”

    “那日我原本叮囑明月不要亂跑,回去等我消息,可是剛回到殿中,她便看到一封書信,這封信上便記錄了這樣一件事情,她心頭難平,因為還有一句話是我沒有講到的。”

    齊休離頓了一頓道:“那句話寫在最后,說的是其實譚湘雅是冤枉的。”

    所以這才是明月為何觸怒龍顏的原因,她一定是心憤難平,去為生母求情了。

    “的確如此。”齊休離證實了費靖月的猜想,明月是真真被人陷害了,這個人要明月和她生母一般,永世不得超生。

    孟東籬!

    “你見到明月了?”費靖月突然反應過來,齊休離知道這些,自然是明月告訴他的,那么也就是說,他見到明月了。

    “我好不容易等到機會潛入了報國寺,與明月見了一面,但是出來的是被人發現,才受了些傷。”

    事情真相大白,所有人都走進了一個圈套,一個一環扣一環的圈套。

    這封信,到底是誰給明月的?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