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這才是好東西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這才是好東西

    紙包里是一些細小粉末,顏色有些淡淡的紅色,但是好像有混合著其他的顏色,味道有些硝石的感覺。

    只見林雙兒拿出一個玉石小杯,將這些粉末倒入其中,又加入一些液體,混合在一起。

    她將這杯兌好的液體遞給費墨陽。

    費墨陽接過去聞了聞,問道:“這是什么?”

    林雙兒不答,遞過去一個嫵媚的眼神,轉了個身,她身上的香味撲鼻而來,讓費墨陽不能自持,她嘴里嬌嗔道:“自然是好都東西,老爺盡管服用便是。”

    既然林雙兒說這是好東西,此刻就算是毒藥,他也會一飲而盡。

    喝下這杯飲品之后,費墨陽感覺身子有些發熱,味道不算難喝,但是也不是什么美味,他抹了抹嘴角的殘余液體,向林雙兒撲去。

    他這一撲卻撲了個空,林雙兒閃了開去,但是她身上裹著的紗巾卻滑落在地,被費墨陽緊緊的抓住,放在鼻下嗅聞。

    “真香。”他感嘆道。

    此時的林雙兒嬌媚無比,在他眼里如同天仙下凡,他暗自在心里感嘆,以前怎么沒有發現她如此嫵媚動人的。

    林雙兒與他在屋中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戲,他腳步虛浮,看著林雙兒就在左近,但是行過去卻又抓不到她,二人你追我趕,就在這屋子里跑起趟兒來。

    費墨陽出了一身大汗,身子都浸透了,如同剛從水里撈起來一般,林雙兒停下腳步,坐在床邊,費墨陽也停了下來,他跑了這么一會兒,已經跑不動了,林雙兒停下,他自然也就不再追趕。

    此時他覺得混身舒坦無比,似乎這些日子以來的不順、陰霾、落魄、頓挫統統都不在了,他只覺得一種深深的滿足充斥著自己,似乎眼前的生活便是仙境,而林雙兒便是那仙境里的貌美天仙,他的全身細胞,都充滿了歡快的節奏,恨不能此刻便要暢飲三大杯。

    “老爺,感覺如何?”林雙兒嬌媚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猶如登仙。”他此時只有這樣的形容詞了,再也沒有比這更痛快的感覺了,他覺得自己混身充滿了力量,就算此時讓他上戰場去,他也能大戰三百回合。

    林雙兒走過來扶他趟在床上,一邊用芊芊細指替他按摩,讓他更覺舒坦,就是那可心的唐姨娘也比不上林雙兒貼心,他漸漸陷入了沉睡。

    林雙兒見他睡去,停下手里的動作,收起剛才那副嬌媚的臉色,從柜子里拿出一件衣衫套好,又化了個淡妝,她望了一眼像死豬般沉睡的費墨陽,冷冷的站起身來,走了出去,他這一睡,恐怕要不少時間,她也要去復命了。

    來到碧落院,費靖月已經醒了,正坐在軟榻上喝著蜂蜜茶,她很久沒喝了,感覺特別的甜。

    林雙兒的到來是意料之中的,和她預測的時間相差無幾,就連給她準備的那杯蜂蜜茶也還沒有涼,正冒著渺渺青煙,溫度剛剛好。

    “小姐。”林雙兒態度特別謙恭。

    “快坐。”費靖月對她態度極好。

    林雙兒坐了下來,今日費靖月做的蜂蜜茶恰到好處,甜而不膩,配上一盤小點,真是美味的不得了。

    二人用了兩塊才說起今日的正事,原來對于費墨陽和張氏,費靖月早就安排妥當,小丁和碧渝負責軟禁張氏,那么林雙兒就負責收拾費墨陽。

    這二人都不能死,一是二人雖然可惡,但是罪不至死,二來,若是現在這個關頭二人一死,姐妹二人的婚事就得延期,三來,二人均是費靖月的長輩,要她悄無聲息的解決二人不是沒有法子,但是她卻無論如何也下不去這個手,她的目的只是奪得府上的實權,用不著要了二人的性命。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冷清、寡義,絕情、淡漠,也是二人不能饒恕的罪惡。

    張氏是主母,年事已高,軟禁起來也就罷了,但是費墨陽卻不同,他正值中年,若是讓他翻身,到時候就是魚死網破,到不如使點手段,將他握在手中,好吃好喝的供養起來也就罷了。

    費靖月二人說起今日的事情。

    林雙兒道:“小姐,虧得是你神機妙算,老爺真的去了我院里。”

    費靖月抿嘴笑著不說話,碧溪還是嘰嘰喳喳的性子,忙搶著說,“自然是小姐早早便算好了的。”

    林雙兒有些驚詫,這也是費靖月安排的?

    “我把唐姨娘送到別院去了。”費靖月對她解釋道。

    這府上的幾位姨娘,林雙兒是得了費靖月好處最多的人,自然是聽命于費靖月的,而她也是這一次行動的執行人,怎么讓費墨陽去林雙兒那里,是最大的問題。

    唐姨娘心大,出身是幾個姨娘里最好的,費靖月發現她漸漸生出一些異心來,既然是如此,她便不能再留在府上,而且費墨陽在幾個姨娘中,也最喜愛她,當他見不到張氏,必然會去唐姨娘那里。

    所以費靖月在費墨陽離開的同時間,就將唐姨娘包括她院中的所有仆人,全部譴了去別院,當然,唐姨娘也是被看守著的,她院子里人自然不全是她的人,一大半都是費靖月安排的,將她和聽命于她的人牢牢看守,自然是小菜一碟。

    而海棠院是離唐姨娘的院子最近的地方,費靖月在海棠院屋外撒上了一種異域的香粉,在唐姨娘那里都能隱約聞見,費墨陽未能找到唐姨娘,自然有可能就近選擇,何況這香粉有一些暖情的作用,他自然而然會被吸引住。

    林雙兒聽了幾人的解釋,驚訝的合不攏嘴,碧溪哈哈笑起來,道:“你現在也知道小姐厲害了吧。”

    林雙兒驚訝的模樣,看的費靖月笑了起來,她轉身對碧渝說,去給姨娘端點冰晶瓜兒來。

    碧渝笑嘻嘻的去了,很快便端上來一盤切好的西瓜,西瓜是用冰鎮過的,也挑了籽兒,放在透明琉璃碗里,澆上費靖月特制的汁兒,用細簽兒插著吃。

    西瓜一來,幾個丫頭一擁而上,插起便吃,林雙兒又是一陣驚詫,這幾個丫頭怎么如此大膽,但是看著費靖月淡淡的笑容,她的一顆心又安定下來,從心底生出一種敬佩之情。

    為三小姐做事,真沒錯。

    “你嘗嘗味道。”費靖月叉起一塊遞給她,她有些受寵若驚的接了過去,好半響都沒有回過神來。

    臨走的時候費靖月讓碧渝給她裝了一大盒冰晶瓜兒,又給她一盒銀子,讓她有時間多去看看父母,她的父母已經在城里買了房子,如今靠著費靖月給的銀錢過活,哥哥也被安排在了費靖月的鋪子做事,她現在對費靖月是死心塌地,絕無二心。

    走出門了,費靖月遞給她一個紙包,她會意的點點頭,揣進懷里,拜別離去。

    回到海棠院,費墨陽還在睡,她有些鄙視的望了他一眼,對身后的丫鬟吩咐,讓她去小廚房熬一些補身子的藥來。

    小丫頭應聲去了,她捏了捏懷里的紙包,這東西可要讓他好好享受。

    費墨陽醒來以后,見到林雙兒坐在桌邊,桌上擺著一桌子的菜,中間是個小爐子,上面燉著一個小砂鍋,咕嘟咕嘟冒著熱氣,他咽了口口水,餓了。

    “雙兒。”他叫著林雙兒,從被窩里鉆了出來,林雙兒見他醒了,趕緊來扶他。

    “老爺。”林雙兒替他披上一條披肩,將他扶到桌前。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不用這披肩。”他想將這披肩抖落,卻被林雙兒按住了手。

    她嬌媚的眼波流轉,輕聲道:“老爺剛從被窩里起來,自然是要披上的,就是身子再健壯,也得防著風寒。”

    他覺得林雙兒體貼極了,桌上的菜冒著香氣,讓他食指大動,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東西都是宛月那邊送來的方子做的,自然是好吃至極,費墨陽吃的光盤光碗,恨不得將盤子也舔了去。

    吃完飯,林雙兒又遞給他一碗補湯,讓他喝了,他簡直覺得這里就是天堂。

    日子就這么過了,每日在林雙兒院子里,喝著那奇怪的水兒,吃著這大補的藥,這水兒他越來越喜愛,甚至有些癡迷,每次喝完以后就會出一身大汗,大汗以后就是淋漓盡致的快感,讓他欲罷不能。

    他從未問過這水兒是什么,他只要這水兒帶來的感覺,他沉迷在這快樂的感覺里,忘了今夕何日,忘了張氏,忘了官復原職,忘了窘迫之景。

    轉眼又是兩月過去,日子漸漸入了秋,剛開始的時候張氏還大吵大鬧,但是幾個婆子兇神惡煞,除了給她好吃好喝的供著,其他的在沒有多余的話說,她叫了幾日叫不動了,也就漸漸消停了,費靖月雖然軟禁她,但是卻沒虧待她,吃的還是原來的吃的,穿的也是冷暖世杰供著,就連她喝的茶都是上等的。

    她盼了這么久,也沒有見到費墨陽來看她,她心灰意冷起來,她好容易塞了銀子,才從一個小丫頭嘴里打聽到,老爺如今天天窩在海棠院都不愿意出來,日日好吃好喝好玩,早就忘了她這個在這被軟禁的母親了。

    “逆子!”她氣得肝兒顫。

    “老夫人,三夫人來看你了。”

    是三嬸來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