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可愿去爭一爭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可愿去爭一爭

    費靖月出去的時候齊休離正在和費靖樵說著話,費府一干人等也在作陪,張氏帶著一貫的笑容,也與齊休離寒暄。

    見費靖月來了,齊休離快步迎了上去,想要伸手扶她,又被她一眼瞪了回去,只得訕訕的縮回手去。

    “參見七皇子殿下。”費靖月對他行了個禮。

    他走去她道:“月兒為何行禮,怎的如此疏遠?”

    費靖月瞪他一眼,沒有說話,他自知理虧,帶著討好的笑容趕忙拉她起來。

    二人這些動作在眾人看來卻是請人只見的打情罵俏,幾個丫頭都不好意思的轉過去偷偷笑著。

    齊休離正一正神色拉她過去坐著,一本正經的道:“本王今日來一是來給老夫人拜個年,二來是恭喜費將軍喜得貴子,三嘛,便是給月兒送來本王的聘禮。”

    付輕柔也在旁邊,高興的拉過費靖月道:“月兒,你看,這是殿下給你侄兒的禮物。”

    費靖月定睛一看,是個白玉玉佩,她一眼就看出,這玉佩價值不菲,是用皇室專用的漢白玉打造,雕工精細,實為上品。

    那孩子也虎頭虎腦,抓住那個玉佩就不放,不大點的孩子,卻歡喜得很。

    費靖月轉過去看他一眼,見他滿臉的討好,也哭笑不得,她原本也不是要怪他,現在見他心意,自然更起不起來。

    齊休離懂她心思,見到美人不再生氣,更是來勁兒,讓身后的銀光遞過來一個盒子。

    他小心翼翼的打開,呈現在費靖月面前,一副討好意味。

    這盒子剛一打開,就驚呆了所有的人,這遠看是一直鳳釵,但是細看卻讓人驚嘆,挪不開眼睛。

    這只鳳釵是皇子妃特有的款式,由純金打造,上面的雕刻用現代眼光來看,可以說是微雕,精細到不可思議,而所用的珍珠全是大小一致的東珠,就光是這材質,已經超越了人們的人知,何況這只是它的表面而已,最可貴的是鳳釵上的兩顆眼珠兒。

    那只鳳凰其實不叫鳳,應該叫做青鳥,在大順,皇后所用的鳳釵自然是鳳凰,而皇子妃所用的制式便是鳳凰的侍從,青鳥。

    傳說中這種鳥相當高貴,常常兩只合體才能飛翔,也就是人們所說的比翼鳥。

    這只鳳釵上的比翼鳥活靈活現,兩只眼珠兒也不知是什么寶物所制,竟然散發出柔和的光芒,讓人看了不自主的沉陷進去。

    所有人的表情說明了這只鳳釵的寶貴之處,費靖月也被它驚呆了,拿在手里不知該說什么。

    齊休離見她喜歡,自然是喜不勝收道:“這是皇室獨有的皇子妃制式的鳳釵,叫在天愿做比翼鳥,還有一根男士發髻與它對應。”

    說完他取出一個樸素的別發叉,大順男子也要髻發,別上一根發叉,也是身份的象征,他拿出那只便是同樣的材質,像是兩棵樹枝交纏在一起。

    “這是在地愿做連理枝。”他淡淡的道。

    這寓意太好,讓人深切的感受到他對費靖月的愛意,真可謂是情深義重,情意綿綿。

    “這是皇祖母當年入府做太子妃的時候先帝賞賜的,她與先帝一人一只,后來先帝駕崩,皇祖母便將它收撿了起來,現在賞賜給你我做大婚的禮物。”齊休離對費靖月說明此物的來歷。

    都說太后看中齊休離,果然不錯,連這樣貴重的物件都賞賜了,看來真的是別的皇子不能比的。

    眾人又一陣咂舌,好一遍贊嘆。

    費靖月讓人將東西收了起來,這東西是大婚那日要佩戴的。

    寒暄了半響,齊休離才道,今日年初一,他想帶費靖月出去轉轉,圖個喜氣,眾人自然不會反對,張氏更是歡喜,她與費靖月關系已經緩和了不少,如今她也知道,她想要好生過活,還得依靠她這個孫女,今日七皇子的表現更是說明費靖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自然不敢再造次。

    她親自送費靖月上了齊休離的馬車,這才轉身回府去。

    馬車上,費靖月靠著車沿,玩味的看著齊休離,齊休離被她看得心虛,跟他沒話找話的說著不找邊際的話。

    “你給我正經點!”費靖月嗔怒。

    見她怒了,齊休離趕忙討好的移過去,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先一通狂吻,費靖月最怕他這一招,被他吻得云里霧里,哪里還能再質問。

    果然,那“早有預謀”的事情,也被他搪塞過去,他一個勁兒的道歉,讓費靖月也不好再怪罪,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情,現在也只能由著他了。

    二人到了今日約會的地點,才說起正事來。

    今日齊休離租了一條船,彌補去年沒有游成湖的遺憾,費靖月依偎著他,說起正事。

    “這些時日你可查出些什么來?”

    齊休離抱著懷里的美人,心里滿足,說起正事,他道:“郎元歌沒有死,他當日也經營了不少部族,自然被人所救,現在他正修整兵馬,準備反撲,我也會幫他。”

    費靖月點點頭,又問,“那明月呢?”

    “其實父皇送她去廟里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現在前朝的斗爭日益激烈,已經蔓延到了后宮,東籬皇貴妃與皇后也是不可開交。”

    費靖月聽著他的話,皺著眉頭,沉吟道:“明月之所以被牽連,是因為被這奪嫡所牽連,如今寒兒也牽扯了進去,我很是擔憂。”

    齊休離點點頭,表示明白她的心意,前朝和后宮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前朝的爭斗與后宮的爭斗也是相輔相成,孟東籬背后代表的是太子一檔,而皇后身后是五皇子一檔,二人都有爭奪的本錢,就看誰更厲害。

    前朝又有孟家與夏家,這些事情卻將她的兩個重要的人牽連了進去,她如何置身事外。

    “那你可有奪嫡之心?”費靖月突然轉頭問他。

    齊休離看著她的眼睛,好半響才道,“那么月兒你可想讓我去爭一爭?”

    費靖月望著他的臉,他從未如此認真過,此刻的她都猜不到他的內心,但是她還是遵從自己的想法,對他開了口。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