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到底選誰

第一百六十七章 到底選誰

    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費靖月心思黯然。

    她望著齊休離的眼睛,似乎想從那灼人的眼神里看進他的內心,半響她才繼續道:“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若要問我內心,我是不愿意的。”這是費靖月第一次對齊休離表達自己的內心。

    在眾人眼里,皇位是個好東西,它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利,應有盡有的財富,還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但是背后的虛浮、寂寞、空蕩又是誰人能識。

    “休離,你知道我為何肯答應與你的婚事嗎?”

    齊休離輕輕擺頭,若說他沒有奪嫡之心,那是騙人的,任何一個皇子都曾經幻想過自己有一日能登上那皇室的寶座,成為至高無上的君王,統領整個國度,所以才會有那么多皇子想盡辦法,不惜弒父,不惜手足相殘。

    “是因為我愛你。”這句話讓齊休離心一緊,他第一次聽到費靖月親口對他說出愛字,但是這話語中卻透露著悲涼和遠離。

    他想伸手去拉她,卻被她輕輕掙脫。

    她輕拂耳發,美不勝收,繼續道:“就是因為愛,所以我不能容忍有別的女子走到你的身邊,不管是人還是心,我都想你只屬于我,這在你眼里可能驚世駭俗,可能大逆不道,可是我便是這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女子。”

    “月兒!”齊休離急切想要解釋,卻被她用手勢制止,只得聽她繼續說道。

    “我知道此刻在你心中,我最重要,這一點我并不懷疑,甚至我相信,也許這一生,也不會有女子再能如我這般吸引你,可是若你為君王,你便身負重任,你肩上的江山社稷可是我一個小小女子可以比擬,你也許并不愛她們,但是你不得不親近她們,因為江山不是只有你和我。”

    費靖月眼里泛著淚光,但是她的話還沒有停:“你父皇如此鐘愛純善皇后,可是三年一選的秀女入宮卻很少耽誤過,即便他是迫不得已,他甚至所選女子都模仿著純善皇后的一顰一笑,可是他依舊擋不住這些女子靠近他的腳步,這便是他的無奈,所以想要一生只有一雙人,你便做不得這高高在上的君王。”

    齊休離被她的悲情所感染,恨不能馬上抱她入懷,好生安撫,但是他的手懸在半空,卻落不下去,因為她說的是事實。

    “自然,我也不會阻攔你向前的腳步,若你真有這心,憑借你的本事,確實是當仁不讓,甚至說因為皇上對姑姑的愛,甚至會因為我是你的皇子妃而對你有所遷延,但是我便是這樣一個不懂回旋的女子,我可以讓你去追尋你的追尋,而我在你成功之時便功成身退,不再停留,你也不必擔憂我,憑我的才能,必不會受苦,你我便就此別過。”

    費靖月的心思已經全部說了,這也是他二人第一次如此鄭重的說起這件大事,她的臉早已被淚水浸濕,看得齊休離心疼不已。

    “月兒!若有江山而無你,我即便活著也如同死去,江山不過是過眼云煙,而你,才是一生摯愛。”齊休離說得情真意切,聲音帶著低沉,帶著嗣后,他想要她知道,江山比她,不可而及。

    他走過去將她重重的扯進懷里,讓她的頭深埋在自己的胸膛,讓她聽著自己心中那顆滾燙的心,讓她深切的去體會,他愛她有多深。

    “我不是沒有起過爭奪之心,可是若要我在你和江山之間選一個,毫無疑問,是你,即便要我拋卻所有,我也不會,也不能失去你,若是好,便做個閑散王爺,若是不好,你我浪跡天涯,總之,你不要想著要離開我。”

    齊休離毫無猶豫的選了費靖月,她才是他的全天下,才是他的江山。

    二人心意已通,自然不會再有隔閡,緊緊相擁,久久不愿放開。

    過了好些時候,費靖月才覺得身子都僵了,輕輕動了下手腳,可是擁抱得太緊,身子已經麻了,一動便是一股電流,齊休離也差不多,但是他還是忍著難受,將她服坐下來,既然事情已經定了,那便要說點其他的。

    “若事你不爭,那你屬意幫誰?”費靖月問他道。

    現在的爭奪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承順帝雖說正值壯年,但是常年對純善皇后的思念,已經深深的消耗了他的身體,最近一段時日,他的身子日漸枯萎,精力也大不如前,若不是這樣,太子和五皇子的爭斗也不會如此明顯。

    “太子哥哥敦厚純善,任人善用,比起那外面溫潤,內里狠辣的齊休炎自然是要好很多了。”齊休離中意的是太子。

    費靖月點點頭,道:“這是自然,相較而言,太子確實好多了,可是他的勢力如今卻是比不過五皇子了。”

    費靖月雖然是女子,可是前朝之事,也不是沒有耳聞,相反她對朝中局勢向來清楚,誰是誰的人,誰又與誰有關系,她一清二楚。

    齊休離點點頭,的確,如今太子的勢力有些后勁無力,漸漸和五皇子不能抗衡,朝中雖然有孟家支持太子,可是孟東籬只是個貴妃,而夏蓮卻是皇后,而夏國公,卻是手握重權,不是孟家可以抗衡的,幸虧有齊休桐幫著太子,以前綺雪家族的人還有些勢力,不然太子可能就落敗了。

    “若你決定幫太子,那明月又當如何?”費靖月轉頭問他。

    不錯,明月便是太子與五皇子斗爭的犧牲品,孟東籬之所以要陷害明月,除了想給自己找個靠山,還有一個原因便是是因為太子需要助力,純繹嫁過去做皇后,那么大漠自然便是太子這邊的助力,太子上位,那么孟高陽也是個依靠,對于東籬皇貴妃來說自然是雙贏之事。

    “那你的意思?”齊休離問她,難道幫五皇子?還是兩不相幫?

    “你可想過你那個不成器的九皇弟?”費靖月帶著狡黠的眼神,讓齊休離心神大震,的確,他為何沒有想到齊休桐!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