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會見九皇子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會見九皇子

    說起齊休桐,雖說外界的傳言不好,但也只是欠了些男人的風流債罷了,男女之間的事,本來也說不清個對錯,若要論江山,倒也無所謂這些事兒了。

    費靖月之所以提議齊休桐,自然有她自己的想法。

    太子雖然敦厚,但是牽扯上了東籬皇貴妃,讓她如何想要去扶持,她心中總有些芥蒂,若是真有一日太子登基,她與孟府的梁子,自然是要算的,到那時誰也撿不到任何的好處,所以說太子并不是上佳人選。

    至于五皇子,她更是百般不樂意,五皇子那覬覦的目光她并不是沒有感受,這一類的事情看得太多了,若是有朝一日,他手中握住了生殺的大權,那后果也不堪想象。

    所以只剩下齊休桐一人。

    雖然她與太子是至親,但是在皇權面前,沒有手足,他的母族也是有些勢力的,再加上她和齊休離手中的籌碼,要想扶他上位并不是難事,而且在費靖月心中還有一點自己的私心,前些時日她見到費靖寒,可以用生無可戀來形容,自從她恢復了記憶,她便覺得世界崩塌,心痛難忍,若不是為了家族,為了母親,為了姐姐,她許就尋了短見,費靖月不忍看她痛楚,心中才生出了一個大膽的主意。

    若是有朝一日,齊休桐真的登上帝位,費靖寒即便不能再與他雙宿雙飛,起碼不必再在五皇子府受那噬心之痛。

    甚至她現在生出一絲后悔來,若是當日她不贊成五皇子與寒兒的婚事,也許現在又是另外一番光景,所以對于這件事情,她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但是,在此之前,我還想試他一試。”費靖月眼里閃動著波光輾轉的神采。

    齊休離點點頭。

    二人將此事商定,見時候也不早了,便起身回了費府,回去府上,人們都歇下了,費靖月也洗漱了睡下。

    第二日,費靖寒回五皇子府了,宮里也傳來了消息,初八,大漠前來迎娶淳繹。

    聽聞這個消息,費靖月只是淡淡笑了一笑,這帳留著慢慢算便是,關于明月的,關于寒兒的,關于這皇朝的恩恩怨怨。

    前朝已經斗得不可開交了,據說過了年后,承順帝就病了,終日咳疾不好,想來這些年拖得實在太過厲害,他的身子虛得很。

    孟家與夏家已經明目張膽的站隊了,說起來承順帝執政二十余年,國家治理雖不說大起,但也不是大落,還是中規中矩,平平順順,他思念純善皇后十幾年,硬是拖著這身子兢兢業業多年,現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聽聞太子拔掉了五皇子好幾個暗樁,在朝中也打壓了他不少親信,讓五皇子損失不少,而這里面多是齊休桐的功勞,他如今如同瘋了一般,只要是能打擊五皇子的事情,他便比誰都上心,動作也是不留有一點余地,恨不能將五皇子一網打盡,很快外面便多了不少風言風語,說是齊休桐記恨五皇子搶了他的心上人,所以才會如此報復,此話倒也不假。

    宛月。

    齊休桐端著一杯熱茶緩緩入口,前日又收拾了一個齊休炎手下的地下賭莊,這可是他最重要的經濟來源,為朝爭搶,若是沒有一點商業支撐,誰會跟著他干。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齊休炎你等著,我終歸不會放過你。

    今日也不知道七皇兄起了什么意,竟然找他喝茶,他原本不是沒有想過尋求齊休離的幫助,但是太子哥哥幾次暗示明示,都讓齊休離給婉言拒絕了,若是有齊休離在軍中的聲望,有了他的支撐,齊休炎如今恐怕也不敢如此囂張得意,只是這個七皇兄,一心只撲在那個女子身上,卻不掛心皇位。

    不過如此也好,起碼太子皇兄少一個強勁的對手。

    齊休離看著他嘴角的那抹笑意,自然想到前些時候他辦的事情,果然他以打壓齊休炎為樂呢。

    “休桐,聽聞你前些時候拔了五皇兄一個地下賭莊,他一定很肉痛吧。”齊休離淡淡說起,嘴角含笑。

    齊休桐聽他說起此事,自是得意,點點頭道:“那是自然,那個賭莊可是他的重大經濟支撐,被拔了以后,聽說他在府里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收拾了好些個人,可我就是痛快。”

    這痛快二字,齊休桐說的咬牙切齒,一點不掩飾那抹濃濃的恨意。

    “你就那么恨五皇兄?因為費靖寒?”齊休離直說。

    “恨,自然恨,寒兒......”說起費靖寒,齊休桐眼里甚至冒出一絲水汽來,若不是齊休炎使詐,他怎么會失去一生摯愛,楚姬的事情他清清楚楚,可是中了暗算便是中了,寒兒始終是離了他而去。

    “你可知道寒兒過得并不好。”是費靖月的聲音響起。

    齊休桐詫異的轉過頭去看站在齊休離身后的費靖月,她是何時進來的?

    因為寒兒的關系,他一直對費靖月很尊敬,可是也是因為寒兒,她這個姐姐卻并不待見他,現在她說起寒兒過得不好卻是個什么意思?

    “你說什么?寒兒不好?”他有些著急,上前一步,抓住費靖月的手腕,就想將事情問個清楚。

    “休桐!”齊休離一把扯開他,眼里帶了一慍怒。

    齊休桐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放開她,賠了個禮,道歉。

    “無妨。”費靖月止住齊休離想要查看的意思,轉身坐在軟榻上,端過桌上的清茶,倒了一杯,輕輕小酌一口,這才開口道:“并不好。”

    她說起之前費靖寒回府與她所言之事,她即便貴為五皇子正妃,可是在府上卻不過是個掛了頭銜的外人,地位還不如受寵的姬妾,齊休炎也不過是表面上對她尊敬有加,但是內里卻睜只眼閉只眼,根本不過問,想來也是,他要的不過是費靖寒身后的勢力,卻根本不愛她找個人。

    齊休桐聽得兩眼發狠,恨不能馬上將她救出來,再狠狠將傷害她的人統統收拾一遍。

    見他模樣,費靖月輕輕擺手,對他道:“你且莫急,聽我道來。”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