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醫女斗京都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成婚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成婚

    承順帝賜了座府邸給齊休離,作為他大婚以后的住所,齊休離早就命人妝新打理,因為之前他并沒有其他侍妾,所以也不存在外遷的情況,只需要將這新宅好生裝修便是。

    齊休離將陳炳從別院那便調了過來,又安排上可靠的丫鬟婆子,只待新夫人入府,一切便皆大歡喜。

    這次的婚禮承順帝很是重視,這些日子他愈發思念純皇后,連帶這對費靖月又增添了不少親近之感,所以即便齊休離不是嫡子,這婚事的排場就是嫡子的架勢,按照規矩,早上便由宮里的馬車將費靖月接至宮中,然后在皇宮里拜堂,拜了皇帝和皇后再出宮去,坐上琉離馬車巡城一圈,讓萬民敬仰,然后再回到七皇子府邸,之后便是大擺筵席,宴請賓客。

    這個排場相當大,除了太子便只有齊休炎的婚事能夠比肩了,可是不管是太子還是齊休炎,都是皇帝的嫡子,在這嫡庶有別的朝代,這已經算是很大的恩寵了。

    早幾日,不管是宮里還是費府上下,都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這次的婚事和費靖寒略有不同,費靖寒是帶著不甘出嫁的,所以不管怎么看,總歸是有些瑕疵的,但是齊休離的名聲太大,民眾早就沸騰起來,好幾日開始就已經是舉國歡慶了。

    費靖月坐在宛月喝著茶,這幾日她實在是忙壞了,又要試裝,又要改嫁衣,好容易完了又是宮里教引嬤嬤教導規矩,讓她不勝其煩,所以今日她是無論如何都要出門晃蕩,只盼著好生消遣消遣,能別了這幾日的困頓。

    幾個丫頭跟著她,這幾日也是忙壞了,她們都會隨她嫁入七皇子府,雖然她早有打算要將她們各自出嫁,但是幾個丫頭卻說什么也不肯,只得先帶入府中,待得一切都理順了,再替她們操辦。

    上樓的時候費靖月聽見有幾個喝茶的人在議論他們這一場大婚,說得跟評書一樣精彩,她停駐腳步,聽了好半響,說什么七皇子威猛英勇,七皇子妃貌美如花,一對璧人,可歌可泣,聽得她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想到這婚事還沒辦,他二人已經成了名人。

    坐在屋中,她溫了一小壺茶,便這么喝著,樓下的戲唱的不錯,老梁這些年也為她掙了不少錢,現在管著不少鋪子,也算是跟對了主子。

    費靖月好生回想起來她穿越來后的種種,直覺像是一場戲,而自己卻是那戲中人,不禁一陣唏噓。

    再過幾日便要出嫁了,她心里也對即將到來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和忐忑。

    三月底,費靖月與齊休離大婚。

    府上也是操辦過幾次婚禮的了,所以安排起來倒也僅僅有條,梁凌雪含著熱淚,推著付輕柔,送了費靖月出門,宮里的馬車等在門口,費靖月拜別了兩位母親,又拜別費墨陽和張氏這才在丫鬟的攙扶下走出府門。

    費墨陽如今已經是風燭殘年之勢,看到費靖月也少了不少怨恨,倒多了不少悔恨,可是事情已經做下了,不管如何彌補,卻也再難修復他們的父女情分。

    費靖月一步一踏的走出府邸,這里也是她住了幾年的地方,突然離去,尚且有些不舍,但是母親交代過,不許回頭,她只得含著淚,在丫頭和喜婆的攙扶下,往外走去。

    頭上別的是那次齊休離送來的步搖,一走便發出叮咚的響聲,煞是好聽,她看著自己的蓮花繡鞋,喘了口氣,跨出門檻。

    “月兒。”一陣低沉的聲音叫起她的名字。

    是齊休離,他怎么來了,按規矩,他應該在宮里等著。

    費靖月蓋著大紅蓋頭,不好看他,但是即便不看他,也能感受到他灼熱的眼光,那種興奮,無法掩飾。

    “我說過,十里紅妝迎你過門。”齊休離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她又是一驚,這個男人給了她太多的感動,讓她不知如何表達。

    她感覺一雙大手牽過她,那手的感覺是那么讓她安心,讓她覺得溫暖,愿意為他傾心。

    他便這樣一步一步的牽著她,走向那喜轎,那原本的馬車也換成了民間的轎子,但是又十六個大汗抬著,卻比那馬車又氣派了太多,這一切,不過都是因為他對她的重視罷了。

    喜婆從齊休離手里接過費靖月的小手,輕輕將她送入轎中,一聲起轎,便讓費靖月從此踏上了二人的一生相伴。

    轎子走得不快,那幾個大汗抬得極穩,根本感覺不到顛簸,一路上都有圍觀的群眾,從人們發出的嘆息聲中便能知道,齊休離的十里紅妝,必然是動人心魄,讓人心生羨慕。

    “小姐,七皇子這次可真是太用心了。”碧璽悄悄在轎旁說道,費靖月嗯了一聲,但是心底的感動已然無法形容。

    半個時辰左右,轎子到了皇城下面,只有皇后和太子妃才能走正門進入,所以這轎子便抬到了偏門口,齊休離下了馬,親自將費靖月扶了出來,一副霸道總裁模樣,親自拉著她往宮里行走,承順帝和皇后在就等在正殿等著二人的拜見。

    費靖月能感受到齊休離手心的汗,她知道他是緊張的,她輕輕道:“我與你必然會一生相伴,不負彼此。”

    齊休離牽著她的手頓了一頓,然后便堅定的拉著她向大殿走去。

    承順帝今天狀態相當好,早早便坐在殿上等著,身邊是夏蓮皇后,因為瓊妃是齊休離的生母,所以自然也在殿中,只待得二人到來。

    二人按照規矩給三人請安,又一系列禮儀之后,才算完,瓊妃看著跪在下首的女子,就光看身形也能看出是個美人,而且她深切的感受到,齊休離對她可以說是入迷至極,那偶爾流露出的眼神,也說明了一切。

    一切均不知禍福,她輕輕嘆了口氣,既然決定了,便只能繼續,若是成了,如此優秀的兒子,說不得也能將那皇位爭上一爭。

    她定定神,坐在上首,接受這二人的朝拜。

  http://shimilu.cn/yinvdoujingdu/169860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