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在修仙界努力崩劇情 > 第八十六章 蟒焦山監牢

第八十六章 蟒焦山監牢

    “原來你什么也沒看到。”王老爺看著侍女的目光帶著嘲弄,“跟你們說了多少次了,要敬畏生命,你們偏要來找死。”

    只是那侍女的目光依然呆滯,因為識海中的劇痛,此刻那張原本還算清秀的臉上涕泗橫流,污濁不堪。

    王老爺剛松開手,便如一灘爛泥般癱在地上,若不是胸口微弱的起伏,跟死了沒什么兩樣。

    王老爺盯著那侍女看了半晌,道:“有人勸我,事成前莫要大開殺戒,那本座,今日便饒你一命,來人,送去監牢!”

    沈一一邊聽著王老爺和侍女的對話,一邊猜測道:“那侍女莫不是被搜了魂?”

    九澤道:“很有可能,而且,那王老爺居然會在最后放了侍女,太意外了。”

    闐韞道:“沒錯,以他今日對那妾室的所作所為,可不像會有所忌憚的。”

    今日,那位王夫人便是用“不宜開殺戒”這樣的理由想要救下那位小蓮花,但那位王老爺似乎并不在意。

    現在突然放過侍女一馬,不能不讓人多想。

    另一邊城主府的正屋內,丁福正在向丁玉濤回話。

    “都探明白了?”丁玉濤道。

    “是,仙長的屋中并沒有旁人。”丁福道。

    “那邊怎么說?”丁玉濤的話語中滿是惆悵。

    “說是讓咱們看管好他,別讓他追查到什么,直到那位神功大成。”丁福道。

    “照做吧。”丁玉濤嘆了口氣。

    “可是,沈仙長是我們最后的希望了,我們真的不提醒他嗎?”丁福有些不甘。

    丁玉濤搖搖頭:“希望,是在力量懸殊不大的時候,出現的一絲轉機,可是現在,你真的以為,憑他一個小小的筑基,能將那位擊潰嗎?”

    丁福急了,壓著聲音道:“不試試怎么知道?他不行,他身后的華陽宗可以啊!”

    丁玉濤還是搖頭:“來不及了,現在城已封,任何傳訊符和傳音石的傳訊都會被隔絕。”

    “封城了?什么時候的事?”

    “就在方才,是我親自下的令。”

    “城主!”丁福急的跪下,“可若是這般,成州必毀啊!”

    丁玉濤的面色沒有什么波動:“本就保不住的。”

    見丁福還要說話,揮手打斷了他:“再說,往后,你我跟著一位強者,便可在明光界橫行天下,再不屈就于這等凡俗之地,又有何不可?”

    丁福搖著頭:“成州,是我們的根啊,成州的百姓……”

    丁玉濤擺擺手,“成州的百姓,我護不住了,他們能不能活下來,端看天意罷。好了,阿福,我累了,你,留下來陪我吧。”

    見丁福果然順從的住了口,枯槁的手虛弱的拍了拍床榻邊,又道了句:“夜,深了。”

    之后,丁玉濤便撐著他那虛弱的身子,和丁福說起了從前。

    沈一面色很不好看。

    白日里,這位丁玉濤當著他的面,說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話,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甚至每一個表情都堪稱情真意切,讓人為之動容,以為丁玉濤在大難面前,總歸還是想著這成州百姓。

    哪知那些悔恨謙恭都是裝的。

    闐韞拍了拍沈一的肩背,安慰道:“師弟別喪氣,這官場就是這樣,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都是家常便飯,不用放在心上。”

    “你們看!”九澤指著面前的陣盤,上面有個紅色的小點在移動,這個小紅點便是方才那位侍女。

    “看上去不像是成州監牢的路。”

    闐韞取出了任務手冊,找到成州地圖展開來,發現果然如九澤所說,那小紅點的方向與監牢的方向完全不同。

    “姓王的手下不應該會悖逆他的命令。”闐韞道。

    沈一點頭,“所以,王老爺說的監牢根本不是成州城的官方監牢,而是……”

    三人同時想到,對視一眼,“那些失蹤的人!”

    九澤道:“如果他們專門設了一個監牢的話,那些失蹤的人,很可能就在里面!”

    闐韞道:“我們追過去!”

    沈一點點頭:“先看他們去哪,我們用天衍珠直接過去。”

    又過了一刻鐘,丁玉濤和丁福還在絮絮叨叨回憶過去,其余幾個小廝和侍女都安靜的聚在兩個地方,沒有亂走動,也沒說什么有用的話。

    而陣盤上的那個紅點,也終于停止了移動。

    “是南城外的蟒焦山。”

    “走!”

    沈一將在地圖上找到了蟒焦山,看了看周圍的距離,將通道的出口定在山腳不遠處的一片密林里。

    估摸著距離那紅點的位置一里之外。

    三人順著通道順利到達密林中,只是剛出通道口,沈一便聽到了一聲慘叫,是丁福的。

    因為在外面,沈一將追蹤術搜集的聲音被沈一改為識海接收。

    此時,丁福的慘叫只有沈一能聽見。

    那樣的慘叫讓沈一腳步頓了頓。

    九澤和闐韞停下腳步,詢問的看過來。

    “丁福死了。”沈一壓低了聲音。

    “誰干的?”闐韞有些意外。

    “丁玉濤。”沈一說著,腦中回想起丁福死后,丁玉濤平靜無波的嗓音:“你跟了我這么久,怎么學會反抗了?”

    “可惜,可惜了。”丁玉濤說完,便沒再開口。

    九澤壓下眼中的怒意,“這個丁玉濤,應該早就和那些人勾結了。”

    “是我太輕信他。”沈一說著話,眼中是濃濃的自責和擔憂。

    “怎么?可是有什么事?”九澤問道。

    沈一皺著眉:“我剛剛試了試,真的沒法用傳訊符傳出訊息。”

    “傳訊符當真不能用了?丁玉濤夠狠啊。”闐韞道,驀地一驚,“那你那位醫修朋友,豈不是……”

    沈一點頭,“我給他傳訊時,他在云游行醫,說是忙完那個病人,明天就過來,我只希望他那里沒有傳送陣,距離遠一點。”

    總之千萬別這時候撞進來。

    九澤聞言,也攏起了眉頭,拿出身份牌,給鳳霄發訊息:“大師兄,能收到嗎?”

    “能,可是有變故?”鳳霄的消息很快回了過來。

    九澤驚喜的將身份牌拿給沈一和闐韞看,又迅速回復:“成州開啟了防護,所有傳訊符和傳音符都無法連接外界。”

    “師妹放心,成州本就是華陽宗管轄地盤,他們的防護都是我們宗門設立的,就算有所改動,也無法改動根本,所以我們師門的身份牌不受這禁制影響。”

    看了鳳霄的回復,三人都稍稍松了口氣,還能聯系宗門便好。

    九澤又道:“大師兄,沈師兄先前請了問道宗弟子馮慶來給城主治病,但現在證實這個城主心懷不軌,師兄能否幫忙聯系馮道友,告知他無需再來?”

    雖然大師兄未必見過馮慶,但以大師兄的人脈,想來轉幾個彎也能通知到馮慶,只是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馮慶雖然是醫修,但是看這成州城的架勢,不殺醫修的規矩在這里怕是不起作用。

    “好,我想辦法。”鳳霄依舊秒回。

    想必自從知道了成州的事情,身份牌就沒有離過手。

    沈一默默看了眼自己的身份牌,玄谷道君依舊沒有消息。

    幾人一邊和鳳霄通著信息,一邊收斂起息,小心翼翼潛伏到了陣盤上那處紅點的附近。

    根據現有的距離推測,就是蟒焦山山腹之中。

    一陣咯吱咯吱的石頭摩擦聲響起,三人同時看向不遠處幾個穿著紅衣握著利刃的人,在黑暗中猶如一道道鬼影。

  http://shimilu.cn/zaixiuxianjienulibengjuqing/138856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