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執手江湖 > 星夜之河

星夜之河

    正在上官逸懷疑人生的時候,瘋鐵匠嘆了口氣,對唐大師說:“要不然還是告訴他吧,這小子說得對,他才是劍的主人,關于這把劍,沒有人能比他更加有資格知道這些秘密了。就算是想幫他鑄造出一層劍的偽裝,也得需要他的配合,他不是傻子,甚至還聰明的很,你瞞不過他的。”

    唐大師聽見瘋鐵匠的話,只能默默的點頭,這些他都知道,只不過心底還是有一點僥幸心理,希望自己能夠做到讓上官逸配合他們,而且還不知道最關鍵的真相。

    上官逸一臉問號,你們想說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他不就是鑄了一把劍嗎?怎么感覺好像又惹禍上身了呢。

    唐大師整理了一下思路,問:“清天啊,你之前應該注意到劍身的各種變化了吧?”

    “嗯,我還以為是錯覺。”上官逸現在也算是猜到了一點,唐大師要說的八成就是關于劍身的事情了,畢竟這種事情,他基本上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他可是一個劍手,對劍的了解程度可以說是少有人及,除非同是劍手或者專業鑄劍的人,否則比他知道的多的真沒多少。

    “那并不是錯覺,而是這把劍的特性之一,道紋天成,除了這個特性之外還有無堅不摧的鋒銳和堪比,甚至是超過重劍的質量和堅固程度,以及濃重的殺伐之意。至于其他的特性,就需要你自己來開發了,畢竟初生的劍就像是稚嫩的孩童,主人怎么養,怎么用,它就往哪邊發展。

    其他的特性,其實早在我和師弟指導你精煉材料的第一天,我們商量鑄劍方法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了,唯一出乎我們預料的就是道紋天成,當然這個出乎預料的特性對于我們兩個來說是天大的喜事,但是對你來說就是禍福參半。

    在資深鑄造師中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聞,一個關于大陸十大名劍的傳聞,其實說是十大名劍,本質上只是某一種武器的一個分支罷了,只不過這天下終究是劍客比較多,強者群中體也是如此,所以就使用了十大名劍的稱呼。這種武器都有共同的特性:道紋天成。沒有人知道為什么那些武器上會出現那樣的紋路,就好像是神明銘刻上去的,雖然劍是新鑄,但是紋路卻很古老,也很神秘。”唐大師說到這里的時候就停下來,讓上官逸消化一下。

    “所以說,我的這把劍就是十大名劍,哦,不對,是那種武器之一?”上官逸有些懵,自己和唐大師,瘋鐵匠似乎不知不覺間就做到了一件很夸張的事情誒。

    “對,也不對,它的確是那種武器,同時它也是十大名劍之一的星夜之河,當然星夜之河是它的代號,名字叫什么還是由你來決定。”瘋鐵匠的答案相當的出乎意料,甚至是匪夷所思。

    “十大名劍既然已經留下了傳聞,應該已經都出現過了吧?還是說……只要道紋天成的劍就可以歸為十大名劍?好像也不對,你說到了它的代號……”上官逸徹底凌亂了。

    “并沒有哦,這里的傳聞其實是沒證實過的傳說,在歷史上第一把這樣的劍出世的時候,并沒有人重視,直到那人為紅顏一怒,殺上京都,差點以一己之力顛覆皇權,震驚了所有知情著,那個時代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從那位強者本身的各種武功到他的天賜,以及他的劍等等,都進行了透徹的研究。

    最終他們發現,縱然那人是天縱之資,但是也不至于達到那般恐怖的戰斗力,竟是可以碾壓一般的五重天高手,以一敵多不落下風,而答案就在他的劍上。道紋天成的劍可以讓他在適合他的環境下戰力無限增幅,只要他身體承受的住,同時也可以對其余人進行限制,此消彼長之下,他能以一己之力挑戰整個皇朝的皇權也是可以理解的。自那以后,道紋天成的劍就成了一種禁忌武器,讓上位者擔憂害怕甚至到了睡不著覺的地步的禁忌武器。

    他們建立一個皇朝是多么困難的一件事?可是毀滅起來卻又那般的容易,只要一個五重天的絕頂天才拿著一把道紋天成的劍,他就可以做到。當初那位可就只差了那么一點點,若非那人心有顧慮被人暗算,恐怕他就真的踩著皇朝的尸體締造了一個神話。

    這樣的事情怎能不讓人害怕?所以后來,他們傾一朝之力窺伺天機,想要知道道紋天成之劍的信息。在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后,他們留下了十大名劍的傳聞,也證實了這是一種遠遠超乎人想象的武器。在任何世代,最多只會有十把這樣的劍出世,因為總共只有十把。但是事實上,它們的出現全看命運的安排,相當一部分的劍是在不知道多久之后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即是存在于時間長河的下游,所以他們不用擔心。即便是出現了,他們也知道了一點應對的策略,甚至是反過來運用的手段:在其劍主未成長起來前將其擊殺,奪得他的劍。雖然劍會因為主人的離世漸漸失去道紋,變成一把普通的劍,但是這個過程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就足夠他們用這把劍完成一些想要完成的事情了。”唐大師搖搖頭,把那段歷史娓娓道來,說到最后的時候,上官逸只覺得脖頸發涼。

    “后來呢?”上官逸咽了口唾沫,硬著頭皮問。

    “后來那個皇朝固然靠著那把劍茍住了十年,未被吞并,但是卻一直在衰落下去,速度很快,直到消亡也只不過是十五年的時間。有人說是他們作惡多端遭了報應,也有人說是地產豐饒讓人惦記,但是更讓人信服的是他們窺伺天機,惹天地不喜,壞了氣運才一直衰落下去的。

    事實究竟如何,現在已經無從查證了。再后來的歲月里,也偶有這樣的劍者出世,以絕世的武力讓各方勢力避其鋒芒,不愿與之為敵,直到他死后才會對其造成的影響進行均衡調整。道紋天成也變成了大家都在研究的東西,也是鑄造師至高無上的榮耀之一,能與之并駕齊驅的只有國器的鑄造以及某些武器的研究,當然后者比較偏向于機關術了。”瘋鐵匠順著他的問題往下說。

    “所以……我現在豈不是很危險?”上官逸腦子很清醒,他知道自己手中的這把劍可能會給予他一個可能性,一個成為當世最強的可能性,但那是以后。不管是唐大師還是瘋鐵匠講述的例子里,持劍者本身都是那時有數的強者,他們有資格擁有這樣的劍,也會因此更強,更有威懾力。但上官逸不是,對他來說,這樣的劍猶如致命毒藥一般,隨時可能要了他的命。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把劍對他來說就是一塊燙手山芋,但是他還不得不拿著。

    “所以我們才準備幫幫你,畢竟你要是死的早的話,這把劍基本上也就廢了,作為它的鑄造師,我們也會很遺憾,再怎么說這也是我們的最佳作品,我們也想知道它能產生怎樣的傳說。”瘋鐵匠攤攤手,表示:你也不用太擔心,我們會幫你的。

    “你聽聽你說的這是人話嗎?”上官逸無力吐槽,感情你幫我是怕劍廢掉而不是怕我死掉嗎?好無情。

    “好了好了,他說話就是這樣的風格,你也別往心里去,這件事我和他會幫你盡力隱瞞,你要做的就是盡全力在最短的時間里變強,至少要能夠和四重天的高手對抗而且能夠使用四重天高手所獨有的域,再發掘出對你而言有利的戰斗環境,屆時在這個沒有五重天高手的時代,你就已經能夠自保了。”唐大師打圓場,說了兩句中肯話。

    “您是不是太高估我了?我可還是個二重天的小孩子,四重天……太難了點吧?”上官逸苦笑,就連傅明秋,魘魔那一眾高手都是卡在四重天的門檻上不得入內,他一個不知道比他們弱了多少的人還想后來居上,不切現實啊。這件事若是說給傅長安聽的話,傅長安也會暗暗叫苦吧?不過也不一定,她那般的天資橫溢,已經進入了三重天境界,下個目標就是四重天了,而且她真正的戰斗力達到了什么地步還不可知呢,至少比自己要強而且強的多。

    “你若是不死,早晚會有一天到達的。”唐大師似乎很有信心,又或者說他知道一些別的信息,所以很確信上官逸可以走到那一步。

    “您是不是還有什么消息沒告訴我?”上官逸瞇起眼,他可不覺得這兩人把該說的東西都說完了,雖然保留一些無可厚非,但是關于上官逸自己的消息,上官逸還是想都知道的。

    “不可說,你若是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找線索吧。”唐大師搖搖頭,決定打住這個話題。不是他小氣或者賣關子,實在是有的事情就是不能說,說出來就會給自己,給上官逸帶來麻煩,畢竟天機不可輕易窺伺,更不可輕易泄露。

    “好吧。”上官逸嘆了口氣,知道想從他嘴里再挖出來些什么消息基本上不可能了,后面的消息還是得自己想辦法。

    之后,三人討論起邊角料的用法,畢竟剩下來的那些材料也是彌足珍貴的,它們和這把星夜之河的材料是一樣的,雖然相比之下算是糟粕部分,再鑄成一把道紋天成的武器是不可能的,但是鑄造些匕首啊,箭矢啊的小玩意還是綽綽有余的。當然最關鍵的是為上官逸的劍鑄造一層偽裝,其實就是一層外殼,平平無奇的外殼,將真正的劍身藏起來,將外殼同劍柄一起固定著,不妨礙上官逸使用,再對外殼進行加工,讓它的鋒利程度也趕上來,就算是比不上星夜之河本身的劍刃,也要不遜色于大多數的劍。這樣一來,就算是星夜之河的劍身發生了什么變化,也沒人會知道,更不要說是發現這把劍的真實身份然后去針對上官逸了。

    這樣一層外殼的鑄造其實相當的難,而且唐大師還要考慮對其進行特殊處理,屏蔽一些能人異士對它的探查,就好像是當初那些拼死得出十大名劍消息的那些占星師一樣,這個時代也不乏有那樣的人,若是他們動用手段的話,那層外殼只是自欺欺人的把戲罷了,所以還需要別的材料和手段。

    這樣的手段,雖然他未曾試過,但還是會的,畢竟師門前輩早就預料到可能有這一天了,雖然他們未曾鑄造出這樣的武器,但是他們準備的手段還是相當齊全的,包括那塊封晦石的儲備。他傳承了正統,對于這些手段自然也是清楚的,所以沒浪費多少時間也就完成了。

    偽裝之后的劍加了層外殼,其實沒什么變化,只不過劍身和劍柄護手位置的連接處更加花里胡哨的多了些看似是追求美觀,實則是為了固定外殼的金屬絲,看起來像盤龍一般,倒是多了些霸氣,不再是平平無奇的模樣了。

    “還不錯吧?”唐大師看著發呆的上官逸,有些得意的問,這個外殼也算是他比較好的作品了,集多種功能于一身,更重要的是一次就鑄造成功了,簡直不要太順利。

    “額,其實感覺沒什么變化,我都有點懷疑你是不是在騙我了。”上官逸苦笑著,實在是關于十大名劍的事情實在是太虛幻了,他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尤其是加了外殼和不加也沒什么區別的樣子,哦不,也有一點點區別,就是劍略寬了些,長了些,也重了些,看起來和劍柄有些尺寸上的不協調,也不是常規的三尺長劍應該有的亞子,他要是拿出去跟別人說這是唐大師一生中最滿意的作品恐怕沒人會相信吧?只會覺得上官逸得了失心瘋。

    “哈哈哈,我明白,以后你自己感受一下就行了,尤其是真正用它經歷一次大戰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到底有沒有在騙你。”唐大師哈哈一笑,也不怪罪上官逸的懷疑,畢竟若不是身上的酸痛都是真的,他自己都感覺是在做夢。

    

  http://shimilu.cn/zhishoujianghu/161196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