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5 掙錢不易

    1779年9月28日,特地挑了一個風和日麗的白天,修繕一新的寒鴉號晃悠悠離開了巴爾的摩,趕在沙克和獅子號換防之前,大搖大擺摸出了切薩皮克灣。

    洛林手上多了兩份新文件,一份是波士頓的特別合同,另一份則是大陸議會對波士頓的情況說明。

    考慮到回新奧爾良后還有不少雜務要理,為了不影響思緒,洛林把說明丟給了卡門處理,自己則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那份長期收益必然巨大的特別合同上。

    合同的內容與草稿還是有所區別的。

    首先是周期,45天,與一個常規的合同輪等同,有利于供貨方調配貨物,特別是洛林的補充供貨人,那位不太好交流的哈布斯堡先生。

    其次,內容在原先2200支查爾維爾的基礎上增加了400支龍騎兵,依舊是特別的先錢后貨,所以洛林船上這會已經多了24萬鎊現金。

    這筆錢的代價是寒鴉號的側舷火力近一步縮水,從16門十二磅炮下降到12門,相應的,全船貨艙提升為十二個,這個比例已經接近了市面上號稱人畜無害的武裝商船,大概,只剩下一個貨艙的差距。

    第三點變化與巴爾的摩的常規合同有關。

    在原本的草稿中,常規續約自特別合同結束之日算起,在洛林的據理力爭下,這個細節被調整為從寒鴉號下次抵達巴爾的摩開始。

    亞當斯以為洛林是想為了即將到來的和談騰出時間,卻不知道在洛林的心里,這場和談或許根本就沒有開始的可能。

    不出所料的話,棉布杰克會把大陸議會遞過去的條件視作戰書,哪怕不在使者的身上留記號,也會把愛德華.肯維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正式開戰不可避免。

    然而愛德華沒可能做成海盜王勢均力敵的對手,哪怕寒鴉號把火力配滿,情況也不會比現在更好。

    那么為了不影響接下來的走私活動,洛林就得確保讓棉布杰克忙起來,最好能忙著上天堂,再也無暇顧及那個在切薩皮克灣掏金的小小仇敵。

    “先是曼斯菲爾德三世,現在又是棉布杰克七世……說起來,加勒比的海盜王們和我還真是有緣呢。”

    ……

    兜兜轉轉,一晃五天,寒鴉號帶著滿艙的金幣回到了新奧爾良。

    相比于巴爾的摩,波士頓的合同時長寬裕得像在犯罪。洛林沒有逾期的風險,最大的麻煩反而是供貨周期被打亂所形成的庫存積壓。

    這件事若是不能妥善處置,會影響洛林和加爾維斯伯爵之間難得的互信關系。

    安排好輪值,給水手們放了五天大假,洛林派亞查林為信使,鄭重邀請伯爵親赴新奧爾良提運黃金。

    船上總計存有價值24萬鎊的金幣,按照分成比例,其中59280鎊屬于德雷克,53200鎊要由加爾維斯轉交給哈布斯堡,38600鎊是貨單成本,剩下的則是伯爵的收益。

    當然,那只是就單論單的統計。

    因為貨單的縮水,在這個合同周期內倉庫里會剩下二百支查爾維爾,八百支龍騎兵和十二門陸戰炮,共計有十一艙存貨。

    而且除了其中的六百支龍騎兵,剩下的都是從哈布斯堡手上轉購的高價貨,無論是三次倒手還是留倉緩出,都叫人提不起興致。

    洛林和加爾維斯商議了一番,主動提出私人買下200套長短槍,價值23600鎊,用以實現寒鴉號水手的全面火器化。

    加爾維斯則投桃報李,不僅干脆地接受了美國人的不情之請,還提出自己的新莊園需要一批驅趕野獸和土著的小炮,擺擺手就把那十二門輕炮收入囊中。

    庫存問題就此得到了妥善的解決。

    照理說,接下來就該是大家喜聞樂見的分紅環節了,商會結余還剩35680鎊,雖不如前兩次合同期激動人心,但依舊是筆不小的數目。

    然而洛林沒有這么做,反而聚起所有海員,在休整的第三天,搭乘蔚蘭水滴號跑到了小開曼島。

    倫納德和奧爾維斯不知何時已經等在了那里,洛林當即宣布召開總商會董事局會議,加勒比分會二位代表因相關列席。

    會議的第一個議題是加勒比分會的秘密備用金問題,共一萬英鎊,由倫納德保存并判斷在何時投入使用。

    這個問題洛林先前就和自己的海員們討論過。

    查克是只經商天賦出類拔萃的聚寶盆,九月加勒比分會月利潤勇攀3600鎊,增幅之大叫人嘆為觀止。

    然而他太喜歡冒險,經營理念超前而激進,居然隱隱有些玩弄杠桿的味道。

    為他加一把保險,保證分會正常有序的發展是必須的,議題全票通過,一萬鎊當場就交到了倫納德手里。

    第二個議題,屬于總商會走私業務的配屬環節。

    洛林要求倫納德置辦三艘百慕大帆船。

    雙桅布里根廷型兩艘,分別泊在盧西和金士頓,專用作洛林和倫納德的交通艦。單桅斯魯普型一艘,與蔚蘭水滴號一起用作機動調用,平時則泊在鴉巢和新奧爾良。

    百慕大帆船物美價廉,單桅新船單價僅有400鎊,雙桅新船也不過3000鎊一艘,搭配有限的輕型火力,單價不會超過4000。

    這個議題最終議價8500鎊,還是交給倫納德,要求他在45天內辦結手續,取船入港。

    最后一個議題,洛林橫掃過眾人。

    “諸位,要開戰了。寒鴉號不是棉布杰克的對手,所以這一戰的主力將是德雷克商會,是金鹿號,和加勒比分會的遠洋艦隊。”

    此言一出,震驚四座。

    貝爾一拍桌子站起來:“洛……董事長,你打算公開愛德華.肯維的身份?”

    洛林失笑一聲擺了擺手:“寒鴉號還有天價的訂單要做,我可不舍得為了區區一個海盜王就自斷命脈。”

    “那替換的問題?”

    “不是替換。”洛林歪著頭,“是無論棉布向不向寒鴉號正式宣戰,德雷克都會找到借口,主動向棉布杰克宣戰。”

    這是一個純技術性的問題。

    在加勒比海,海上兄弟會是一個團結的整體。

    他們自認為是海上的狼群,視商船為待宰的羔羊。

    一般情況下,羊是不被允許向狼群挑釁的。假如有人不自量力,海盜們會團結起來,殺一儆百,維護秩序。

    但洛林是私掠商人,身上弗朗西斯的血脈讓他能輕易融入加勒比海盜的圈子,海盜王的信物又給了他合法的資格。

    而真正想讓這一身份成為現實,被世人承認,洛林還需要主動前往烏龜島進行報備。

    或者說得更準確些,是向海盜世界正式宣布,洛林.德雷克至此加入第七頂海盜王冠的競逐。

    到了那時候,德雷克商會和棉布杰克海盜團的戰爭就成了海盜王與海盜王候選人之間的戰爭,符合《海盜法典》的規范。

    雙方只能各憑本事爭取盟友,海上兄弟會不會過問,更不會偏幫一方,發起討伐。

    所以德雷克商會向棉布杰克宣戰是有操作性的計劃,唯一的問題只在動機。

    洛林不能無緣無故向棉布杰克挑釁。

    他的信物屬于曼斯菲爾德三世,哪怕要染指海盜王的寶座,目標也應該是那個連卡特琳娜也不熟悉的第三候選。

    況且查克根本不知道走私的事,毫無理由的宣戰,就算是加勒比分會董事會也不可能得到通過。

    這件事情需要包裝,就像漢諾威王朝的淑女們去參加舞會,得先頭頂花果山,把自己打扮成孫悟空,然后才能在人前顯圣。

    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處理,洛林坐下來,卡特琳娜站了起來。

    “計劃如下。”她像個將軍一樣揮斥方遒,“在我們前往波士頓期間,分會要有專人聯絡新奧爾良的老巴特。”

    “我問過老巴特,棉布杰克是他某位下線的老主顧,尤其是最近,光顧得尤為頻繁。”

    “分會要通過巴特散出消息,運金船,瓷器、絲綢或是別的什么,只要是價值連城,在新大陸屬于緊俏的,都可以有技巧地透露給他,在短時間內制造3-4起看似針對的成功劫掠。”

    “10月是這一階段計劃最好的執行機會。棉布杰克在沙克.德雷克手上吃過大虧,在獅子號巡防期間,他會暫停突入切薩皮克灣,換句話說,他閑得很。”

    “第二階段,在寒鴉號回程之后,引誘棉布杰克突襲分會遠洋艦隊,還是通過老巴特的渠道。”

    “只需要有所準備,加勒比海上能真正傷害到遠洋艦隊的海盜團屈指可數,至少棉布杰克不在其列,這一戰,他會敗興而歸。”

    “但到了這時,董事長就有足夠的理由說服分會董事局發起戰爭,殺雞儆猴了。剩下的都是技術性問題,我在這里不作贅述!”

    她干脆利落地坐回座位,洛林笑著敲了敲桌子。

    “就是這樣。這個計劃卡特琳娜做了好幾天,充分考慮了海盜的思維,還有我們付出的代價。”

    “肯定會有一定的代價。畢竟德雷克會長是正義的朋友,哪怕對方是海盜,我也不能沒有任何理由地向他發難。這不符合我一貫的人設,在棉布杰克和愛德華劍拔弩張的時候,也容易引起有心人的猜想。”

    “奧爾維斯,這件事情交由你去辦。近海船隊原本就有雇傭外船的傳統,可以把商會藏起來,不讓棉布杰克早早察覺。倫納德那也有價值連城的古代金器,可以利用一部分,由你和倫納德商量著辦。”

    “是!”近海商會提督奧爾維斯鏗鏘作答。

    “對了,你這次行動的預算也是一萬鎊,記得省著點花。”

    “商人的天職是權衡投入與產出,在達成目標的同時盡可能縮減成本是我們的義務,尤其是面對油水不足的小目標時,更是如此。”

    “別被海盜王的威名蒙住了眼,不過是區區一個落迫的無法之徒而已。棉布杰克七世……他不值得我們投入太甚。”

    “掙錢,不易的。”

    

  http://shimilu.cn/zhongshengribuluodanghaidao/189373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